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宝| 直击伊朗大选现场:候选人的竞选口号说明了一切

全文4305字,阅读约需13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伊朗举行第14届总统选举,6月28日开始投票,41%的选民参与了议会和专家会议选举。

02候选人海报、噶迪尔日选举宣传活动、宣传点宣传活动和投票是选举期间民众主要的参与方式。

03民众对候选人的看法分为支持保守派的卡利巴夫与贾利利、支持改革派的佩泽什基安和有改革倾向但不参与投票三类。

04由于没有一个候选人的得票率达到或超过50%,伊朗将在7月5日围绕改革派的佩泽什基安与保守派的贾利利展开第二轮选举。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杨玉宝】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伊朗人民是在选举中度过的。这场特殊的大选也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大家在对谁能当选抱有好奇的同时,也对莱希时期的政策能否延续充满了疑惑。
笔者借莱希总统去世后对伊朗选举与民众意见的观察,帮助大家了解这场特殊的总统选举,以及伊朗民众对各该次选举的总体看法。
图片
伊朗政府为呼吁投票所做的海报,文字为“选举是人民的权利,也是公众的义务”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竞选期间民众的政治参与
笔者于2023年9月2日抵达德黑兰,并在德黑兰大学世界研究院接受为期一年的联合培养,期间恰逢莱希总统飞机失事身亡与伊朗大选。此次意外的大选是伊朗的第14届总统选举,根据计划,大选于6月28日开始投票,并于当天结束。
在6月27日之前,各候选人可以在各个城市进行竞选宣传,每个城市的交通主干道、公园、街道都挂有候选人的海报及政治口号。普通民众会在主要的人员聚集场所张贴或发放候选人广告,参与集会,帮助所支持的候选人拉票。政府也会在竞选宣传期间张贴呼吁民众进行投票的海报。
相较于今年3月举行的议会选举,由于总统竞选人人数只有6个,各地所张贴的候选人海报相对较少,但是竞选宣传活动的类型更为丰富,民众的参与度也更高。根据与德黑兰大学世界研究院教授西纳·埃玛米(Sina Emami)的交流,伊朗议会选举的投票率一般为30%-40%,总统选举一般为50%-60%(编者注:此次伊朗6117万选民中有2500万人参加了议会和专家会议选举,投票率为41%)。
图片
3月份议会选举的宣传海报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出于对伊朗总统选举的好奇,笔者在6月24日-28日分别在德黑兰与库姆走访采访当地民众,并在德黑兰大学男生宿舍投票点围观了投票过程。笔者将个人所见闻的选举活动大致划分为四类:候选人海报、噶迪尔日选举宣传活动、宣传点宣传活动、投票。
1.候选人海报
在竞选宣传期间张贴海报是伊朗各候选人主要的宣传手段之一。在德黑兰的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各类竞选海报。海报数量上,以佩泽什基安与卡利巴夫为主,贾利利的宣传海报次之,极少见到其他候选人的海报。有意思的是,卡利巴夫与贾利利的海报与广告中都可见到前总统莱希的身影。
图片
卡利巴夫:“这条道路将会继续……”(این راه ادامه دارد...)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图片
卡利巴夫的大幅海报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例如,在德黑兰人流频繁的劳勒公园(Laleh)里张贴的卡利巴夫最具标志性的海报上,卡利巴夫与莱希共同举起双手。同时海报上还写有卡利巴夫的竞选口号“这条道路将会继续……”(این راه ادامه دارد...)。
贾利利的海报在德黑兰较少,但是在一些墙上、电线杆上张贴的他的海报显示,他与卡利巴夫一样,也在试图突出他将延续莱希的政策。这一点在其最重要的宣传标语:“我们为莱希殉道者的未竟道路而来……”(آمده‌ایم تا راه ناتمام شهید رئیس را ادامه دهیم...)中显露无疑。而相较于卡利巴夫的的海报,贾利利在宣传广告上的照片明显模仿苏莱曼尼的海报形象。这都足见卡利巴夫和贾利利的保守立场。
图片
贾利利:“我们为莱希殉道者的未竟道路而来……”(آمده‌ایم تا راه ناتمام شهید رئیس را ادامه دهیم...)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图片
贾利利的竞选广告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而佩泽什基安的宣传海报及竞选口号则与前两者大有不同。在德黑兰的主要街道上悬挂有佩泽什基安的大幅海报,在学生聚集的宿舍、革命大街等地也张贴有他的竞选广告。相较于卡利巴夫与贾利利,佩泽什基安常见的竞选口号为“回到生活”(باز گشت زندگی)、“我站在人民一边”(سمت مردم ایستاده‌ام)。
图片
佩泽什基安在德黑兰的大幅海报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图片
佩泽什基安:“我站在人民一边”(سمت مردم ایستاده‌ام)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而在库姆,笔者可以看到的竞选海报与广告以贾利利为主,佩泽什基安的宣传极少。可见,因城市与支持者分布的不同,总统候选人的宣传也存在极大差异。
图片
库姆的贾利利竞选海报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2.噶迪尔日选举宣传活动
6月25日恰逢伊朗重要的宗教节日“噶迪尔日”(Eid al-Ghadir),这一天是伊朗什叶派的重要节日,什叶派相信,先知穆罕默德曾于632年3月10日(伊历12月18日)在噶迪尔·胡姆(Ghadir Khumm)宣布阿里是他的继承人,因此这一天是伊朗的重要宗教节日。在这一天,笔者与朋友相约前往德黑兰南部的革命大街,看到了伊朗民众为所支持候选人做的宣传活动。
图片
革命大街的噶迪尔日集会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当天的革命大街人流涌动,十分热闹,大路两边搭满了施散食物的帐篷,帐篷上贴有哈梅内伊、苏莱曼尼及莱希坠机事件遇难者的照片,表现出极为浓厚的宗教氛围。由于是大选投票之前最后一次集会节日,许多人抓住这个机会向来往民众派发传单,为其所支持的候选人拉票。
笔者趁此机会收集了许多候选人宣传传单,其中同样以贾利利与卡利巴夫的广告为主。在该日的宣传活动中,有不少女性选民穿上罩袍为来往民众分发贾利利的传单,还有一些人身挂印有候选人名字的绶缎,向民众解释所关心的政治议题与政策主张。
图片
噶迪尔日革命大街两旁的帐篷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由于人流量巨大,且没有搭建宣传场地,宣传环境相对混乱,不过总体可以看到进行宣传活动的主要是一些年轻人。负责讲述候选人政策主张的年轻人大概是德黑兰本地的学生或是竞选团队的年轻成员,他们对候选人的政策比较熟悉。而负责在人流中穿行分发传单的主要是一些未成年的孩子,根据面孔和穿着可以判断是一些阿富汗人。
笔者于当天下午5:00—6:00在革命大街停留,期间所收到的传单与所见到的政策讲解人都是贾利利的支持者。在离开革命大街时,有看到卡利巴夫的支持者正在前往革命大街,准备进行宣传活动。笔者猜测,不同的候选人宣传可能是在不同的时段在革命大街进行。有趣的是,在革命大街的宣传民众中并没有看见佩泽什基安的支持者与传单,推测可能是因为佩泽什基安的改革派主张不适合在宗教节日集会中进行宣传。
3.宣传点宣传活动
笔者在26日晚间还看到了一些支持候选人的集会活动。由于26日是投票开始前的最后一个宣传日,许多候选人抓住最后的时间关口进行大力宣传。在德黑兰大学北部校区南面,笔者在傍晚7点左右看到了支持佩泽什基安的传宣点。宣传点的布置比较简单,仅有一张用来张贴候选人照片与摆放石榴汁的桌子,一个用来放音乐的音响设备。宣传点的活动比较简单,仅仅是播放音乐与分发石榴汁,也仅有一个政策讲解人在那里接待来往民众。
图片
支持佩泽什基安的传宣点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在观察期间,笔者看到有不少人在宣传点停留,与政策宣传人交谈。根据笔者所听到的谈话内容,民众普遍对就业、薪资、物价等生活问题十分关心,根据笔者的询问,大多数前来了解政策的选民主要是一些在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犹豫的中间派,而相对于国际事务,他们更为关心候选人在改善民生方面的施政计划。
4.投票
28日,笔者与在德黑兰大学认识的朋友一起前往男生宿舍投票点,并对德黑兰当地的投票情况进行观察。投票点一般设置在社区的清真寺中,民众会在该日到清真寺中排队进行投票。清真寺门外有负责监督进入投票点民众的管理人员,投票点内禁止拍照。
笔者在投票点中观察到,参与投票的选民大多数是中老年人。工作人员中,负责计票工作的主要是一些穿上罩袍的女性,男性管理人员则在队伍旁边维持秩序。由于笔者是外国人,投票现场的管理人员对我进行了一些盘问,直到确认我是一个中国人之后才允许我在旁边观察投票过程。
图片
位于德黑兰大学男生宿舍投票点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在投票现场,男性禁止穿短裤进行投票,在我所观察的另一个投票点中,女性必须戴上头巾。在男生宿舍投票点里并未设置秘密投票屋,所有选票都会集中放在同一个黑箱中进行归纳,有工作人员在一旁监督投票。由于伊朗仅能进行现场投票与手动计票,整理选票一般会耗费比较多的时间与人力。德黑兰大学北校区北面的清真寺同样是投票点,由于该投票点面向更为普遍的男女选民,清真寺门口有持枪的革命卫队士兵负责监督进入投票点的选民,在管理上也更为严格。
图片
选票样式的海报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图片
投票点外的候选人海报(另外两人照片因退选被折叠掩盖)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当地民众对于候选人的看法
在竞选宣传期间,笔者与德黑兰大学的学生、德黑兰与库姆的司机、部分民众进行过交谈,选民对候选人态度上大体可以分为三类:支持保守派的卡利巴夫与贾利利、支持改革派的佩泽什基安、有改革派倾向但不参与投票。在这三类选民的投票或不投票理由也各不相同。
1.支持保守派的卡利巴夫与贾利利
这一部分选民的态度相对一致,他们对保守派的支持主要是基于对莱希总统的怀念,以及对贾利利与卡利巴夫政治经验的认可。笔者在27日从德黑兰前往库姆的途中与出租车司机进行了交谈,他对这些总统候选人都不是特别满意,但是认为卡利巴夫会好一些,因为卡利巴夫有着更为丰富的政治经验。
有趣的是,在谈及佩泽什基安时,司机说:“他连胡子都留不出来,而且就是一个‘医生’(佩泽什基安的名字在波斯语中的意思是‘医生’),他根本没有能够领导国家的政治经验。”
考虑到卡利巴夫曾担任过德黑兰市长,德黑兰的选民对他有一定认可度也不足为奇。在从库姆回到德黑兰时,笔者与另一个司机进行了交谈,他告诉我他将会支持贾利利,当问及支持理由时,司机同样表示更加认可贾利利的政治经验。可见,在伊朗有不少选民更加相信保守派的政治经验,不过他们并不完全认可他们的政治主张,对于候选人的态度更类似于在比较中找一个不是那么差的。
图片
在前往库姆的路上与司机交谈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2.支持改革派的佩泽什基安
笔者在与德黑兰大学朋友(东阿塞拜疆省大不里士人)的交谈中,他告诉笔者他将会支持有改革倾向的佩泽什基安,他说:“我倾向于支持佩泽什基安,因为他有在国外的留学经历,因此他更清楚怎么与外国处理好关系。并且,佩泽什基安的文化政策更加开放,而贾利利的文化政策就过于保守了。佩泽什基安在经济方面的政策主张政府减少对市场的干预,这对于发展国家经济是有益的。”
此外,他向笔者表示,在他的家乡东阿塞拜疆省,由于佩泽什基安是西阿塞拜疆人,并在大不里士做过议员,起码会有八成的选民支持佩泽什基安。他还说:“由于这些候选人都经过了监护委员会的筛选,因此佩泽什基安并非是完全的开明派,他更像一个具有改革倾向的中间派。”就该伊朗朋友的态度可以看出,佩泽什基安的文化、经济政策受到了学生群体欢迎。
3.有改革倾向但不参与投票
在与学生群体的交谈中,许多学生更加倾向于支持佩泽什基安。笔者曾围绕莱希总统坠机与总统候选人两个问题与一位德黑兰大学女学生交谈,在莱希总统坠机事件上,她对美国与以色列表现出愤怒,并认为总统的坠机一定是美以策划的结果,这与其他伊朗民众的态度一致。
而在谈及总统候选人时,她表示:“我不会投票,因为在我看来,这些候选人中没有一个真正能解决伊朗目前的问题。但是我倾向于支持佩泽什基安,因为他在头巾政策上更为开明。”
但当笔者进一步询问不投票的原因时,她说:“我不觉得这些人能够改变伊朗目前最大的问题。”
在笔者的交流中,共有八个人表明了他们的的投票态度,其中有3个人认为伊朗需要改革,但他们不认为佩泽什基安能够做到真正能改善国家现状的改革措施,因此不投票。
图片
革命大街上的一个大投票箱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根据29日所公布的投票结果来看,由于没有一个候选人的得票率达到或超过50%,因此伊朗将会在7月5日围绕改革派的佩泽什基安与保守派的贾利利展开第二轮选举。总体而言,伊朗第一轮的总统大选进行地比较有序,期间并未发生示威游行、支持者相互攻击等混乱局面。伊朗社会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依旧显示出内部割裂,但是就目前来看,一切还都处于可内部调控的范围之内。
图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