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笔墨不是中国画的灵魂

看到某短视频评论区,有人批评留着络腮胡子的博主道:“父在不留须。”
因此搜索了“父在不留须”,发现有许多文章将此列为“中华传统美德”。
但凡了解点中国古代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是无稽之谈。孔子倒是说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其本意是教育人们要爱惜自己,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以免父母伤心。后来有人理解为不可剪发剃须,其与提倡“父在不留须”者貌似相反,实则都是一样地误解并误导。
照顾好父母,也照顾好自己,这才是孝,与剃不剃须毫无关系。
号称传统的国画界也常有将“剃不剃须”奉为圭臬者。譬如“笔墨是中国画的灵魂”论者。
确实,中国画历史上积淀了丰富的笔墨样式,精美绝伦,令人叹为观止。但是再精彩的形式和技法也不是灵魂,而是灵魂的产物。
中国画真正核心的灵魂,是一代代杰出的画家所秉承的特立独行思想,并在这种思想的推动下,创造出美轮美奂、丰富多彩的艺术样式。这种艺术思想源自于诸子百家时代的思想启蒙,使得古代中国画家明白道生万物的宇宙创造规则,并将“勿执”以及“反者道之动”的哲理运用于艺术创造。
正因为此,我们才得以看到从甲骨文以来中国书法的千变万化,才得以看到晋唐宋元绘画不断突破传统样式和理念的创造精神,才得以拥有被现在的我们误以为是灵魂的诸多里程碑式的笔墨风格。
与“笔墨灵魂论”一样有影响的观点还有:国画不可不题诗。
图片
图说:王维《辋川图卷》
我们都知道唐代大诗人王维,他也是位大画家。他的画上就没有题诗,难道不是中国画?
画上题诗,是宋代兴起的“潮流艺术”样式。其领先美国波普艺术在画上写字近千年。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宋代画家为什么敢干前人从没干过的事——在一幅完美的画上写字!遗憾的是,宋代文士画家的创举后来成了规范,我们因此亦步亦趋大几百年,直到林风眠的出现才第一个打破僵局,但至今还有人以此作为批评当今画家的论据之一。你可以骂他画得差,但题不题诗不是理由。
题不题诗和剃不剃须一样,是每个人选择的自由。同样宣纸大写意也不是中国画之必选。中国画形式、技法、材料多种多样:有绢有纸,纸亦各异;有宫廷画之堂皇巍峨,有文人画之潇洒不羁,有庙堂壁画的华丽端庄,还有民间年画、灶头画、陶瓷绘画等的拙朴可爱……它们都是中国画。
我们只有认知中国艺术史上生生不息的创造力,才会痛感这种创造力的式微。
艺术史只是告诉我们,前辈的画家做过些什么,而不是告诉我们只能这么做。
只有我们创造出了有别于历史并引领时代的艺术理念和样式,我们才可以说中国画还活着,否则它只是活在过去。(林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