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居住证难住了多少人?二房东:叫大房东出来,得有个“出场费”

全文2627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上海居住证办理门槛并不高,但实际操作中,租客办理居住证成为难题,许多房东拒绝配合或要求支付“出场费”。

02租客在办理居住证过程中,发现80%的人都是通过花钱办理,而房东和中介将办理居住证视为“增值业务”。

03由于房东配合意愿低,租客的工作生活需求与居住证办理之间的矛盾加剧。

04专家表示,办理居住证的流程需进一步优化,让房东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05目前,上海市长宁区人大代表严嫣律师建议以社区治理方式化解矛盾,助力年轻人在职业生涯中顺利起步。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居住证是许多离乡打拼的人在一座新的城市工作、生活的证明,也是他们获得工作居住地社会福利待遇的一种保障。对于无数“沪漂”族而言,居住证更是重要,孩子上学、落户、买车等等都需要此证。
图片
本文图片均为“新闻坊”微信公众号 图
在上海申领居住证的门槛并不高,境内来沪人员在本市办理居住登记满半年只要有合法稳定的就业或合法稳定的住所或是在上海连续就读即可申领。
图片
然而“合法稳定的住所”,这条看似简单的要求,在实际操作中,却让许多“沪漂”屡屡碰壁。
记者调查发现,配合租客办理居住证这项房东应尽的义务,如今却变成了一门“灰色”的生意。有人在(社交)平台上一搜,甚至发现10个人有8个人都是靠花钱才办下居住证的。
图片
租客见不到“大房东”,办理居住证成难题
今年32岁的张南(化名),是一名室内设计师,从江西老家来上海工作12年,一直租房生活。这些年他搬过很多次家,每次办理居住证都很头疼。
张南说,我们之前住的那个地方,永远见不到“大房东”(房屋产权人),想去办居住证,“二房东”直接不给你办。后来,我又找了几次“二房东”,他就说那得看你出多少钱。
张南口中的“大房东”其实就是房屋产权人,而“二房东”则是从“大房东”手里租下整套房子,然后再转租给租客的中间人。
按照规定,租客在办理居住证相关事项时,必须由房屋产权人出具相关的证明材料。
图片
去年三月,张南在宝山区某小区租住两年后,因居住证到期,便向“二房东”提出要续签居住证。然而对方却一再表示很“为难”,张南说,“二房东”给的理由就是“大房东”很难见到的,要么就是说在外地。他说叫“大房东”出来,得有个“出场费”的,就已经直接说得这么明白了。
图片
张南在社交平台上搜了一下,发现同样遭遇的人还不少。有80%的人都是花钱办的居住证。和张南合租的小杰(化名),大学刚刚毕业,在提出办理居住证时,也收到了二房东“付费”的暗示。对方表示,“没有一个房东愿意配合你在网上办,办居住证他们房东很麻烦的,还要钱,要买香烟,还要请吃饭。 ”
小杰觉得这笔费用不合理,最终放弃申领居住证。而张南则付了1000元的“出场费”,请“二房东”联系“大房东”配合办理了居住证,但整个过程让张南感到十分荒谬。
张南说,“二房东”那天带了六个人一起去办的,应该都是租他房子的房客。“二房东”提前告诉我们居住地址,但那个地方基本上都不是自己实际居住地,也没有去过那里。“二房东”还说,如果有电话打过来问,就说是住在那里的。那天出面的“大房东”应该是那个地址房产证上面的人。
记者问:那你们当时六个人办居住登记的地址都是同一个吗? 张南回答,同一个地方,我们六个人也不认识。
图片
此时,张南才意识到,“二房东”也是借其他人的房产证,给像自己一样有需求的人办理居住登记的。虽然觉得这种方式不合理,且存在风险,但在现实需求面前张南还是妥协了。张南说,本身就是房东应该帮我们去办的一件事情,而且原本是不收费的,但现在变成了一个产业链。
“灰色”产业链形成,办理居住证成“增值业务”
在房屋租赁高度市场化的今天,上海不少出租房源都被产权人以托管的方式交给中间人或租赁公司来打理。这样一来,租客见不到“房东”,就成了一种常态。
图片
张南和小杰的遭遇是个例还是常态呢?记者以租客的身份展开了调查。
记者:想办居住证,您这边可以吗?
“二房东”:那不行,我是“二房东”,“大房东”租给我的时候,合同里面就写了不帮忙办居住证。
记者:您能不能帮我去跟“大房东”要这个房产证,让他协助我去办?
“二房东”:应该是要不了。他们房东托管,无非就是为了省事,我不可能每个客户要办,我都叫他过来跑一趟,他肯定不愿意的呀。
记者:您之前的租客要是办居住证,那怎么办呢?
“二房东”:要么花钱找人办,要么就不办。
此外,随着调查的进行记者发现,即便直接房屋产权人手中租房子,房东也可能因各种理由不愿协助租客办理居住证。
房东A:不太会给他们办,租客有可能很快就要走,只是一直挂着,万一之后有什么其他复杂的事,还要再变更就很麻烦,万一自己其他的情况下要用。
房东B:居住证不办,因为房子是我婆婆的,老人家搞这种APP,要让她上传证件,她还以为我想要干嘛呢。
房东配合意愿低,租客的工作生活又需要居住证,两者间的矛盾就让一些人有了可乘之机。一些租房中介和所谓的“落户机构”,把办理居住证当作了一项“增值业务”。
某“落户机构”负责人表示,我们是一家专业的“落户机构”,最开始单纯做落户,后来发现很多人有办居住证的需求。这家居住证代办机构是我们从几十家里面筛出来的,合作了五年,虽然最贵,但也是最安全的。
记者:我看您首次给我办是三千元?
某“落户机构”负责人:三千,每年都要续的,续是一千元。
记者:为什么你们价格会高一点?
某“落户机构”负责人:有些东西我是不方便跟你讲的,我说白了,就是有一些“灰色”的东西。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即便价格不菲,生意依旧火爆,每个月平均能接到几十单,收入颇丰。
图片
那么这些可以挂靠居住证的房源,究竟来自哪里?他们又是如何操作的呢?
某房产中介工作人员:随便给你挂一个,就是挂到我们这边现有的房子。
记者:那你们哪里来的房产证呢?
某房产中介工作人员:租人家的房产证,人家都知道我们是给租客搞居住证的,我们要一年给产权人几千块。
记者:你这边有办过多少这样的?
某房产中介工作人员:一个月二三十个吧。
某房产中介工作人员:我这边实际上是把你的名字加到这边租房子的房客的合同里面。然后他要办居住证的时候,帮你的一起办下来。正常收1500-2000元,贵的要3000元,指定小区也要收到3000元,那种要读书的收得贵一些。
还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房屋产权人之所以,拒绝配合自己的租客办理居住证
就是为了将名额出让给,愿意为此买单的人。
违法!花钱办理居住证,后续麻烦多
上海市律协物业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宋安成律师表示,产权人如参与了骗取居住证的行为,就是一个共同违法行为。而申办流程违法的情况下,按照目前的规定,公安局可以对伪造、变造居住证的相关人员进行处罚。
不但“出租”房产证的房东会面临法律风险,花钱办理居住证的租客,他们后续可能遇到的麻烦会更多。
比如河南姑娘青青,她2017年从上海的一所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留在上海工作。两年前为了办成居住证,青青支付给中介1500元“服务费”。没想到这笔钱竟打了水漂。 因为居住登记的地址与实际居住地址不一致,青青的申请被拒绝了。随后,中介拉黑了青青,1500元“服务费”也没有退回。
图片
《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明确指出,出租人有义务督促、配合居住使用人按照国家和本市的有关规定,及时办理居住登记,公开信息也显示,使用虚假证明材料骗取居住证。而被行政处罚的案例也不少。
图片
但在现实操作中,在办理居住证的过程中,依旧异化出如此多的“灰色空间”。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办理居住证的流程能否进一步优化,让本该履行义务的人,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呢?
上海市长宁区人大代表严嫣律师表示,实地进行出租房屋的登记和备案,甚至是办理居住登记,是有利于人口管理、安全管理、城市精细化运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以社区治理的方式来化解这些矛盾,是更行之有效的办法。
图片
眼下正值毕业季,无数年轻人心怀对未来的憧憬步入社会,城市之中,居大不易
小坊希望在他们的职业生涯,刚刚起步的时候,别被一张居住证拖慢了奔跑的步伐。
(原标题《上海这张必不可少的“证”难住了多少人?很多人花大价钱也要办,但现实屡屡碰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