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屏住呼吸”举行议会选举!英媒:马克龙缺乏人气是选举核心问题

全文2634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6月30日,法国举行国民议会选举首轮投票,极右翼国民联盟支持率领先,总统马克龙的中间派阵营支持率较低。

02投票率已达25.9%,超过两年前国民议会选举投票日同一时间点的18.4%。

03国民联盟主席巴尔代拉有望成为下一任法国总理,但各政党将陷入无休止的争吵,导致政府难以制定明确政策路线。

04此次选举结果将影响法国军事政策、欧洲金融市场以及西方对乌克兰的支持,甚至可能撼动欧盟与北约。

05由于极右翼势力获胜,法国可能从欧盟的支柱之一变为它的“眼中钉”,扭转马克龙有关欧盟加强团结与自主防御的呼吁。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法国极右翼势力是否将在政治舞台上创造历史?国民联盟主席巴尔代拉能否登上总理之位?左翼联盟会异军突起吗?6月30日举行的法国国民议会选举首轮投票将对这一系列问题作出初步解答。法国人此次投票的热情很高,截至当地时间中午,投票率已经达到25.9%,超过两年前国民议会选举投票日同一时间点的18.4%。法国《巴黎人报》说,极右翼国民联盟“突破权力天花板”这一颠覆性局面出现的可能性对各政治阵营的选民都起到了动员作用。该党的支持率在最近开展的一系列民调中都处于领先位置。舆论认为,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前举行国民议会选举的这场“政治豪赌”极有可能失败,法兰西第五共和国1958年建立后,极右翼政党或将首次在国民议会取得多数席位,甚至有机会组建政府,“法国正进入未知水域”。这场选举不仅关乎法国政坛,美联社说,两轮投票结果将影响着法国的军事政策、欧洲的金融市场以及西方对乌克兰的支持,美国“政治新闻网”认为,欧盟与北约有可能被“撼动”。
图片
当地时间2024年6月30日,法国国民议会选举第一轮投票开始。图为法国总统马克龙投票后离开投票站(视觉中国)
“突破权力天花板”?
当地时间6月30日8时,法国各地的投票站开放,投票截止时间一般是18时,但在巴黎、里昂等大城市,投票站关闭的时间会推迟1至2个小时。近5000万法国选民将选出国民议会577个席位的归属。在第一轮投票中,如果有候选人得到超过所在选区半数的选票,且票数超过选区登记选民数的25%,那么就直接当选;否则得票数排名前两位的候选人进入7月7日举行的第二轮选举。
法新社说,随着俄乌冲突进入第三年,能源与食品价格飙升,反对移民、“疑欧”的国民联盟的支持率激增。美联社称,许多法国人对通货膨胀和经济现状感到担忧,同时认为马克龙与普通人的生活脱节。国民联盟“挖掘”并助长了这种不满情绪,如今在所有民调中位居领先位置。据法新社报道,最近的民调显示,国民联盟以35%至37%的支持率领先,左翼联盟“新人民阵线”以27.5%至29%的支持率位列第二,马克龙领导的中间派阵营支持率为20%至21%。英国《经济学人》说,中间派联盟将在此次选举中“蒙受耻辱”:一名分析人士认为,他们得到多数席位的机会是0%。
“马克龙缺乏人气是这次选举的核心问题。”英国《卫报》30日称,在他领导的复兴党中,有候选人刻意使用没有他名字和面孔出现的竞选海报。许多中间派人士希望马克龙在竞选期间保持低调,以避免造成这次选举是一场“反对马克龙”公投的感觉,但他仍然几乎每天接受采访并公开发表评论。
法国民众对这次国民议会选举的投票热情很高。法国外交部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27日,海外法国公民通过网络投票的人数已达到创纪录的41万人,远高于2022年的25万。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截至30日中午,首轮选举的投票率为25.9%。“这是(法国)立法机构选举自198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民调机构益普索的研究主管加勒德称。民调显示,第一轮选举的投票率在61%至65%之间。上次选举的投票率为47.5%。
法国《巴黎人报》说,国民联盟“突破权力天花板”这一颠覆性局面出现的可能性起到了动员作用。一方面,左右阵营的支持者希望抓住这次投票机会,而不必等到2027年大选;另一方面,对国民联盟和左翼联盟的“恐惧”促使另外一部分人去投票。法国《世界报》此前就在一篇社论中呼吁民众采取行动反对极右翼。“给予它任何权力,无异于冒着眼看两个半世纪以来建立和克服的一切逐渐瓦解的风险”。《巴黎人报》说,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一场势必简单化甚至具有讽刺意味的竞选活动进一步激化了这些情绪。
“将陷入无休止的争吵”
“极右翼国民联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掌权。”美国“政治新闻网”欧洲版称。若国民联盟及其盟友能够获得国民议会绝对多数席位,28岁的巴尔代拉有望成为下一任法国总理。路透社说,法国战后曾3次出现“共治”,即总统和总理来自对立政治阵营,但没有一次国家最高决策层之间的世界观如此不同。
美联社称,法国总理对国民议会负责,领导政府并有权提出法案。在“共治”时期,法国总统的国内权力被削弱,但国防与外交政策被认为是其非正式“保留领域”。不过路透社称,巴尔代拉已经表明态度,自己将就全球议题对马克龙提出挑战。美国“政治新闻网”说,马克龙可能将发现,他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年陷入比预期多的国内政治斗争,其国际舞台上的伙伴将质疑他的决策能维持多久。
外界普遍认为,即便是在民调中排名第一的国民联盟也很难在选举中单独获得绝对多数的议席。法新社援引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欧洲主管拉赫曼的话说,此次投票的结果将是出现一个“悬浮议会”,法国将走向政治混乱和困窘的一年。俄新社援引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专家卢基亚诺夫的观点说,国民议会的各个政治派别将陷入无休止的争吵,这样即便政府制定了明确的政策路线,也难以得到执行。另外,国民联盟缺乏治理经验。
法国《费加罗报》用“法国屏住呼吸”“跃入未知”等字眼来形容此次选举的不确定性。在过去3周紧张而激烈的竞选活动中,购买力、移民、安全、民生等问题成为优先讨论事项。《费加罗报》称,选民期待在这些问题上得到回复,但各政党根据形势变化而“即兴编写”并随后修正的竞选纲领能否满足他们的期望?一方面是“新人民阵线”的愤世嫉俗,另一方面是国民联盟令人不安的机会主义,它们都无法消除人们的担忧。“在渴望进入新篇章的意愿面前,冒险进入未知领域的风险将产生多大影响?”
“拜登团队感到担忧”
法国此次选举引发其他国家的高度关注。欧洲动态网说,其他欧盟成员国担心,如果法国极右翼势力获胜,将在欧洲内部引发新一轮“疑欧论”。路透社称,届时,法国可能将从欧盟的支柱之一变为它的“眼中钉”,扭转马克龙有关欧盟加强团结与自主防御的呼吁。如果获胜,国民联盟也将为法国在俄乌冲突上的立场带来不确定性。尽管该党如今表示将帮助乌克兰抵御俄罗斯的进攻,但它划定了红线,比如不提供远程导弹。
“马克龙的赌博看上去注定要失败之际,拜登团队感到担忧。”美国“政治新闻网”29日披露说,拜登的助手担心马克龙的举动可能引发远超出法国范围的后果,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也会给美国及其乌克兰等盟友带来更多挑战。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则将美法领导人的困境联系在一起。“拜登与马克龙很脆弱,欧洲也是如此。”报道说,6月早些时候,这两位总统共同纪念诺曼底登陆80周年,其间,拜登强调了自由与民主。但仅仅过了几周,两名领导人捍卫各自价值观的能力似乎变得更脆弱了。文章将美法称为北约、战后建立统一欧洲以及帮助乌克兰对抗俄罗斯的“支柱”,但如今,拜登在总统竞选首场电视辩论中的糟糕表现令美国的不确定性达到了一个新高度,法国也是如此。在乌克兰危机和民族主义浪潮高涨的背景下,北约和欧盟面临罕见的艰巨挑战。
美国“政治新闻网”也称,法国此次选举可能“撼动欧盟与北约”。文章还提到,法国是拥核国家,并且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如今极右翼有机会在这个国家组建政府。而在金融方面,交易员们担心政治紧张局势将扰乱世界第七大经济体,欧元区的核心地带将出现新一轮不稳定。总而言之,这是欧洲几十年来最重要的一场选举。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派记者 尚凯元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逸 董铭 柳玉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