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第一次辩论,拜登输了,选情还有救吗

全文2615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美国大选第一次辩论后,拜登并未输,媒体和政治观察家对他的评价不一。

02民主党高层不会轻易更换拜登,因为换人的成本太高且程序上不可行。

03拜登在辩论中表示自己不会退选,将继续战斗到最后一刻,并仍有可能赢得选举。

04由于拜登的年龄问题,部分民主党选民对其不满,但拜登的基本盘已经充分预期了他的“年老体衰”。

05与此同时,特朗普在辩论中的拙劣表现并未为其选情加分,通胀数据进一步好转有利于拜登。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昨天辩论结束,无论是美媒,还是国内媒体,都是一片唱衰拜登,纽约时报更是呼吁拜登立即退选,让民主党选出一个替代者击败特朗普。
但我判断,媒体的鼓噪不过是虚张声势,民主党不会”换人“,拜登也不会退选,他会战斗到最后一刻,并依然有很大的可能赢得选举。
首先,民主党不会换人,因为换人的成本太高,从程序上也不可行。
按照党内规则,总统候选人要经历初选,由登记的本党选民选出候选人,拜登完整经历了初选,而且获得了大多数代表票,其合法地位无法动摇。要想换掉拜登,民主党高层只能无视选民意见,在8月的民主党大会临时更改规则,这一点完全不可能。
自70年代两党确立初选制度以来,选民的话语权就大于党内大佬,民主党虽然一开始有超级代表,但超级代表的权力也在不断削弱,总之,选民就是最大的政治正确,谁也不能推翻选民的选择。
正如2016年共和党高层无法换掉特朗普一样,民主党高层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换掉拜登。对两党来说,党内团结远比候选人的个人素质更重要,没人会傻到和选民作对。
民主党要合法的换掉拜登,只能在今年1月初选开始前,如果那时拜登宣布不再竞选连任,民主党就能合法推举其他人,同时,历时5个月的初选也能给新人充分的曝光度。现在,民主党显然没有了操作的空间。
民主党要换人唯一的可能就是拜登主动退选。现在媒体盘点拜登退选后可能竞争职位的候选人。包括副总统哈里斯、加州州长纽森等,甚至包括奥巴马的妻子米歇尔·奥巴马。
不过,这一场景不太可能发生,一是拜登不会退选,二是民主党高层也无法承受临时换人的代价。
辩论结束后,拜登表示“自己不再年轻了,这是显而易见的,但他不会被击倒,就像数百万美国人知道的那样,他会重新站起来。”拜登还表示,自己会在9月的第二场辩论中打一场翻身仗。
民主党的金主和大佬们,也在全力支持拜登。拜登团队表示,6月28日上午和6月27日晚共筹集到1400万美元,超过了特朗普筹集到的800万美元。民主党大佬,包括奥巴马、佩罗西也表态支持拜登。不少民主党选民也表示早已把拜登的年纪纳入考量,称辩论结果不出乎他们意料,不会改变看法。
CNN的民调也确实显示,大部分观看辩论的选民并没有改变选择,只有5%表示辩论改变了他们的投票选择,也就是说,辩论并不会让拜登的选民转向。辩论对大选影响的局限性,我在昨天的文章已有充分论述。
在民主党大佬、金主和选民不抛弃拜登的情况下,民主党高层不可能只在媒体的鼓噪下就给拜登施压,相反,他们最终会像2016年的共和党一样,团结在候选人的周围。这么做不是因为感情,而是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如果拜登退选,形势对民主党将更加不利。
首先,副总统哈里斯的支持率比拜登还要低,她对战特朗普胜算更小。如果选纽森,等于是跳过哈里斯这个“政治正确”的候选人,而选择一个政治极度不正确的精英男性,这会直接得罪黑人选民,而黑人选民是民主党最忠实的基本盘。
或许奥巴马的老婆米歇尔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米歇尔无意投身政治,强扭的瓜不甜,这一方案也行不通。
而且,拜登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那就是他是民主党少见的中间派,在政治极化的今天,民主党内部极左派越来越多,这些人拿到大选只有送命的份,剩下的中间派要么年纪太小,要么威望不足,拜登已经是民主党能拿出的,最能团结大多数人的中间派。中间派对于吸引郊区白人中产、中间选民和温和保守派很有帮助。
另外拜登还深得黑人选民的信任,作为奥巴马的继承者,拜登能帮助民主党稳固黑人基本盘,2016年民主党输掉选举,部分原因就是希拉里对黑人选民的吸引力不足。
拜登绝没有媒体和无知评论家想的那么弱,他有自己独到的优势。
我的判断是,在接下来一个月媒体会不断鼓噪拜登退选,但在热度过后,8月,民主党还是会确认拜登为候选人,并团结在他周围,这一点不需要怀疑。
当然,我个人的观点,民主党可以在保留拜登总统候选人的前提下更换副总统候选人。
哈里斯的民调过低,不但不能补足拜登,反而拖了后腿,拜登可以选择一个更有民望的黑人候选人。比较理想的选择包括奥巴马的老婆米歇尔·奥巴马和佐治亚州参议员拉斐尔·沃诺克。
现在拜登最大的问题,不是支持者比特朗普少,而是无法充分调动民主党的基本盘,我们知道,民主党选民的人数多于共和党,在投票率相当的情况下,共和党没有获胜的希望,现在因为部分民主党选民,尤其是年轻人,对拜登不满,导致民主党的人数优势没有充分发挥。
米歇尔在民主党选民内威望极高,在全国民调测试中也领先特朗普10%以上,作为奥巴马的老婆,更是对年轻人、少数族裔有着极强的号召力,正好和拜登互补。拉斐尔·沃诺克也是一位品行良好的参议员,可以有效吸引少数族裔。总之都比哈里斯强得多。
如果米歇尔和沃诺克能出来协助拜登,就算很多民主党选民对拜登缺乏热情,也会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投票。而且更换副总统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折,对拜登来说是潜在的翻盘机会。(拜登还可以争取Taylor swift的背书)
说完拜登,再来说说特朗普,昨天辩论,大家只看到拜登的衰老,但忽视了特朗普的拙劣表现,他和往日一样,没有任何改进,依然是谎话连篇,
CNN的“事实核查”显示,辩论中特朗普共犯下30条事实错误,而拜登只有8条,特朗普的缺乏逻辑、回避问题、重复谎言更加剧了外界,尤其是温和选民对他的刻板印象。特朗普在很多政策问题上的极端立场,以及他面临的法律诉讼和1月6日的政治包袱,都在辩论中被展现给了观众。
特朗普并没有因为辩论为自己的选情加分,更多是因为拜登表现拙劣而成为赢家。而他不能每次都指望拜登失误。
另一个消息也有利于拜登,就是美国的通胀数据进一步下降。华尔街预计,美国5月PCE(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环比增速将从4月的0.3%下滑至0%,这是自2023年11月以来的首次;同比增速也从前月的2.7%下滑至2.6%,这意味着美国通胀情况进一步好转,而通胀是选民最关心的话题。
538民调就显示,50%观看辩论的观众都关心通胀,我相信,只要通胀进一步好转,选民会恢复对拜登的信心。
图片
就历史来看,辩论不会对选举结果产生太大影响,大多数选民对辩论的记忆很难超过2周,历史上也有太多辩论输家赢得选举的案例。如今离大选还有4个月,拜登还有机会扭转败局,而且我始终相信,拜登的基本盘已经充分预期了拜登的“年老体衰”,他们并不会因为拜登的偶然失误就改变观点。
政治极化的美国,已经不同往日了。最终决定大选结果的还是政治、经济大环境和基本盘的数量。
最后用拜登自己的话作为结尾,这段话让我都十分感动,它彰显了一名耄耋老人拯救国家的决心,如果说特朗普身体尚可,可以享受权力的快感,那对拜登来说,总统工作就完全是折磨,如果不是为了击败特朗普,我相信他断不会走到今天。
他在辩论失败后说:“我知道自己不再年轻,这是显而易见的。我走路不像以前那么轻松了。我说话不像以前那么流畅了。我辩论得也不像以前那么好了。但我知道自己所知道的:我知道如何说真话。我知道对错。我知道如何做这份工作。我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好。我知道,就像数百万美国人知道的那样,当你被击倒时,你会重新站起来。”
拜登的一生是坎坷过,战胜过无数困难,我相信他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