这笔跑腿费为何高达400元?原来代购物品不同寻常!

    新民晚报讯(记者 孙云)帮客户代购一盒药,跑腿费高达400元,这笔订单为何如此不同寻常?原来,客户刘某要求代购的药是含有国家管制药品成分的安眠药,代购行为涉嫌违法犯罪。然而,跑腿小哥雷二(化名)在利益驱使下,不仅明知故犯,还因为害怕被抓而把这个客户又介绍给了同为跑腿小哥的哥哥雷大(化名),结果,兄弟俩双双落网。近日,经徐汇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徐汇区法院依法以贩卖毒品罪判处雷大拘役5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判处被告人雷二拘役4个月,缓刑4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刘某也已另案处理。
图说:代购含有国家管制药品成分的安眠药可能涉嫌违法犯罪。徐汇检察院供图(下同)
    日前,雷二接到顾客刘某的电话称,其对一种含有国家管制药品成分的安眠药上瘾,想请他帮忙去医院代配一盒,并许以400元好处费。雷二此前曾在网络上搜索过代买此类安眠药是否违法等问题,知道这种行为可能涉嫌违法犯罪,但在利益的驱使下,他还是去医院骗配了一盒安眠药,并送到指定地点当面交货。
    送完这单后,雷二有些后怕,又去网上搜索相关新闻,发现此前曾有快递员代买此类安眠药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判刑的新闻,就删除了与刘某的聊天记录。之后,刘某这时又发来消息,称要再买一盒。雷二不敢再配送,就介绍给同为跑腿小哥的哥哥雷大(化名)。雷二同时告诉雷大,这一行为可能涉嫌犯罪,并把搜到的代买此类安眠药被判刑的新闻截图发给他,但雷大仍抱着侥幸的心理,铤而走险去医院骗配了一盒安眠药。在交易时,雷大和刘某被接到举报的徐汇公安分局民警当场抓获,雷二也在之后被捉拿归案。经鉴定,依法查扣的两盒涉案安眠药均检出国家二类管制精神药品唑吡坦成分。
图片
图说:刘某与跑腿小哥的对话记录。
    随着我国寄递行业的快速发展,利用寄递渠道实施贩运毒品等违法犯罪呈现上升态势。2021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发“七号检察建议”,推动强化安全监管,堵塞管理漏洞,促进寄递行业健康持续发展。徐汇区检察院坚持依法一体履职、综合履职、能动履职,积极落实最高检“七号检察建议”,从严打击毒品犯罪,推进寄递安全问题溯源治理,加强对物流行业的引导与监督,提升禁毒宣传教育力度,形成全民禁毒风气,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守护人民美好生活。
    检察官在此提醒大家,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毒品包含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相较于传统毒品而言,受国家管制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具有药品和毒品的双重属性,用于医疗目的即为药品,被滥用即为毒品。因此,使用这类药品时要谨遵医嘱,切勿滥用,以免形成瘾癖。外卖、快递和跑腿小哥也要牢记,不是什么样的业务都能接,也不是什么钱都能赚,切勿因小失大、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