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模型,中东土豪的新「时尚单品」

全文3366字,阅读约需10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英伟达与卡塔尔通信巨头Ooredoo达成合作协议,将在中东地区大规模扩张。

02中东地区资本开始涉足人工智能领域,如沙特阿美旗下的Prosperity7投资了智谱AI。

03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政府在人工智能领域积极布局,发展本土AI产业。

04然而,中东地区的大模型尚未显露出十分清晰的商业方向,主要集中在石油工业领域。

05由于中东地区丰富的财力、资源和算力,人工智能有望成为其经济转型的关键支柱。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作者|雨谷声明|题图来源于网络。
惊蛰研究所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留言申请开白。
美国重重封锁下,英伟达竟成功突破禁令,向5个中东国家销售AI GPU。
最近,英伟达与卡塔尔通信巨头Ooredoo达成合作协议。Ooredoo现在将在其位于卡塔尔、阿尔及利亚、突尼斯、阿曼、科威特和马尔代夫的数据中心提供英伟达的AI和HPC GPU。这标志着英伟达在中东地区的大规模扩张。
不久前,美国限制了英伟达、AMD、英特尔等公司向中东出口先进AI和HPC芯片,以防止中国从中东获取AI芯片用于训练其大模型。目前尚不清楚Ooredoo将提供英伟达的哪些AI芯片,以及将如何阻止中国实体在云端访问这些GPU。
可以确定的是,英伟达不愿放弃的这块市场正成为全球AI领域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并在中美AI博弈中扮演重要角色。
中东资本开始“上桌”
6月初,“清华系”大模型公司智谱AI拿下4亿美元融资,投资方是中东石油巨头沙特阿美旗下的风投基金Prosperity7,这已经是智谱AI年内的第3笔融资。
企查查显示,此前,智谱AI已完成8轮融资,历届投资方包括启明创投、君联资本、美团、好未来、小米、红杉、腾讯、阿里、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知名机构和公司。至此,智谱AI估值达到30亿美元,与另一炙手可热的大模型独角兽月之暗面齐平。
此外,中科院校友闫俊杰带队的MiniMax已完成4轮融资,背后也有腾讯、阿里、红杉、高瓴坐镇,估值超25亿美元。
中国大模型独角兽迈入200亿元估值大关的同时,美国的头部AI创企正向更高的目标进发:OpenAI头号竞争对手Anthropic历经7轮融资,估值到达184亿美元;马斯克的xAI日前也完成了60亿美元的B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240亿美元;据大摩分析师预测,OpenAI将在今年底冲击1000亿美元估值。
图片
面对这一个个身形日渐茁壮的独角兽们,曾经志在必得的资本开始面露难色。惊蛰研究所发现,大模型公司B轮以后融资的金主中,除了红杉、高瓴等顶级VC以外,几乎只有腾讯、阿里、美团等头部互联网公司。
虽然在舆论氛围上大模型变得更火了,但历史融资数据却显示人工智能领域的热度出现阶梯式下滑:2023年,全球AI领域的融资交易量约为2500笔,创下了2017年以来的新低;融资总额约为425亿美元,同比下降10%。其中,中国AI领域投融资数量同比下降38%;融资总额同比下降70%。
一方面,过高的估值让风投大呼“投不起”;另一方面,不成熟的估值体系和商业化的不确定性也让机构望而却步。
此时,富得“流油”的中东资本强势登场。
据报道,xAI的这轮巨额融资的金主中,除了马斯克的老熟人们,还出现了两大中东资本的身影:迪拜“神秘”投资公司Vy Capital和沙特王国控股公司Kingdom Holding。
今年初,OpenAI CEO Sam Altman抛出了一个7万亿美元的芯片业务计划,目的是实现OpenAI对高性能芯片的自给自足。为此,Sam Altman已和中东土豪——阿联酋国际控股公司IHC董事长洽谈融资。
图片
而这些土豪们的身家也令人艳羡——Prosperity7管理的基金规模达到30亿美元,已在全球投资了超过40家企业;Vy Capital可供支配资金约10亿美元,曾领投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的2.05亿美元融资;Kingdom Holding控股资产高达190亿美元,曾以25亿元入股京东,在百事可乐、亚马逊、迪士尼等知名公司均有持股;IHC是海湾地区仅次于沙特阿美的第二大上市公司,其投资版图已横跨全球,市值远超黑石、高盛等投资公司。
不甘心只当钱袋子
除了给头部大模型公司供血,中东地区也在积极发展本土AI产业。其中,对人工智能最上头的两个国家当属沙特和阿联酋。
自2016年起,两国政府的决策层就开始向AI方向发力,并在最近一次生成式AI浪潮中加大了政策扶持。
例如,阿联酋2017年就设立了全球首个国家级的AI部门,还推出了“生成人工智能指南”,帮助阿联酋在中东建立了人工智能的先发优势。
2019年,阿联酋还组建了全球第一所人工智能大学MBZUAI,该学校仅用4年时间就跃升至全球大学AI科系排行榜第18名。
图片
*图片来源:MBZUAI官网
2023年,阿联酋成立人工智能和先进技术委员会AIATC和技术投资公司MGX,推动部署前沿技术。同年,迪拜成立了人工智能中心,以推动AI在政府部门的广泛应用。一年后,位于迪拜国际金融中心的“人工智能园区”正式启用,有望成为中东和北非地区最大的人工智能和科技公司聚集地。
同时,沙特和阿联酋还加入了人工智能军备竞赛,他们抢购了数千颗高性能英伟达AI芯片,按H100当时的市场价计算,共需花费2.4亿美元。两国曾与西方AI初创企业接触,希望用算力资源换取代码和大语言模型专业知识。
中东在大模型产出上也成果颇丰。
去年2月,阿联酋国立科研机构TII发布的大模型Falcon 40B性能碾压Meta的LLaMA ,是当时“开源世界中最好的模型之一”;此后推出的Falcon 180B 性能比肩谷歌的PaLM 2 Large,登顶开源社区Hugging Face排行榜;最近回归的Falcon 2 11B性能再次超越了Llama 3 8B,与当下领先的开源大模型Gemma 7B性能相当。
阿联酋AI巨头G42和MBZUAI大学联合推出了开源大语言模型Jais,在阿拉伯语任务上性能堪比英语商业模型ChatGPT。
沙特阿美今年3月发布了2500亿参数的AI工业大模型Metabrain AI,模型使用沙特阿美积累了90年的7万亿个数据点进行训练,能够对钻井计划、地质数据、历史钻井时间和成本进行分析,并推荐最理想的钻井方案。而这只是个起点,沙特阿美今年还打算开发一个万亿参数的AI模型,向“石油工业GPT-4”的目标狂奔。
图片
*图片来源:沙特阿美官网
就大模型这个吞金兽而言,充足的财力、资源和算力是中东的核心优势。例如,沙特计划设立高达400亿美元的国家AI基金,已成为全球最大的AI投资国;阿联酋拥有全球第15强的超级计算机,能实现每秒20亿次浮点运算;阿联酋还通过黄金签证等措施留住了来自全球的AI人才。
同时,来自政府和皇室的资金也让阿联酋等国在大模型这种“技术先于应用”的研究中不被商业化的问题所掣肘,政府层面开放、前沿的观念也为科研院所灵活的组织架构铺路,使其能更高效地配置和利用资源。
综合来看,中东的大模型尚未显露出十分清晰的商业方向。
通用大模型方面,中东的大模型力求保持在开源领域的领先地位;垂直大模型方面,目前的应用场景集中于石油工业,或有望向美国、加拿大、中国以及非洲地区等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国家推广。IDC预测,到2025年,全球油气工程软件市场规模将接近120亿美元。
石油宝库为何盯上AI?
中东对人工智能的求之若渴与其经济转型需求密切相关。作为中东的支柱产业,石油的价格与中东土豪们的财富高度挂钩。国际金融协会此前的数据显示,每桶石油价格每上涨10美元,沙特阿拉伯每年就能多赚400亿美元。
一条腿走路给中东国家带来了深深的焦虑。
早在20世纪末,迪拜就计划从石油经济向知识型和服务型经济转型。
2016年,沙特推出“2030愿景”,旨在推动该国经济多元化、减少对石油的依赖,其中AI是一大重要分支,该愿景共超过三分之二的目标或与AI有关。
图片
2019年,阿联酋确立了打造全球AI中心的国家战略,计划到2031年,数字经济将在阿联酋非石油GDP中占到20%的份额。
近几年,国际油价下跌严重,创下2020年以来最低。为保油价,沙特已大幅减产,但原油出口价量齐跌已让沙特阿美的业绩明显受创。在这样的背景下,沙特等国经济转型的需求更是空前地迫切,而AI就是其抓住的救命稻草。
普华永道的报告预计,到2030年,人工智能将占阿联酋GDP的近14%,占沙特GDP的12.4%。AI将为沙特经济贡献1350亿美元,使沙特成为中东地区该技术的最大受益者。
多年的超前布局,已让中东成长为影响全球AI发展的关键角色。
此前,G42和中国公司的合作引起美方不安,担心其“先进技术”会被G42泄露给中国。最终,美国政府通过幕后谈判让G42从中国撤资并转用美国技术。限制对华芯片贸易后,美国又担心中国会从中东进货,遂放缓了英伟达等公司对中东的芯片出口许可。
图片
因缺乏技术差异,国内大模型领域的价格战已如火如荼。5月底至6月初,智谱AI等多家大模型厂商宣布了对旗下全系大模型产品降价。
自去年9月以来,智谱AI已持续将融资用于基座大模型的研发,以支撑丰富的产业生态。同时,智谱AI还对外投资了多模态大模型公司生数科技,并加紧布局类Sora的文生视频技术。
最近这笔来自石油富豪的融资或许能让智谱AI在低价比拼中更加从容,并着力构建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更宏观地来看,中东资本的介入有望充实国内大模型创业公司的算力资源储备,为日后的技术研发与市场竞争增加筹码。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中东国家激增的数字化转型需求和丰厚的激励政策也使其成为一块闪闪发光的新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