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停火协议未获进展 以色列面临内忧外患

全文2719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与以色列方面关于交换被扣押人员和停火的谈判未取得进展。

02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解散战时内阁,导致政府面临更加极化的政治局面。

03由于信任危机,以色列和哈马斯在停火谈判中陷入僵局,双方仍在围绕关键条款进行博弈。

04与此同时,以色列国内极右翼势力对政府产生压力,使巴以停火谈判更加复杂。

05自2019年10月7日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已导致37626名巴勒斯坦人死亡、86098人受伤。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王璟瑄 记者 赵安琪
6月29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高级官员乌萨马·哈姆丹向外界表示,哈马斯近期与以色列方面就交换被扣押人员和停火进行的谈判没有取得进展。他在发言中谴责以军对加沙的封锁政策,呼吁允许更多的人道主义援助进入加沙,并重申哈马斯对任何旨在实现加沙永久停火和以色列完全撤军的倡议持积极开放的态度。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6月17日宣布解散战时内阁后,以军战斗的步伐并未放慢。当地时间6月29日,以军空袭黎巴嫩真主党位于黎南部的目标,黎以紧张局势快速升温。黎巴嫩真主党称,已为最坏情况做好准备,将打击以色列全境。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副所长秦天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哈马斯和以色列都没有明确“接受”停火协议,目前双方仍然在围绕该协议的一些关键条款进行博弈;战时内阁解散后,内塔尼亚胡政府面临更加极化的政治局面,也导致目前关于停火协议斡旋谈判的结果难以预料。
图片
6月29日,巴勒斯坦加沙地带汗尤尼斯,因以色列轰炸而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走过一个街头市场。视觉中国供图
停火协议难解“信任僵局”
英国路透社报道称,哈马斯高级官员乌萨马·哈姆丹6月29日表示加沙地带停火谈判尚无进展。同一天,哈马斯政治局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与埃及情报总局局长阿巴斯·卡迈勒通电话,就人质释放和停火协议交换意见。
美国新闻网站Axios6月29日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近日就被扣押人员释放和停火协议的部分内容提出了“新的措辞”,以努力弥合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分歧并达成协议。
5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公布了一项旨在实现加沙地带永久停火的协议。协议计划通过三阶段实施:第一阶段是为期6周的“全面停火”,期间以军需从加沙地带的所有人口聚集区撤出,哈马斯则释放部分被其扣押的以方妇女、老人和伤员;第二阶段是以军“全面撤出”加沙地带,哈马斯作为交换需要“释放剩余所有人质,包括男性士兵”;第三阶段则是将开始“加沙重建计划”,被杀害的人质遗骸都将归还给他们的家人。6月10日,该协议草案在联合国安理会获表决通过。调解方由卡塔尔、埃及以及美国组成。6月23日,英国路透社报道称,在卡塔尔和埃及的调解下,以色列和哈马斯原则上同意停火一个月,以交换被扣押人员与巴勒斯坦“囚犯”,并同时向加沙地带提供更多人道主义援助。然而,由于双方在如何永久结束当前冲突方面存在分歧,该框架计划被搁置。
哈马斯发言人吉哈德·塔哈曾在6月12日向黎巴嫩一家媒体表示,哈马斯需要该协议能够保证永久停火和以色列完全撤军。美联社分析称,哈马斯担心一旦以色列的被扣押人员被全部遣返后,以色列会立刻恢复战争,或是以色列在谈判阶段提出哈马斯无法接受的额外要求,然后再恢复战争。
关于停火谈判,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吉拉德·埃尔丹表示,以色列将在谈判中要求哈马斯下台,“我们不能同意哈马斯继续成为加沙的统治者”。有分析认为,以方的这项提议是为了削弱哈马斯对加沙地带的控制,实现在加沙以外的其他地区继续追捕哈马斯领导人的目标。
就目前来看,由于缺乏信任,以色列和哈马斯在停火谈判中都陷入“两难”境地:既无法完全放弃谈判,自己的额外要求也不能得到满足。在秦天看来,哈马斯和以色列目前仍处在反复“讨价还价”的阶段,哈马斯担忧以色列会在人质获释后随时启动攻势,而以色列受国内右翼势力影响继续坚持消灭哈马斯。
图片
6月20日,以色列凯撒利亚,一名妇女举着以方被扣押人员娜玛·利末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照片参加抗议集会。当晚,数千名抗议者聚集在内塔尼亚胡的住所外,要求政府达成停火协议并举行大选。视觉中国供图
解散战时内阁凸显以色列内部分裂
停火谈判悬而未决,以色列政局变动却不断。6月17日,在反对党国家团结党领导人甘茨辞职的第8天,内塔尼亚胡宣布战时内阁解散。
去年10月11日,在加沙冲突爆发后的第4天,来自以色列中左翼阵营的甘茨、右翼政党领导人内塔尼亚胡、国防部长加兰特共同组建紧急政府,应对战时事务。然而,随着巴以冲突不断升级,以色列战时内阁的矛盾分歧日益被放大。
什么是“真正的胜利?”甘茨曾在5月18日发表电视讲话,要求内塔尼亚胡在6月8日之前通过其提出的结束加沙战争的六点计划,否则就会带领国家团结党退出紧急联合政府。甘茨的六点计划包括消灭哈马斯,优先遣返人质,帮助因战争而流离失所的以色列公民重返家园,在加沙建立一个由美国-欧洲-阿拉伯-巴勒斯坦共同组成的临时民事管理系统,以色列与沙特阿拉伯关系正常化等。但这一“最后通牒”遭到内塔尼亚胡拒绝。
对此,秦天分析说,甘茨辞职一方面是因他在巴以冲突的长期解决方案上与内塔尼亚胡有矛盾,另一方面也有极右势力进行权力斗争的考虑。而随着甘茨退出,“名存实亡”的战时内阁中只剩下了内塔尼亚胡及其亲信,解散也在意料之内。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来自极右翼党派的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和财政部长贝扎莱尔·斯莫特里奇在甘茨辞职后多次提出加入战时内阁,但都遭到内塔尼亚胡拒绝。对此,秦天分析称,内塔尼亚胡解散战时内阁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不希望被极右翼势力“裹挟”,“他仍然希望保持一种平衡,而不是让极右翼填补战时内阁的空位。”
“战时内阁虽然解散了,但战时状态还在持续。”秦天指出,只有一副“空架子”的战时内阁在解散之后,不会对以色列内部政治和巴以冲突问题产生实质性影响,内塔尼亚胡执政联盟在议会占据多数席位的情况没有改变,“但是他面临来自极右翼的压力依然存在。”
以色列国内“极化”分裂加剧
“对哈马斯的追击并不会停止。”美国《纽约时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报道称,甘茨的退出让内塔尼亚胡政府中的温和派销声匿迹,这也会降低巴以双方达成协议的可能。
对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停火协议,内塔尼亚胡的极右翼盟友明确表示反对,并威胁称,如果在“不摧毁哈马斯的情况下结束战争”,他们将退出执政联盟,推翻内塔尼亚胡政府。
“近年来,以色列的极右翼和中间派势力之间的矛盾愈发尖锐,在许多议题上都意见相左,导致整体政治环境撕裂,这些都是以色列在政治极化时代不可避免的现象。”秦天认为,民众和政党之间各种不一致的意见,凸显了以色列政治的极化趋势,也让内塔尼亚胡政府压力重重。
另一方面,以色列因为造成加沙的人道主义灾难而持续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6月16日,以色列国防军宣布将在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的一条道路上实施“战术暂停”,以便向巴勒斯坦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内塔尼亚胡在得知消息后明确表示这一计划“不可接受”。随后,以军方澄清称在拉法的战斗仍在继续,并未暂停。
对此,秦天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无论是在范围还是实际目的上,所谓的“战术暂停”的影响都比较有限。“以色列对加沙的整体策略并没有改变,更多是为了应对一下来自国际人道主义方面的压力。”秦天认为,以色列军方实行“战术暂停”只是摆“姿态”,但仅仅这样也遭到了以色列右翼势力的批评与反对,可见以色列内部分裂的严重程度。
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卫生部门6月29日发表声明称,过去24小时,以军在加沙地带开展的军事行动共导致28人死亡、66人受伤。自去年10月7日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以军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已导致37626名巴勒斯坦人死亡、86098人受伤。然而,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停火谈判何时才能获得进展,目前仍无头绪。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