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榜单:青岛“北方第二城”!

比之传统的“巨无霸”,具有成长性的中小企业如今被认为更容易产生颠覆性的技术创新,而是否拥有尽可能多的“独角兽”,一定程度上也是检验城市竞争力与潜力的标尺。
一方面,“独角兽”的茁壮成长是一个区域政策、资本、人才等多重要素作用的结果,证明区域发展基础扎实;另一方面,“独角兽”能够在激烈竞争中突出重围,体现其与城市发展的适配度,而其对于优质资源的吸引力,也将为城市长远发展带来助益。
6月28日,2024独角兽企业500强大会在青岛举行,会上发布2024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发展报告与榜单。报告显示,青岛共有歌尔微电子、卡奥斯、聚好看等13家独角兽企业,数量稳居北方第二、全国第五。
而在青岛跻身“北方第二城”背后,青岛本地创投功不可没。这一点,青岛市长赵豪志也在致辞中专门提及:“近年来,我们大力推动科创母基金发展,私募基金管理规模达到1900多亿元,为创新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金融活水。”
凰探第1300期
撰文/庄建成
审校/张慧
作为创新全球化背景下伴随互联网浪潮而生的新物种,独角兽企业因其不断通过新技术、新应用、新消费加快价值链重塑,进而创造更高的经济发展、社会福祉等收益,已成为各地竞相追逐的“宠儿”。
过去,以海尔、海信为代表的“五朵金花”,扛起了青岛在工业时代发展的大旗;如今,在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的语境下,青岛也提出了要积极构建以科技创新为引领的现代化产业体系,这可以视作青岛将为独角兽企业的成长提供更加肥沃的发展土壤。
事实上,从青岛这些年培育独角兽企业的历程来看,青岛确实是在有意培育更多数量的独角兽。
2016年,彼时的青岛只有1家独角兽企业,数量仅列北方第三、全国第八;到了今年,青岛独角兽企业数量已经增至13家,跻身北方第二、全国第五。
显然,青岛的努力,反映在了独角兽的数量上,也反映在了青岛近年来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成效。
会上,赵豪志提到青岛正集中资源力量,大力发展半导体、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加快布局量子信息、深海空天等未来产业。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青岛上榜的13家独角兽企业,几乎也都落位于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中。
而作为全市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阵地,崂山区一共拥有9家独角兽企业,数量位居青岛十区市之首。
此前,崂山区副区长许哲在解读崂山区之所以能成为全市独角兽企业聚集高地时,曾表示:
突出抓好政府引导、政策配套、资金扶持、营商环境、市场开拓等五个方面,坚持“外引”“内培”双向发力,集聚优质资源要素,厚植支持独角兽企业快速发展的土壤和生态。
而在产业结构层面之外,青岛独角兽企业数量的持续壮大,也离不开本土创投这个重要“推手”。
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青岛其实是全国最早探索风险投资的城市之一,早在1995年就设立了科技风险开发事业中心。
随后,青岛创投几经浮沉。
直到2019年,这个被视作青岛创投发展举足轻重的一年,青岛市引导基金联合青岛城投、青岛国信、山东省新动能资本等国资机构,发起成立首期规模120亿元的青岛科创母基金,重点支持青岛原始创新、成果转化及高端科技产业化项目培育,并在工业互联网、新基建、先进制造、生命科学四大赛道均设立了多支优秀子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以150亿元估值跻身青岛独角兽企业“前三甲”的卡奥斯,就曾得到青岛科创母基金的投资。
2021年9月,卡奥斯宣布完成超10亿元B轮融资,B轮投资前估值突破150亿元,较A轮估值增长了一倍,其中青岛科创母基金参股子基金海创智链工业互联网资金参与跟投。
事实上,青岛科创母基金只是青岛依托资本的力量,支持企业发展的一个缩影。在此次被认定为独角兽的13家企业中,多家企业的背后都有青岛资本的加持。
这里想要重点提及总估值达到105亿元的以萨技术。之所以要单独说这家企业,不仅是因为其所涉足的人工智能产业属于青岛正大力发展的新兴产业范畴,更在于这家企业是青岛通过资本力量撬动产业资源落户,并在青岛发展壮大的一个典型代表。
2021年5月,以萨技术总部正式从北京迁入青岛西海岸新区,根据彼时的公开报道显示,青岛青松资本是以萨技术的投资方。
可以这样说,在独角兽企业成长的过程中,青岛的资本力量正成为推动企业发展的“最强助力”。
最后,还想再说一点。此番青岛上榜的这13家独角兽企业中,很多都能看到青岛本土龙头企业的影子,比如来自“海尔系”的卡奥斯、日日顺物流、少海汇以及海信旗下的聚好看。
这代表了本土龙头企业自身强劲的发展实力,同时也能看到这些企业蓬勃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