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娃子,你让我们好找啊!”安康白河警方追凶二十载!

就在开门的一瞬间,队上几个年轻小伙子一拥而上,不到一秒钟,房间里的人就被按在了床上,等黄队长挤进身一 看,一个约六十多岁的干巴老头映入眼帘,他头发已经白了大半,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正使出浑身的力气挣扎着。#安康头条#
“春娃子,你让我们好找啊!”听到黄队长的话,他立马像泄了气的皮球,蔫了下来。这个干巴老头名叫李春生, 春娃子是他的小名,尽管他现在改了假名字,但春娃子这个 名字就像他 20 年前犯下的事情一样,烙印在了记忆的深处, 永远也抹不掉。
血染的角锄
民间有说法,“双春闰二月,是个吉祥年”。但对于安康白河 县冷水镇花湾村来说,2004 年的这个闰二月一点也不太平。从 2003 年开始,春娃子和王桂英两家就矛盾不断,原因是 春娃子出门打工期间,王桂英的老公和春娃子的媳妇偷偷好 上了,村里闹得沸沸扬扬,春娃子知道后经常与王桂英两 口 子吵架。
刚过完年,又出了一件事情,春娃子的媳妇 “跑了”, 跑的那天,同村一个小女孩看到王桂英曾跟着一起,春娃子 便认定是王桂英拐跑了自 己的媳妇,隔三岔五就到王桂英家 里闹着要人,但王桂英始终不承认。
2004 年 3 月 23 日下午,这天正好是农历闰二月初三,春娃子像往常一样在地里收拾庄稼,这一年的小麦长势喜人, 每次到了地里他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可是没干一会儿,媳妇 出走的事情便涌上心头,“王桂英两口子太不是东西了。”春 娃子心里暗自嘀咕着,恰巧看到王桂英七岁的儿子李牧放学 回家,他便吓唬说 “牧牧,回去给你妈说,赶紧把你表婶找 回来,不然小心我打你”。李牧吓得撒腿跑回了家。
春娃子还没挖几锄头地,就听到王桂英老远扯着嗓子边 骂边走来 “春娃子,你个不得好死的,吓我儿子,你媳妇自己跑了,跟我有啥关系?”春娃子看到王桂英,就气不打一处来,放下手中的角锄,与王桂英对骂起来,“别人都看到了,就是你拐跑的”,争吵中两个人不断拉扯起来,“是你自己没用,连媳妇都管不住,村里谁不知道 … …”,听到这话,春娃子一下上了头,抡起地上的角锄朝着王桂英的脑袋砸去, 鲜血瞬间淌满了王桂英的脸,春娃子红了眼,不管不顾又狠 狠地砸了几下,王桂英的脸血肉模糊, 已经分不清五官,只 能听到伴随着呼吸发出的咕噜声,这可吓坏了在旁边的李牧,折身就跑,可小孩怎么跑得过大人呢,跑了不到两丈远,就被春娃子追上用角锄砸中了脑袋,那种头骨破碎和血肉撕裂 的声音极其瘆人,一下、两下、三下 … …在山里久久回荡着。
“杀人了,杀人了,王桂英娘俩被杀了”,不一会儿, 消息就传遍了山村,绿油油的麦地旁,除了立着一把染满了 鲜血的角锄,春娃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黄所的遗憾
“小黄,赶紧收拾东西去冷水镇,里面发生命案了”, 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刑警小黄听到大案不免有些激动。当刑警队赶到现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嫌疑人身份明确,局领 导立即在现场安排部署,围绕现场勘查、调查走访、围追堵截,兵分三路开展工作,小黄被分到了围追堵截组。
白河“土无三寸厚,地无百亩平”,花湾村更是山高路陡,沟壑纵横,但是对于常年生活在山区的成年男子,连绵不绝的大山,看似无路,却处处都是路,那个年代也没有摄像头和高科技,只能靠两只脚和一张嘴,边追边问。小黄和老村长发动了村里的民兵、青壮年,共一百多号人,对进出村的要道进行把守,并沿着可能逃跑的方向连夜进行追击, 但山里的地形太复杂,随处可以藏身或逃跑,专案组整整在村里待了半个多月,每日穿行于大山深林、走村入户开展工作,把能藏人的地方都摸了个遍,向周围的县也发了协查通告,但始终没有找到春娃子的踪迹。
时间一晃来到了2011年,公安部部署的 “ 清网行动” 开始了,小黄已经是派出所的一名所长,为了早日完成追逃任务,县局要求所队联动、全警追逃,为了完成当年未完成 的任务,黄所长自告奋勇接下了追捕春娃子的任务。当年的案情没有人比黄所长更清楚了,专案组撤了以后,是他一个人又盯了大半年,“太惨了,那个娃娃还那么小,市局法医来解剖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给打下手,那一幕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黄所长向新成立的追捕专班介绍道。
通过一遍遍翻阅研究案卷,一件件梳理分析物证,一个个询问重要关系人,一条重要线索出现在追捕专班眼前,案发后不久,春娃子曾在汉中出现过,黄所长立即带人前往汉中实地调查,连续走访了汉中西乡、城固、洋县、佛坪4 个县共 100 余家出租屋和建筑工地,发现确实有一个长得像春娃子的人出现过,但名字对不上,追捕专班分析可能是春娃子改了假名字,黄所长带人又追踪了一段时间,后来线索在西安蓝田断掉了,追捕工作陷入僵局。“清网行动”期间, 黄所长带人共抓获了3 名逃犯,因此还立功受奖了,但他却高兴不起来,没有抓到春娃子始终是他的遗憾。
意外的惊喜
2019 年,黄所长调任刑侦大队长,在他的推动下,县局建立了 “领导挂帅逐案研判、数据赋能科技增智、警种联动 合成作战、宣传引导敦促自首” 的 “ 四维一体”命案积案攻坚工作机制,组建了追逃专班,对所有命案积案和重大逃犯进行梳理,加大对重要关系人的研判,想尽办法搜集各类物 证和有用资料信息,及时与市局相关警种部门联系,通过科技手段赋能,全维度寻找破案线索。近几年,随着科技兴警战略不断推进和“专业+机制+大数据” 的新型警务运行模式不断完善,公安侦查破案的杀手锏越来越多, 白河已经连破6起超20年以上的命案积案,但春娃子就像从人间消失了一样,没有一点讯息。
图片
专案民警开展案件信息研判
“黄队长,告诉你个好消息,春娃子有动静了。”2024年 3 月 15 日下午 16 时,市局信通科高科长兴奋地打电话说 道。“太好了,我们马上开展工作”,这个意外的惊喜,让黄队长有些不敢相信,整整二十年,终于出现了,他此刻的心 情就像二十年前一样,既兴奋又激动。
在向县局汇报后,县局主要领导高度重视,立即成立 20 人的工作组,兵分多路赶往西安、安康同步开展调查工作, 晚上 11 时,各组已行程千余公里,累计调取视频监控 40 余 处、走访询问群众 30 余名,在将各类信息汇总后,工作组 研判春娃子极有可能已经从安康返回白河,县局立即组织警 力在县城撒下天罗地网。
3 月16 日一早, 民警通过监控发现春娃子 15 日曾在冷 水镇出现,“他这是要回老家,镇上地方小,熟人多,去的人多可能会打草惊蛇。”黄队长边分析边说,于是安排了几 个便衣和辖区派出所一起走访、蹲点,但还是不见春娃子的踪迹。民警连续作战,多地奔波,精力体力已快到极限,“再咬咬牙,春娃子这次出现,我们一定要抓住,我有一种预感, 他要跑,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黄队长鼓劲说道。
3 月16日下午19 时,在市局支持下,终于在县城的一家宾馆发现了春娃子的踪迹,黄队长带领民警立即前 往抓捕,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春娃子被抓住时,他身旁放着一个旅行袋,里面装满了换洗的衣服和食物,一问才得知,他觉得宾馆住得不踏实,正准备走,有时胜负就在一瞬间,要是再晚几分钟,春娃子又要跑了。
图片
逃亡20年命案凶犯归案
春娃子到案后很快交代了犯罪事实,经讯问得知,当年案发后,他连夜翻山在旬阳乘坐火车逃到了汉中,在汉中化名为王华明,后来又途经西安到了山西省晋中市太谷县,在 那里隐姓埋名打零工生活了十几年。今年年初,因为想念家 中的老父亲,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没人注意了,便潜 回 了白河,可是他没想到有大数据这双眼睛始终在盯着他。
“昨晚回去,家里的房子塌了,父亲过世了,女儿也被 人收养了,当年要是再忍下 … …”春娃子边说边流下了眼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一时冲动,毁了两个家庭,正义可能会 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追凶二十载,积案终告破,等待春 娃子的,将是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