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如何面对文学体验和传播的新模式

当读者差异化、需求多样性,文学体验和传播进入新模式的时代,更需要有真知灼见,有明晰判断,有鲜明个性,有感染力的评论。评论家张莉的新作《众声独语:“70后”一代人的文学图谱》,以明晰的专业分析,有温度的入心阐释,完成对“70后”作家作品的审美解读;作家走走的新作《无声的细节》为读者探索经典小说文本提供个性化的贴心导览。她们的“评论”,没有理论的缠绕,而是以专业的解析,鲜明的个性,激发受众的阅读兴趣,深入文学的世界。
图片
“唯有文学能持续地清晰地记录我们力争卓越的过程。”评论家张莉表示,她很喜欢作家约翰·契弗的这句话,“这句话对于作者的我和作为研究对象的‘70后’作家们都是适宜的,此书中的每一篇记下的都是我们这代人的文学生活,其中包含我们挣脱‘泥泞’的渴望,也包含我们向着文学星空拔地而起的努力。我特意将它作为书的题记。”她的著作《众声独语:“70后”一代人的文学图谱》已由花城出版社推出。
这本专著是张莉对“70后”一代作家文学精神图谱的描摹,蕴含着她对一代作家的文学世界、文学审美及文学追求的理解。张莉对徐则臣、乔叶、张楚、鲁敏、魏微、葛亮等24位与自己同时代的“70后”作家的创作,展开了整体意义上的把握与细致入微的文本分析。全书分为上编,中编,下编三个部分,收录作者历年撰写的“70后”作家的文学评论,其中包括对他们写作与当代文学关系的分析,是目前关于“70后”作家及其作品较为全面的“画像”集成。
摆脱理论缠绕与读者产生共鸣
如何摆脱高头讲章的理论内卷,与读者交流阅读体验?展开有专业精准,有情感温度,又有个性魅力的文学评论?张莉表示,“要保持文学批评语言的鲜活气,不要被某种话语体系束缚;要保持独立的审美判断力,不要被圈子趣味裹挟。我很高兴与普通读者产生共鸣。”
弗吉尼亚·伍尔夫给自己的文学评论集取名为《普通读者》,并在序言里引用约翰逊博士的话点明题意:“我很高兴能与普通读者产生共鸣,因为在所有那些高雅微妙、学究教条之后,一切诗人的荣誉最终是要由未受文学偏见腐蚀的读者的常识来决定。”
张莉告诉记者,当她读到约翰逊博士对普通读者的理解,就被那个“未受文学偏见腐蚀的读者”的命名击中,对她展开文学评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她希望以自己的方式进入当代文学现场,认识那些新作家和新作品。她在自己的电脑里,建立了许多以“70后”作家命名的文件夹,通过几年来的追踪记录,逐渐形成了他们最初的文学年谱。这是一段难以忘怀、被好奇心鼓动的阅读、研究的历程,也成为这部著作的写作缘起,张莉日积月累完成了关于“70后”作家的文学记录,成为这部著作的重要素材。
多年从事文学评论和教学工作,让她不断形成自己的评论风格,以自己的审美方式为那些作家塑形:“我要寻找到他们作品里那些潜藏着的、正在萌芽的艺术品质并进行阐释;我要尽可能及时地给每一位新作家最初的、最为合适的理解和定位;我要以与作家一起成长的态度来理解他们。我深知,我的批评出自同时代人视角,属于同时代人的批评。”
张莉在阅读《北鸢》《慈悲》《茧》《引体向上》后,她发现在我们这个时代,一些“70后”作家在奋勇逃离熟悉的写作气味和写作圈子。在一个可能彼此影响的屋子里,他们试图打开窗子。葛亮的《北鸢》里对风骨与尊严的书写,路内的《慈悲》里对慈悲和爱的理解,张悦然的《茧》中对罪与恶的追问,黄惊涛的《引体向上》中对宇宙与灵魂的认知……她还分析了这些作家的小说语言独有的光泽:“路内小说的简洁、深刻;张悦然小说的繁复而诗性;黄惊涛小说的戏谑与幽默;葛亮小说的雅致,以淡笔写深情,都让人难忘。借助有个性、有魅力的语言,这些小说家将生活在遥远之地的、不为人知的人们的生活呈现在我们面前。这些作品成为当代长篇小说领域里的新地标。”
张莉在对“70后”作家长时间的文学观察与阅读后,展开对作家个体的细致研究,精心完成了《重构“人与城”的想象——徐则臣论》《有内心生活的人才完整——张楚论》《“不规矩”的叙述人——鲁敏论》《对日常声音的着迷——葛亮论》《和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在一起——李修文论》等,同时阐发了“70后”作家整体创作倾向,他们以描摩生活美好并使之发出光泽的方式,显示了他们对于日常叙事的钟爱,也显示了他们之于新写实主义写作的很大不同。在重温生活之美和人性之美方面,“70后”作家对当代文学做出了他们的贡献。在此书中的每一篇评论,记下的都是“70后”这代人的文学生活,记下的是同代人的互相瞩望,也是同代人的及时勉励。
张莉的文学评论有着专业深度,鲜明个性与亲和力,作家苏童对此尤为赞赏,“她的评论对待所写对象有真挚的体恤之情,文字动心动情,有温度,也有感染力。”新媒体时代,有活力的文学评论不是在“学院派”的高墙中故步自封,而是拥有与更广泛的读者沟通的能力。
图片
在小说里探寻关键细节的侦探
作家走走的新作《无声的细节》近日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为热心创作的读者提供贴心的导览,她犹如一名在小说字里行间探寻关键细节的侦探,敏感地发现细节“表达”的无声告白,她从编辑的基本功“细读”入手,引导读者思考如何理解小说写作,体验作家的能量,经典的魅力。
《无声的细节》由三章组成,每一章分析一本有影响力的中国当代小说,同时对读同主题的外国文学作品、影视作品,揭开小说写作的神秘外衣。第一章解读:毕飞宇的《青衣》和耶利内克的《钢琴教师》,第二章解读:苏童的《黄雀记》、麦克尤恩的《赎罪》和电影《狩猎》,第三章解读:阿来的《尘埃落定》、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和电影《阿甘正传》。走走的行文在多种艺术形式里穿梭往来,让读者获得触类旁通的体悟。她的分析没有深奥难解的文学理论行话,而是走进小说文本,与读者一起探讨小说细节的“读到”之处,养成文本分析的能力,理解小说写作的技巧。
走走表示,自己读小说时,会做划线阅读,就像侦探一样,不断比较其中的变化,她也会做减法阅读,去思考如果没有某个细节,对小说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个细节到底能不能删掉。“为什么小说是‘小’的,细节是‘细’的?”在走走看来,文学让人对很多人生中的细节、生活中的细节或某些瞬间,感受更深,也更细腻。
“我们对生活真实的观察程度差异很大。一个长期航海的水手,会看到潜流、暗流的方向,他会让船只躲避,如果不善于读出大海的细节,就只看到上面浪花的方向。”评论家黄德海表示,自己对细节的敏感是通过精读形成的。细节,并不是一看就有,我们需要与能够辨别细节的人一起来阅读,在学习和交流中,小说的细节渐渐浮现,小说的意义被更好地捕捉。《无声的细节》可以帮助读者在用心阅读中形成起对小说细节的敏感。
作家毕飞宇读完了《无声的细节》后,他发现走走通过注重小说的细节来关注小说的内部进程。他认为,她的思路是“写”的思路,她的美学趣味也是行进的美学趣味。他将书推荐给热爱写作的年轻人,“这本书来自走走一个人的“法自然阅读”,它打开的是走走老师的小说世界,说不定也就是你的小说世界。”
  作者:王雪瑛
文:王雪瑛图:出版社编辑:卫中责任编辑:邢晓芳
转载此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