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为非农定下基调?“新美联储通讯社”辣评就业市场

全文2166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著名记者Nick Timiraos警告称,即使劳动力市场缓慢降温,也常常会导致经济衰退。

026月份非农数据将于本周公布,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有发言。

03由于劳动力市场降温,职位空缺率正逼近临界值,失业率可能开始大幅上升。

04另一方面,消费者支出已经放缓,如果劳动力市场继续放松,可能有利于更快降息。

05专家们对经济放缓的担忧是多余的,因为伴随利率上升而来的不确定性已经消散。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图片
Nick Timiraos警告,即使劳动力市场缓慢降温,也常常会导致经济衰退。
有“新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著名记者Nick Timiraos周末时隔两周后更新,虽然上周五刚刚公布了PCE报告,但文章内容却并未像往常那样解读通胀数据,而是分析起劳动力市场。他警告称,即使劳动力市场缓慢降温,也常常会导致经济衰退。结合本周将公布6月非农数据以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有发言,这可能是某种暗示。以下为全文内容。
新冠疫情导致美国劳动力市场严重过热。复工企业因劳动力短缺而惊慌失措,大幅加薪招聘。随着物价飙升,人们对工资-物价螺旋式上升的担忧加剧。
不过,最近劳动力市场已经降温,而且确实看起来接近正常水平。失业率已从一年前3.4%的半个世纪低点上升至5月份的4%,与经济学家认为的充分就业水平一致。6月份数据将于周五公布。
现在的问题是,劳动力市场是否处于可持续的平衡状态,失业率是否稳定在4%左右还是继续走软,从而导致经济衰退。从历史上看,当失业率上升幅度远远超过目前水平时,就会发生经济衰退。
前拜登政府经济学家、现耶鲁大学预算实验室的厄尼·泰德斯基(Ernie Tedeschi)表示:“现在就是经济处于可持续发展状态时的样子,但由于我们的经济在历史上很少有时间接近或处于充分就业状态,因此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对于美联储来说,劳动力市场究竟是平衡化还是恶化这一问题的答案至关重要。根据美联储首选的指标, 5月份通胀率降至2.6%,低于一年前的4%,但仍高于2%的目标。随着早前住房成本上涨的滞后效应逐渐减弱,通胀率应该会进一步下降,但这并不是绝对的。美联储官员表示,只要劳动力市场保持健康,他们就可以慢慢降息。
另一方面,有迹象表明消费者支出已经放缓。如果劳动力市场继续放松,这一过程可能一旦开始就很难停止,那将有利于更快降息。
瑞银首席美国经济学家乔纳森·平格尔(Jonathan Pingle)表示:“他们正在关注就业增长的放缓,在某个时候,你会希望阻止它进一步放缓。”
职位空缺率正逼近临界值
尽管在没有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劳动力市场降温的情况很少见,但在美联储官员两年前开始以数十年来最快的速度加息以对抗高通胀时,他们实际上认为这种情况是可能发生的。
几位美联储官员表示,劳动力市场严重失衡,企业可能会通过填补职位空缺而不是裁员来应对更高的利率。
到目前为止,情况就是这样。2022年3月,当美联储开始加息时,每名失业工人对应两个职位空缺,创下了历史新高。到4月份,这一比例已降至1.2,即疫情前的水平。这几乎完全是由于职位空缺减少,而不是失业率上升造成的。工资增长和通胀同时放缓。
美联储的分析预测了这种相对无害的通胀放缓,但也警告称,通胀放缓在某个时候可能会变得痛苦。该分析称,一旦职位空缺率降至4.5%以下,失业率可能会开始大幅上升。今年4月份的职位空缺率为4.8%,低于2022年3月份的7.4%。
美联储理事沃勒在一月份表示:“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
美国招聘率和辞职率分别回到了10年前和7年前的水平,这表明越来越少的人认为有机会跳到新的、收入更高的工作岗位上。然而,裁员率仍然很低,这意味着雇主并没有试图裁员。
这使得失业金申请人数成为经济衰退的最佳预警信号。初请失业金人数近几周有所上升,但仍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如果继续上升,降息的理由可能很快就会出现。
对经济的信心支撑企业招聘热情?
有人表示,对经济放缓的担忧是多余的,因为伴随利率上升而来的不确定性已经消散。经济衰退的担忧导致雇主减少招聘和投资,但最近的调查显示,他们对未来收入更有信心,这可能会支持招聘。
在线就业市场ZipRecruiter的首席经济学家茱莉亚·波拉克(Julia Pollak)说:“劳动力市场正在走出风暴,雇主们终于可以喘口气,从战略上考虑长期发展。相比于2023年,当时他们处于一种保护性的蹲守状态,非常担心在潜在的经济衰退之前过度招聘。”
尽管如此,高盛的经济学家还是看到了疲软的迹象。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找到工作的比例较低。永久性(而非临时性)裁员正在增加。
招聘公司报告称,与一年前相比,他们的客户寻找员工的力度有所减弱。经济咨询公司MacroPolicy Perspectives的创始人茱莉亚·科罗纳多(Julia Coronado)表示:“一年前,招聘的流程会更加积极。 ”
非农报告释放了混杂的信号
劳工部的月度就业报告基于两项调查,而这两项调查目前传递的信息相互矛盾。劳工部对雇主的就业人数调查(即机构调查)显示,过去一年,就业人数增加了280万个,今年每月增加了24.8万个就业岗位。第二份调查是用于计算失业率的家庭调查,该调查显示,在就业岗位定义相同的情况下,过去一年就业人数增加了21.6万个。
机构调查可能夸大了就业增长,因为它高估了新企业创造的就业岗位,低估了因企业倒闭而流失的就业岗位。平格尔说,包括申请失业金人数在内的州级数据表明,过去一年,每月新增就业岗位可能接近20万个。而如果没有恰当地考虑到移民的增加,家庭调查则可能会低估就业人数。
实际就业增长可能介于这两个指标之间。虽然这可能意味着就业增长能阻止失业率上升至危机水平,但这并不像看上去那么令人鼓舞。泰德斯基指出,由于移民增加,可能需要每月增加30万个就业岗位才能保持失业率稳定。
从历史上看,一旦失业率在过去一年中从近期低点上升半个百分点,后续就会继续大幅上升,经济就会陷入衰退。
这种飙升通常最初集中在制造业和建筑业等对商业周期和利率特别敏感的行业。但高盛表示,最近的失业率增长是各行各业普遍存在的,可能反映了2022年新冠疫情过后过度招聘的情况。
“这次可能真的有所不同。失业率可能会上升,因为它正在回归自然水平,”泰德斯基说。同样,“美联储需要认真考虑,虽然劳动力市场并没有迅速恶化,但它并不像纸面上看起来那么强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