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心与衰老的体,如何平衡?

早上海志愿者
人生七十古来稀,这是我国一句传统老话,也就是说人活过古稀之年是很幸福的事情,也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
我今年刚迈上70岁的门框,许多老同志戏称为“70后”,80岁以上称“80后”,90岁以上称之为“90后”,这些称谓是老人之间的调侃。说完后,大家相视一笑,都感慨老了、熟了、迟暮了。这与平时大家说的“70后”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图片
知青是个特殊的群体,年龄基本在65到80岁之间,个别还有年纪更长的。到了这个年龄,我们都有个共同的体会,就是生离死别就在我们身边。这个事情好多人不愿意提及,都说得很隐晦,生怕大家触景生情。
我们每个连队都有部分队友离世了,在连队的微信群中,常能看见谁谁谁去天国了,见到这种情况,大家都很悲恸,因大家彼此认识,有的感情甚笃。人非草木,岂能无情?
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就只有一次。生命的旅程是单行列车,我们从出生时,列车就始终朝前行驶。我们有部分亲友提前下车,与大家永诀。
人生并不只是活得久才有价值。人生不仅要看生命的长度,还要看生命的宽度。这个宽度首先衡量的是家庭角色,作为儿子、丈夫、父亲、爷爷,你是优质的还是劣质的?还有就是你的社会价值,我们每个人不仅是家庭人,还是社会人。
人到70岁,我觉得就是断崖式衰老,至少我有这个体会。我们的心是年轻的,是有活力的,但我们的身体渐渐衰老,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劳逸结合特别重要。
我最近有四位好友都因疲劳出现了状况。比如上海知青网第三任总经理俞荣斐摔跤导致腿部骨折;上海知青网现任总经理李凤吾摔了一跤,卧床休息半月,没骨折,但现在走路也不太方便,脸部也有些浮肿;知青网特约撰稿人冯济民老师,社会活动很多,前阶段知青艺术节期间,与我忙东忙西采访新闻撰稿很累,加上好友突然病逝,心情郁闷,对我说想休整一段时间,毕竟已77岁,年龄不饶人;知青网著名活动家温文旆,说自己劳累过度,最近在崇明静养调整,暂别一切社会活动。
我来上海知青网耕耘有10年,今年是最忙碌的一年,开会也好、撰稿也罢,都远远超出前九年的总和。即便如此,我还是很惭愧,因为比我忙碌的人大有人在,我本来是个闲散的人,现在都被深深感染了。
写这篇文章有些伤感,我还流泪了。在文章的结束,我还是向所有亲友们发出忠告,有颗年轻的心,想不断超越自我,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但一定要正确评估自己的年龄。最后,我虔诚祝愿所有朋辈好友身体健康,平安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