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地工程创奇迹,端牢“能源饭碗”更有底气|技术加持,沉睡页岩气喷薄而出

【深地工程创奇迹,端牢“能源饭碗”更有底气】
原标题:记者直击重庆涪陵页岩气田生产现场(引题)
技术加持,沉睡页岩气喷薄而出(主题)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刘津农 周怿
开栏的话
发展新质生产力,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和重要着力点。进入新时代,我国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新兴产业、布局建设未来产业的步伐加速。产业作为生产力变革的关键一环,向“新”出发,在诸多领域不断取得新成果、新突破。本报今日起开设“发展新质生产力·产业前沿”专栏,敬请关注。
编者按: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需要通过科技创新来推动产业创新。近年来,我国“深地产业”快速发展,为能源开发打开了新的空间。本组报道聚焦科技人员和石油工作者如何在前沿技术领域取得突破、成功从地球深处找到并开采出石油、页岩气的情况。
在华东地区生活的居民也许不知道,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页岩气不舍昼夜,从重庆涪陵页岩气田通过川气东输管道奔腾1600多公里,输往长江经济带沿线6省2市70多个大中型城市,惠及上千家企业、近2亿居民,为他们的生产生活提供清洁能源,保障他们的能源安全。
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19年中国天然气产业回顾与展望》,截至2018年底,我国页岩气探明储量达到7.5万亿立方米,占全球总储量的42.3%。然而,我国页岩气开发起步较晚,在此前一段时间里,丰富的页岩气资源深藏地底,难以有效开发利用。
2013年,重庆涪陵页岩气田开发建设,成为我国首个投入商业开发的页岩气田,结束了页岩气“沉睡”的历史。如今,这里已成为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和勘查开发示范基地,年产能达到100亿立方米。
该气田地处武陵山脉,这里谷地、岩溶洼地及小型山间盆地相间,逆顺地貌并存,山路陡、险、峭。地下的页岩气不仅埋藏较深,深度普遍都在数千米,而且由于经历复杂的地质变动,藏气岩层已经变形,甚至存在破碎情况,开采难度世所罕见。那么这些页岩气是如何开采出来的呢?6月13日,记者来到现场,一探究竟。
重庆武隆长坝镇石梁河畔,青山环绕间,一个30米左右的井架高高耸立,在阳光照射下十分耀眼。这里便是涪陵页岩气田焦页138平台。
“我们这个平台共布井9口,采取‘井工厂’模式,2023年8月开始施工,现已完成5口井的施工任务,预计今年10月中下旬完工。”江汉石油工程有限公司钻井二公司70232JH钻井队队长张浩介绍说,已完成施工的5口井平均深度6100米左右。
一口井,钻井施工完成后,就进入了施工管理阶段:压裂效果评估、产能测试、环保评估等。“这些准备工作需要15天左右,然后压裂还需要15天,总共要1个多月。”涪陵页岩气公司环境管理部主任赵昆说。
管理阶段结束后,就开始了压裂施工。6月13日,记者在重庆武隆区白云乡红星村焦页162平台压裂试气施工现场看到,14台6000型电驱压裂机组正在紧张作业,现场几乎没有烟气与尘土,噪声仅比汽车发动时稍大一些。
“压裂就是通过向地层注入高压和细沙,将地下含气岩缝撑开,形成树状的‘羊肠小道’,然后页岩气就通过这四通八达的通道逸出,可以起到增产增效的作用。”江汉石油工程有限公司井下测试公司JH-YL109压裂队队长巩明锐介绍说,“我们现在使用的6000型电驱压裂机组与传统的3000型柴油驱动压裂机组相比,占地面积更小、噪声更低,不产生氮氧化合物、二氧化碳,更加安全环保。而且,一套电驱压裂设备的效果相当于1.5套3000型柴油驱动压裂机组,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压裂完成后,页岩气会沿着形成的裂缝流动,被气井管收集起来,再经过处理和加工,然后输送给用户使用。
从几千米的地层深处采气,需要解决一系列的难题。“在解决生产难题的过程中,技术团队研究开发了三维可视化综合地质导向技术、超长水平段优快钻完井技术、‘井工厂’施工技术、‘瘦身井’技术、高效水基钻井液等。他们还研发全电驱压裂、‘套中固套’重复压裂、‘一键式’智能压裂等新技术,实现深层页岩气压裂技术升级换代。”涪陵页岩气公司钻井管理部主任李浩说。
现在,涪陵页岩气田平均钻井周期由最初的90多天下降到40多天,最短钻井周期仅20.75天,优质储层钻遇率达95%以上。“每年,我们气田都要增加100口左右新气井。”赵昆说。
截至今年6月底,重庆涪陵页岩气田累计部署立体开发调整井超过500口,累计产量已突破650亿立方米。从无到有,这一深地工程突破取得的经验和科技成果,很快便在全国甚至国外推广开来。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