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消费者权益,还拒绝接受调解?订房网站Agoda被指傲慢对待消费者

全文2398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消费者张女士在Agoda平台预订纽约酒店房间后,遭遇取消预订且未退款,平台拒绝调解。

02上海12345市民服务热线收到多起投诉显示,Agoda平台在维护消费者权益上缺少诚意。

03消费者在维权时,往往被要求必须举证自证,而由于平台上预订的大多是境外的酒店,联系沟通的工作负担不小。

04然而,Agoda平台宣称其2022年全年在欧洲经济区收到1514次投诉,这些投诉得到了100%的解决。

05截至发稿前,张女士收到了Agoda平台的邮件,同意先行退款,但仍需张女士自证其账户中没有收到过酒店方的退款。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去年11月,计划前往美国旅游的张女士在一家名为“Agoda”的酒店预订平台上,预订了纽约一家酒店今年4月的房间,并支付了房费3401元。岂料,即将入住前,Agoda突然取消了张女士的预订,并直至今日没有退还她的预订费用……
为了讨回损失,张女士进行了艰难的维权:来回沟通需要依赖中英文掺杂的邮件;Agoda平台提出了种种不合理的要求,消费者不得不自行多方联系,包括要去联系国外的酒店方进行举证;而向相关部门求助,却得到了“网站拒绝调解”的答复。
张女士的遭遇也不是个案。上海12345市民服务热线收到的多起投诉显示,Agoda平台在维护消费者权益上缺少诚意,有些不把消费者当回事。
消费者被要求先自行追讨损失
张女士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去年11月10日,她通过Agoda平台预订了纽约一家名为“The Washington by LuxUrban”酒店的房间,入住日期是今年的4月26日至28日的两个晚上。给平台提供了信用卡账号后,她很快收到465.54美元的扣款通知。银行账单显示是酒店方直接发起的扣款,银行于去年11月12日入账,折算下来为人民币3401元。
图片
△张女士提供的银行入账记录。
今年4月20日,临启程赴美旅游前一周,张女士突然收到Agoda平台发来的邮件。邮件中称,平台的供应商一直未能与酒店取得联系并确认张女士的预订,因此,网站主动取消了张女士的预订。在邮件中,平台承诺将于10至15个工作日为张女士进行退款。并且,由于临时重新订房多有不便,沟通后,Agod平台向张女士提供了一笔“奖励金”,以弥补她重新订房带来的损失。
图片
△在取消预订的邮件中,平台承诺将于10至15个工作日为张女士进行退款。
图片
△邮件中Agoda将取消预订的原因描述为“无法控制的情况”。
15个工作日过去,张女士已结束了旅游返回国内,但Agoda的退款承诺迟迟没有兑现。怎么回事?5月5日,张女士联系Agoda平台询问缘由,平台声称钱是酒店收取的,理应由酒店来退款。若需要由网站退款,张女士首先必须提供信用卡对账单,以证明她未收取到酒店方的退款。5月15日,Agoda平台又提出,张女士可以与银行联系发起交易疑义,要求银行拒付,只有在银行拒绝拒付的情况下,平台才考虑为张女士退款。而此时,距离当初的消费已过去半年,张女士在银行的App中发起“疑义申请”,App则提示“仅提供自交易日起50天内的查询服务”。反复沟通后,银行才同意尝试帮张女士向“Mastercard”卡组织申请拒付,但是否能奏效谁也说不准。
△由于距离当初的消费已过去半年,张女士在银行的App中发起“疑义申请”,App则提示“仅提供自交易日起50天内的查询服务”。
此后,双方尽管反复通过邮件沟通,但进展不大。Agoda平台坚持要求张女士要提供一份银行出具的不能处理此笔交易疑义的证明文件,但实际上银行并无这项服务,也无法出具相关文件。期间,张女士还自行联系了酒店方,尝试索要退款,但酒店方以“与此前的酒店管理方合作已终止”为由拒绝退款。
图片
△Agoda平台坚持要求张女士要提供一份银行出具的不能处理此笔交易疑义的证明文件。
“平台取消订单导致消费者不能入住,退款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张女士认为,平台理应先行为消费者退款。至于能否追讨回损失,作为消费者她可以配合帮助平台一起操作,但这不能成为平台是否退款的前提条件。
“洋品牌”不能漠视消费者权益
在上海12345市民服务热线,关于Agoda平台的投诉不少。记者联系了一些投诉市民发现,他们在维权时,和张女士处于相似的困境。消费者在维权时,往往都被要求必须举证自证,而由于平台上预订的大多是境外的酒店,联系沟通的工作对于消费者来说负担不小。
如市民林女士6月12日晚在Agoda平台预订一家韩国的酒店时,误操作订到了南非的一家同名酒店,并向网站支付了3933元的费用。发现误订后,林女士当场就操作取消订单,且网站显示南非这家酒店的预订允许在6月23日前免费取消,但林女士收到的邮件却显示“此预订无法申请退款”,平台的解释是“住宿方无法免除取消费”。无奈之下,林女士只能自行致电南非这家酒店,并从酒店处得知,由于取消操作得及时,酒店压根就没有收到她的预订信息,并不存在所谓的“住宿方不肯退”的说法。林女士将这个情况反馈给了Agoda平台,平台随后改口,称是“供应商告知此单无法免费取消,需收取1000元的罚金”。直至林女士再次致电南非的酒店方沟通,全程录音并提交后,Agoda最终才同意为她退还了费用。
一些消费者转而向相关部门求助,也未能奏效。“12345”将收到的相关投诉转至负责处理旅游投诉案件的“上海市文化旅游市场质量监测和服务中心”处理时,中心反馈“Agoda平台运营方非文旅类企业,该平台以保护预订人隐私为由拒绝我方调解”。记者进一步了解得知,和其他常见的在线旅游平台不一样的是,Agoda的运营方“培量网络信息科技”没有旅行社资质,其宣称从事的“单订房”业务不属于旅游业务,因此不在文旅部门的管辖范围内,也不适用于旅游投诉的纠纷处理规则。但实际上,不管是在官方网站上,还是平台发给消费者的邮件中,Agoda均宣称自己是“数字旅游平台”“旅游预订平台”,主要的业务也是帮助消费者在旅游时预订酒店房间。
图片
△官方网站上,Agoda宣称自己是“数字旅游平台”。
张女士维权受阻后,曾转而向上海市市场监管局投诉,希望以一般的消费纠纷来得到调解处理。陆家嘴市场监督管理所5月21日受理了她的投诉。但记者6月26日从陆家嘴市场监督管理所获悉,由于涉及到境外的酒店业务,调查了解耗时较长,目前该投诉仍处于调解过程中。
在Agoda官方网站上,平台宣称其2022年全年在欧洲经济区收到1514次投诉,这些投诉得到了100%的解决,其中68%的投诉在3天内解决。在中国市场上,Agoda如何一视同仁来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如何来接受文旅部门的行业管理?市民们的投诉又将如何处置?记者于6月14日、25日两次前往Agoda平台的办公处九江路288号1601室试图采访沟通,但均被以“此处仅有技术人员办公”“没有预约不能入内”等理由拒之门外。6月25日,记者又给Agoda平台的国际媒体关系邮箱发去了采访函,但未有回应。
图片
△Agoda平台联系地址是九江路288号1601室。
或许是感受到了压力,截至发稿前,张女士收到了Agoda平台的邮件,邮件中平台同意了先行退款,但仍需张女士自证其账户中没有收到过酒店方的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