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张良仁:中国考古学家为什么去海外考古?

全文1892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中国考古学家近年来越来越多地参与海外考古,以了解和研究中国历史,中外文化交流在考古领域具有重要意义。

02通过海外考古,中国考古学家发现了许多中国发明和创新对世界历史的重要影响,如酿酒技术、青花瓷等。

03与海外学者合作,中国考古学家可以提升自身的国际化能力,同时帮助其他国家的考古发掘和培养考古力量。

04此外,中外教育界、科学界的交流对于加强文化间的交流互鉴也至关重要。

05目前,中国已派出36支考古队赴21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考古发掘,未来这一数字有望继续增加。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中新社南京6月30日电 题:中国考古学家为什么去海外考古?
  ——专访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考古文物系教授张良仁
  中新社记者 钟升 朱晓颖
图片
  近年来,与相关国家和地区合作,世界各地的考古现场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考古学家。为什么中国考古学家要去海外参与考古?在海外的考古发现中,反映出中外文化交流的哪些特色?长期主持中俄和中伊(朗)合作考古项目的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考古文物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良仁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就此作出解答。
视频:【东西问】张良仁:中国考古学家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海外考古?来源:中国新闻网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中国文化积淀丰厚,数千年的历史更是留下难以计数的历史遗存。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历史文物都没有发掘完,没必要跑去国外参与考古。您怎么看?
张良仁:中国的考古学者很多,但做海外考古的还很少。要理解、研究中国历史,不能仅仅聚焦中国本国的考古资源和资料。在考古领域,中外是联通的。我们在中国经常会发现罗马的货币、波斯的银币、印度的佛像等。要理解、研究这些历史文物,需要了解外国的考古资源和资料。
  从全球视野看中国,往往会发现“习以为常”中不一样的闪光点。比如“曲”(一种酿酒或制酱时引起发酵的东西),中国人很早就发现并使用了它,早在周朝就有相关记载,中国人用曲来做酱、泡菜、酿酒。
  然而,这一样平常东西的发现和使用,却启发了外国的科学家,改变了世界酿酒业的历史。19世纪末,法国著名细菌学家、卡介苗发明者之一的阿尔贝·卡尔梅特(Albert Calmette)从中国的酒曲中分离出了阿米露酶,进而发明了用淀粉质原料酿造酒精的阿米露法,而这种方法因为提高了生产效率,得以在全世界推广。英国科学史学家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一书中,也对中国人发现的曲进行了详细记述。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中国古代的一些发明、发现在世界历史中占有重要地位和起着促进作用,但我们仍浑然不知,这也是考古学者需要去发现和认知的。
中新社记者:通过海外考古,您对中国历史的研究有怎样的新发现?
张良仁:我主要从事中国西北和欧亚大陆(含中亚)史前考古,去的比较多的国家是俄罗斯和伊朗。
图片
2019年,张良仁在俄罗斯的考古现场查看岩画。受访者供图
  我们与俄罗斯合作进行考古发掘,是想了解欧亚草原冶金技术的传播路径。中国的额尔齐斯河,从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山发源,在俄罗斯境内汇入鄂毕河。我认为,额尔齐斯河可能是古代人群迁徙与文化传播的通道。在俄罗斯的考古现场,我们发掘出了两处古代的冶金遗址,研究后发现所使用的技术与古代新疆地区的冶金技术有着联系。
  我们与伊朗合作,发掘了一座位于丝绸之路上的土丘,有个意外之喜是发现了一件青花陶。它看起来很像中国的青花瓷,但仔细一看是伊朗当地仿烧的陶器。这说明当时的伊朗(波斯)人在交流中,已对中国青花瓷的制作技术有了较深入的了解,中国的青花瓷也很可能到过这个地方,并受到当地人的欢迎。
  伊朗没有中国烧制瓷器用的瓷石和高岭土,当地人就用黏土、沙子,再加上玻璃创造出一种新材料,它的质地和我们瓷器的“胎”很接近,用这种材料来仿烧青花瓷。这是一个古代“中国制造”刺激海外技术创新的经典案例。
中新社记者:在海外考古,以及与海外学者的联合考古中,中国考古学家怎样加强文化间的交流互鉴?
张良仁:政治与经济之外,中外教育界、科学界的交流也至关重要。亚非拉地区还有很多国家的考古发掘能力较弱,中国的技术与人才可以通过合作,帮助这些国家进行考古发掘、培养考古力量,从而让这些国家的人民更充分了解自己的历史。
  对中国考古学界而言,这也能够提升中国考古的国际化能力。在海外发掘出的成果,中国学者可以撰写成论文发表,让全世界都了解中国的科研水平。同时,依托中伊联合发掘项目,我们也在培养伊朗考古方向的中国研究生,进一步拓宽中国考古学界的眼界。
  客观地说,中国海外考古的发掘水平基本和欧美国家并驾齐驱,不足的地方在于学术积累还比较薄弱,也缺乏一些专门的人才,比不上欧美一些有百年积淀的国家。但中国可以在中外联合考古中向他们学习。比如在中伊联合考古中,我们就邀请了两位法国专家参与。我们有很好的发掘技术,法国学者有优秀的研究力量,再辅以伊朗本地考古学家的配合,这就是一个很出色的国际团队合作,大家都能从中受益。
  据统计,截至2022年,与相关国家和地区合作,中国已经派出了36支考古队奔赴21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考古发掘作业。相信今后这一数字还会增加,中外考古学者携手,探索人类共同的历史,将在考古学领域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完)
受访者简介:
图片
张良仁。泱波 摄
  张良仁,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考古文物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西北和欧亚大陆(含中亚)史前考古。2010年—2013年曾主持甘肃张掖黑水国遗址的发掘,目前主持中俄和中伊合作考古项目。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新疆史前金属器研究》、美国Wenner-Gren基金课题《新疆东部史前冶金》和中国历史研究院重大历史问题研究专项《中国和西亚古代陶瓷交流》,出版专著《古代冶金和社会:欧亚大陆中部和中国北部的青铜时代社会的比较研究》和论文集《东学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