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涵的极致追求:一个甲子的“抹去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