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6月制造业PMI为49.5%,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区间

全文2113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6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5%,与上月持平,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区间。

026月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0.5%,比上月下降0.6个百分点,高于临界点,非制造业继续保持扩张。

03专家表示,制造业需求复苏整体偏慢,有效需求不足,企业整体处于主动削价去库存阶段。

04此外,受需求收缩影响,PMI中的生产采购等指数均呈回落态势,表明需求收缩引起的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

05专家预测,下半年CPI同比将继续在1.0%以下的低位运行,三季度PPI同比回升至正值的难度较大。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国家统计局6月30日公布6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情况。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5%,与上月持平,制造业景气度基本稳定。
图片
6月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0.5%,比上月下降0.6个百分点,高于临界点,非制造业继续保持扩张。
图片
6月综合PMI产出指数为50.5%,比上月下降0.5个百分点,高于临界点,表明我国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总体继续保持扩张。
图片
6月制造业PMI与上月持平,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区间
在5月制造业PMI转至收缩区间后,6月制造业PMI(49.5%)与前值持平,继续位于收缩区间。
“这表明经济仍处于蓄积回升力量的阶段,面对的下行压力仍然较大。”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特约分析师张立群说。
从分项指数看,生产指数(50.6%,比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高于临界点,新订单指数(49.5%,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原材料库存指数(47.6%,比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从业人员指数(48.1%,与上月持平)、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49.5%,比上月下降0.6个百分点)低于临界点。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表示,从各项指数看,目前制造业需求复苏整体偏慢,有效需求不足;企业整体处于主动削价去库存阶段,企业在增加原材料采购、库存和雇员扩张生产投资方面继续偏谨慎。
业内认为,要特别重视需求收缩问题。除了新订单指数在荣枯线下又回落0.1个百分点外,张立群指出,反映市场需求不足的企业占比进一步提高到62.37%。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新订单指数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区间,背后是房地产行业持续调整直接抑制钢铁、水泥等建材需求。
外需方面,6月新出口订单指数(48.3%)与上月持平,也是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区间。王青认为,这与5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指数升至50.5%,连续5个月处于扩张区间相背离。不过这也表明,在今年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国际贸易回暖态势有待进一步观察,外需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不宜过度高估。
“受需求收缩影响,PMI中的生产采购等指数均呈回落态势,表明需求收缩引起的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张立群说。
王青指出,6月生产指数与新订单指数分别处于扩张区间和收缩区间,表明当前宏观经济“供强需弱”格局明显,这也会制约下半年物价回升势头。预计下半年CPI同比将继续在1.0%以下的低位运行,三季度PPI同比回升至正值的难度较大。
价格端方面,6月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和出厂价格指数分别为51.7%和47.9%,比上月下降5.2和2.5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分析,这主要受近期部分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和市场需求不足等因素影响。从行业看,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等行业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和出厂价格指数下降幅度较大。
王青表示,6月出厂价格指数再度降至收缩区间,而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仍处在扩张区间,会对后期中下游制造业利润形成一定压力。
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降至近11个月以来最低水平,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下降
6月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0.5%,比上月下降0.6个百分点,高于临界点,非制造业继续保持扩张。
其中,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0.2%,比上月下降0.3个百分点,服务业景气水平有所回落。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2.3%,比上月下降2.1个百分点。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表示,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已降至2月以来最低水平。近10年同期为环比上升0.6个百分点,6月服务业表现弱于季节性。
6月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降至近11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赵庆河分析指出,近期南方多地出现持续强降雨,建筑业施工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王青认为,当月建筑装饰行业活动因淡季影响,增速较上月有明显放缓,是主要拖累。另外,与基建投资密切相关的土木工程建筑业景气度也有所下行,但仍连续5个月保持在55.0%以上的较高景气区间。一方面表明,受年初以来地方债发行节奏偏缓等影响,基建投资增速有所放缓,另一方面也表明,未来基建投资仍将保持较高增长水平,并会在很大程度上抵消房地产投资下滑的影响,对建筑业活动较快增长提供支撑。
下阶段走势如何
展望下阶段,周茂华认为,制造业PMI走势预计在50%附近波动。主要是促消费、大规模设备更新与消费品以旧换新、重点基建项目支持,稳楼市力度持续增大等宏观政策效果持续释放,市场需求保持恢复态势;同时,近两个月发达经济体制造业活动呈现企稳迹象,外需仍存在韧性,有助于我国制造业平稳。但考虑到全球复杂经济环境,我国复苏节奏偏慢,以及发达经济体限制性政策对需求影响逐步显现等,预计制造业PMI在50%附近运行。
“7月制造业PMI指数有可能继续处于收缩区间,但收缩幅度会有所缓和。”王青说,接下来还需密切关注房地产行业走向对整体制造业景气水平带来的影响。
“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扩张步伐下半年有望加快。”周茂华说,主要是国内积极推动宏观政策加快落地见效,经济活跃度有望提升。政府债券加快发行、推动项目落地,房地产复苏面逐步扩散,有望带动建筑业保持高景气度。同时,尽管极端气候对服务业活动有短期扰动,但国内服务业已基本回归稳健扩张轨道。
政策方面,张立群认为,当前正处于推动经济全面回升逆水行舟的关键阶段,必须充分认识市场引导的需求收缩及其自我加速机制的严重性,必须显著加大宏观经济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显著加大政府投资对企业订单的拉动作用,带动企业生产投资不断活跃,就业形势不断好转,加快使需求收缩转向需求扩大。
王青指出,回顾历史,一旦官方制造业PMI指数连续3个月处在收缩区间,稳增长政策加码的概率就会显著增加。预计在经历2月以来的政策观察期后,三季度货币政策降息降准窗口有望再度打开;5月17日房地产新政之后,下半年楼市支持政策力度也将进一步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