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碎碎念丨“不认识现金”的一代如何花钱?

图片
▲视频:幼儿园小朋友还认识现金吗?
之前有不少新闻报道说,越来越多的孩子已经不认识现金了。现实果真如此吗?近日,小编走进琶洲街道的一所幼儿园,拿着1分到100元不同面值的现金,随机访问了一些5岁~6岁的小朋友。结果,两个小朋友能认出全部金额;其他小朋友除了一分硬币不认识以外,其他面额的纸币都认识。
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接触现金的机会越来越少。在新式支付的时代中,孩子们会有怎样的金钱观和消费观呢?
图片
随着电子支付的普及,人们接触现金的机会大大减少。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高鹤涛
用零花钱做基金定投  教一年级幼崽学习延迟满足
妮妮今年刚好读一年级。数学课有学习认识人民币的课程。我们翻箱倒柜,把家里仅存的旧纸币、硬币找出来,包括1分、2分、1角、5角纸币,基本凑齐了书本上出现的各种面值现金。妮妮最开始对角币、分币比较陌生,傻傻地分不清。但玩了几轮纸币换算游戏后,她总算在这个单元顺利过关了,没有出现不会换算的情况。
在培养孩子的金钱意识方面,从妮妮上幼儿园开始,我就定期给妮妮零花钱,还会给她规定几条消费的“红线”,让她可以在规则之下自主支配零花钱。有一次,她和幼儿园的小朋友玩交换游戏,买了一个20多元的玩具给小同学。对方的妈妈就来问我知不知道,会不会不合适——我还真不知道,但这事没有问题。
最近,我还看到一个说法,认为零花钱不能白给,要让孩子有付出意识。所以,下一步我也会让妮妮通过做家务来换取零花钱。
在钱的管理上,我会引导孩子去区分“必要支出和想要支出”。目前,妮妮的零花钱都花在“想要支出”上。我也尝试引导她去存钱,学习延迟满足,为此还帮她选了一只基金做定投,只是久久没有“下金蛋”(赚到利润),所以承诺的“零花钱自由”就兑现不了——这让妮妮一说到“母鸡”(基金)就表示要“杀了吃掉”。看来,给孩子做金钱教育很有必要,而且任重道远。(彭姣时)
《货币简史》《小狗钱钱》是娃的睡前读物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带钱包上街了。在娃刚上小学时,我意识到“不识现金”“以为钱都在手机里”“有手机就能买东西”等是许多同龄孩子的“通病”,他们可能需要接受比我们小时候更好的金钱教育。
有了这个心思,生活便处处都是启蒙课的素材。从纸币、硬币和移动支付各自的优劣,到不同形式货币背后的价值支撑;从小区里银行网点门口的利率公告牌,到“为什么钱放在银行会有利息”;从路边小饭店的定价,到开一家店有哪些成本;从爸爸妈妈的工资收入,到“老板”发工资的钱从哪里来……我甚至用上了不少初中政治课残存的记忆。绘本版的《货币简史》以及被认为是儿童“财商”启蒙读物的小说《小狗钱钱》都曾充当娃的睡前读物。
图片
广州少年儿童图书馆某银行琶洲支行分馆,银行职员化身图书馆员为读者提供图书推荐、免费办证、图书通借通还等服务。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孙珺
娃8岁生日开始,每周我们会给他10元零花钱。我听从了同学妈妈的建议,“花钱一定要有‘过手’的感觉”。即使外出时,他没带零花钱,我帮他垫付了,也会在回家后第一时间从他的存钱罐里取出现金“银货两讫”。有段时间,他很希望拥有一台可换挡的山地自行车,在零花钱完全不用的情况下,存一年,差不多能买了。但当时我们给他分析:平时只是在小区骑车,可换挡车的用途其实并不大——不过我也强调,这只是我的想法,决定权仍然在于他。没多久,他改变了想法,不再专门为了买车而存钱。现在,他的消费主要集中在买零食上面。长期跑医疗卫生线的我,不赞同他买过多不健康的零食,所以他的消费体验没那么好。他会感叹“我的钱都不知道能买什么”。其实我也会比较纠结:零花钱,是否该完全由他支配呢?
前不久,我花钱给他报了一个研学项目,在花城广场体验了一天“打工”以及向路人兜售小物品,出汗出力,最后成功赚得6元。他买了包核桃酥。端午出游时,我们一家分享了这包美味。这种活动能让他对赚钱有一点感性认知。当然,其中大部分也是按项目组织方的“剧本”在进行了。
记得有一年寒假,我在天河体育中心看到两个四五年级的孩子在摆摊,卖力地推销泡泡水之类的小玩意,说是从“拼多多”进的货,卖出的利润归自己——我觉得,这种活动才更像是真正的“体验生活”吧。(伍仞)
“花出去就没了,我要把钱留着,当个有钱人”
今年初,4岁的小皮学会了认数字。他沉迷于报车牌号、门牌号和公交线路。偶然一次机会,我掏出一张10元纸币,问他这是多少钱,小皮犹豫了3秒,试探性地问:“10万?”
2020年出生的小皮对钱没什么概念,甚至在不久以前,他还坚定地认为,只要带上手机出门,就可以通过扫码买下整个世界。至于余额,那是什么?
图片
资料图:扫码乘车。图/ 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高鹤涛 实习生 严慧琳
钱的来源是工作。关于做什么工作,小皮曾和我探讨过这个问题。他说,最好的工作是“退休”,因为不需要离开家,每个月就可以收到国家发来的工资。他最羡慕的人是他外婆,因为外婆整天在家看淘宝买玩具。虽然那些玩具都是他玩,但他还是羡慕外婆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于是,他在4岁生日时许了一个“让自己早日退休”的愿望。
小皮出生后,家里的现金几乎都是从压岁钱之类的红包中拆出来的,以至于小皮只认识粉色纸币,称之为“钱”。家里的硬币,他以为是商场的游戏币。至于找钱(即找零),就是“一个人没钱,要去找自己的钱”。
在小皮的成长过程中,我们不忌讳与他谈钱。如果同样的玩具,实体店比网购贵得多(超过10元),我们就会怂恿他在线上下单,久而久之,让他学会“理性消费”。
最近,他每天晚上都把脑袋压在我的肚子上睡,导致我一晚上要被闷醒好几次。我向他索取一元一天的精神损失费,他摇摇头:“花出去就没了。我要把钱留着,当个有钱人。”(龙成柳)
当用不省 当省不花 我不会进行“哭穷式”教育
我家姑娘今年读高一,“自主”掌控手机网购差不多从初一就开始了。和很多家长一样,我也有这样的隐忧:买到不好的东西怎么办?乱买东西怎么办?万一花了很多钱怎么办?
一次,她买的一个塑料吸管杯引起了我的注意。杯子的塑料材质很像“三无”产品,而她还用来装热水。我和她讲了一番“三无”产品的质量问题以及使用塑料杯的注意事项后,就把杯子丢进了垃圾桶。同时,我给她买了一个很精致漂亮的水杯。但几天后,一个差不多“同款”的“三无”产品又出现在她的桌面。姑娘说:“我就喜欢这样的吸管杯,让我自己决定吧,我以后不会用它装热水。”
自己做决定、选择,这句话让我共情了。青春期的孩子,面对升学的压力,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想买什么就不买什么。这种控制感,也许是她缓解内心焦虑、释放情绪的一种手段。就像成人一样,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花钱买买买”就能缓解七七八八。有句话说得好,“金钱是个好士兵,有了它就可以使人勇气百倍。”对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说,自己决定买什么,也许能让她安全感倍增。
图片
资料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陈忧子
孩子从小到大,我和她专门谈钱的次数不多,也没有专门进行过“财商”教育,更多是倾听孩子的心声,沟通后决定这笔钱要不要花。当用不省,当省不花,这是我们达成的共识。此外,我也不会对孩子进行“哭穷式”教育,而是和她分享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法。孩子天生就有同理心,只是,她要很清楚地看到父母的努力,才会产生共情心理,体会到父母的不易,花钱也不会大手大脚。
如同家长会对某个品牌产生执念,想拥有这个品牌的产品那样,孩子有时也难以控制“购物欲”。对此,家长不要强硬介入,因为他们总有对付你的办法——倒不如平时多积累一些案例,不失时机地进行情景再现,让孩子从中体会利弊,能够逐渐放弃,让他们明白“如果你懂得使用,金钱是一个好奴仆,如果你不懂得使用,它就变成你的主人。”
孩子是迎风而起的风筝,家长要牵好手中的线,相信他们的同时,也要“技术性”地避免一些意外的发生:最好不要把自己的账户密码透露给孩子,给孩子一个独立的账户,根据家庭条件设定限额;传授购物经验,规避“陷阱”等。(崔素华)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伍仞、彭姣时、龙成柳、崔素华
视频/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曹腾、张宇
栏目策划/曹腾、张宇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张映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