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气息笼罩,美国选民陷入两难,但必须二选一

全文1761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美国选民在总统辩论后面临两难选择,特朗普和拜登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

02许多选民在观看辩论后感到矛盾重重,无所适从。

03然而,一些拜登的支持者认为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们的信念,尽管他们也觉得拜登在辩论中表现不佳。

04由于这场辩论,阿米娜·巴尔胡米等穆斯林选民对两位候选人的候选人价值感到失望。

05无论如何,美国公众对这场辩论的期望远不止于此,选民们需要做出明智的选择。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经历总统辩论后,许多选民仿佛站在了十字路口,难以抉择。除了特朗普拥有庞大且充满活力的支持者外,这场辩论更是让不少美国人(包括拜登的部分支持者)心中的忧虑浮现——两位候选人似乎都不适合领导这个国家。
在大选的首场辩论中,选民们不得不面对在两位不受欢迎的候选人之间作出选择。他们目睹了特朗普以尖锐、激昂的语调抛出连串的谎言,而拜登则努力争取辩论的主动权,甚至不时因措辞而显得有些吃力。这一切都让人们对这位81岁的民主党总统是否适合再任职四年产生了更多疑问。
如今,对于众多民主党人、犹豫不决的选民以及反特朗普的共和党人而言,这些选择愈发令人沮丧。许多人在观看辩论后感到矛盾重重,无所适从。
图片
周五,在丹佛市中心的全食超市外,注册民主党人马修·托尔纳歪着头,嘴巴微张,模仿着他最喜欢的候选人拜登在特朗普周四晚上讲话时的神情。他时而会在分屏上看到拜登这样的表情。
“我本来要投票给拜登,”49岁的托尔纳倚靠在杂货店的木壁板上说,“但我现在可能不会了。”
几分钟后,托尔纳望向街道,再次陷入沉思。“我应该投票给拜登,我觉得不投给他是愚蠢的。但我只是讨厌我必须这么做。”
他向拜登和民主党人发出了呼吁:“请下台吧,让其他有能力的候选人上台。”
在底特律公园的长椅上,阿拉伯·西蒙在连续两次总统选举中选择了民主党后,如今却感到政治上的无家可归。“感觉无论我们怎么做,都注定会失败,”她叹息道。
图片
特朗普的言论中充斥着对事实的漠视,尽管在辩论中他很少受到具体挑战。例如,在堕胎问题上——这是美国几代人以来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这位前共和党总统声称,人们普遍认为各州应该有权决定堕胎的合法性。这一观点引发了激烈争论。
但这真的重要吗?在全国各地的数十次采访中,公众的反应让人回想起比尔·克林顿在总统任期后对选民在动荡时期期望的评估:“当人们感到不确定时,他们宁愿选择一个强势但可能犯错的人,也不愿选择一个弱势但正确的人。”
这场辩论让西蒙和托尔纳这样的选民感到松了口气。
这位27岁的底特律初创公司老板在辩论之夜曾在拜登和一位独立候选人之间犹豫不决,其中最为人知的是小罗伯特·肯尼迪。现在她倾向于支持拜登。
“我认为这只是验证了我的感受,即这次选举将异常艰难,”她在工作间隙坐在公园长椅上说道,“这更像是两位候选人都觉得自己不是最佳选择。”
图片
西蒙表示,作为一个黑人,知道无论我们这个国家走了多远,当涉及到总统选举时,我们仍然会回到原点,不得不在两个白人候选人之间做出选择,这真的很令人沮丧。
在很大程度上,华盛顿的民主党议员和美国各地的党内官员仍然紧密团结在拜登周围,尽管他们中的许多人对拜登在辩论中的表现感到担忧。但他们的言论十分谨慎,因为如果拜登做出让民主党人寻找另一位候选人的非凡决定,那将留下巨大的空缺。
“这是拜登总统的决定,他想用自己的生活做什么,”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主席、州参议员谢里夫·斯特里特表示,“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决定他是我们的提名人,我支持他。”
可以肯定的是,许多拜登的支持者认为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们的信念,尽管他们也觉得拜登在辩论中表现不佳。
图片
“这确实令人担忧,”费城的乔卡多·拉尔斯顿谈到拜登在舞台上的表现时说。然而,拉尔斯顿强调:“我并不矛盾,也不觉得我是在两害相权取其轻。...拜登虽然不是许多人的理想选择,但他是我唯一的选择,我对此没有遗憾或犹豫。”
作为宾夕法尼亚大学三年级博士生,乔卡多·拉尔斯顿的研究重点是特殊教育课堂中酷儿黑人和拉丁裔男孩的经历。他在访问辛辛那提时在当地一家酒吧观看了辩论。“我所做的一切工作和奋斗都直接反对特朗普,他的价值观和他的政策,”他坚定地说。
拜登在周五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的一次集会上表现得更加积极和热情,他承认自己不再是过去的辩论高手。“我知道如何做好这份工作,”他坚定地说,“我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好。”他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抨击了特朗普。
图片
“我想'好吧,乔,你昨晚为什么不这么说?'”73岁的莫琳·道格尔说,他发现拜登在集会讲话中强大、明确。根据尼尔森公司的初步估计,在一场估计有5130万人观看的辩论中,拜登的表演 “没有今天那么好”。
现年44岁的阿米娜·巴尔胡米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奥兰帕克,身为穆斯林公民联盟的一员,她正在审慎地评估拜登和特朗普的候选人价值,特别关注他们如何为美国穆斯林群体的利益而行动。在这场选战中,她的士气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从两位候选人那里,她听到的似乎是“大同小异的承诺”。
“我们面临的选择并不理想,而这两位候选人却是选票榜上的领跑者,”她无奈地表示,“昨天的辩论,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坦白说,我觉得这场辩论很令人失望,”她谈及这场辩论时感叹道,“我有十几岁的孩子,但这场辩论却像是一场无休止的争吵和荒谬的辱骂。我认为美国公众对这场辩论的期望远不止于此。”
关注『跟着大事跑的人』,全球热点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