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北大历史系共同发讣告:史学家刘桂生逝世,系陈寅恪弟子

全文1537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和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共同发布讣告,历史学家刘桂生先生于2024年6月29日逝世,享年94岁。

02刘桂生曾师从陈寅恪教授学习中国史,是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实际招收中国近现代史博士生的第一位导师。

03他在李大钊、中共早期历史、马克思主义传播史、新文化运动史等领域取得显著学术成就,2021年获中国李大钊研究会授予的“李大钊研究终身成就奖”。

04此外,刘桂生还是“中共党史”课程教学改革的重要学术带头人之一,曾指导美国、德国、意大利、韩国等国学者和留学生多名,为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发挥了重要作用。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澎湃新闻记者从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方面获悉,两系共同发布讣告: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及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刘桂生先生,于2024年6月29日中午逝世,享年94岁。
公开资料显示,刘桂生1930年8月生于云南昆明。1949年初入岭南大学政治历史学系,师从陈寅恪教授学习中国史,次年9月转入清华大学历史学系,1952年毕业。1953年结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革命史研究班。同年回清华大学任教,历任助教、讲师(1965年)、副教授(1978年)、教授(1984年),曾任校务委员会委员,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委员,社会科学系、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学位委员会主席,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兼任北京市第七、八届政协委员,文化部国家图书馆民国时期文献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等。
1993年,刘桂生调任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及博士生导师是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实际招收中国近现代史博士生的第一位导师,同时主持北京大学最早的中国近现代史博士后流动站。1998年调回清华,同年被聘为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刘桂生长期致力于中共党史、中国近现代思想史的研究。学术思想上,受其业师陈寅恪、雷海宗、邵循正诸先生之影响,承袭“人文日新”的民族文化精神和老清华会通之学术范式,以“身、心、家、国、古、今、中、外”八事相通为要领,强调治学与为人合一,注重古今贯通,中西融会,双向互动,交融互释,主张在不断深化对本民族文化认识的基础上,认识世界文化;同时在深入认识世界各主流文化的基础上,加深对本民族文化的认识。
研究方法上,他主张为学须具“预流”思想和“一线”观念,强调跨文化、跨语际、跨学科研究,强调文本分析与语境考察相结合,对文本又须充分重视其产生条件和制作程序的不同。
刘桂生著有《刘桂生学术文化随笔》《史学·史识·文化》,其中《李大钊早期政论试析》《近代学人对“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误解》等代表性论文,发掘新材料,重释旧材料,引出新结论,突破陈说,受到学术界高度重视。先后主编《留法勤工俭学运动史料》《图说近代中国》《时代的错位与理论的选择》《严复思想新论》,主持和参与“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李大钊全集》《孙中山全集》的编注工作。其成果多次获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等奖项。
鉴于他在李大钊、中共早期历史、马克思主义传播史、新文化运动史等研究领域的学术成就,刘桂生于2021年获中国李大钊研究会授予的“李大钊研究终身成就奖”。
刘桂生是“中共党史”课程教学改革的重要学术带头人之一。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响应教育部有关“中共党史”课程改革的指示,刘桂生提出清华大学须以“世界文化的眼光,全球政治的头脑”为原则,充实、丰富“中国革命史”和“中国近现代史”课程的教学内容,并为教员讲解新课提纲,指导重新编写教材。此举自20世纪80年代实施以来,效果显著,深受学生欢迎。
1994-1996年,他在北京大学开设“中国近代思想史专题”“中国近现代史学思想史”等课程,吸引北大、清华历史系研究生共同听课,加强了两系之合作。他是首届“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授,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培养硕士、博士研究生十数名,其中不少成为北大、清华、北师大等校历史学科的学术骨干和领军人物。
刘桂生热爱祖国,坚持中华民族文化的独立性和自信心,认为大学文化的总根茎在于对自身民族文化的自信,提出在文化上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创造未来”。主张在对外文化交流中,必须先给自己的灵魂安个家,即在思想上把自己的人生理想与民族命运牢牢地联系在一起;他视野开阔,以扎实的学术功底得到国际学术界教育界的肯定。
刘桂生是改革开放后国际学术交流的先行者,早在1980年,他应法国外交部之邀,前往该国高等社会科学院近代中国研究中心、巴黎第七大学、第八大学等校讲学。1990——1991年及1995年两度应聘担任德国海德堡大学汉学研究所客座教授,前往该校讲授“中国古代思想史”和“中国近代思想史”两门课程。此后又数次赴德讲学。1997年、2000年又赴美国、俄罗斯等国进行学术交流。他先后指导美国、德国、意大利、韩国等国学者和留学生多名,为国外新一代汉学家的成长作出贡献,对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发挥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