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萍被“围观”,我们该如何为未成年人筑起隐私“保护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