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民营“钢铁大王”逝世 沙钢的“后沈文荣时代”如何走

全文2397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江苏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于2024年6月30日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78岁,留下中国第四大、世界第七大钢铁企业。

02沈文荣之子沈彬已接过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头衔,沙钢集团提出“做精做细做强钢铁主业,做新做大做优现代物流,做专做好做实非钢产业”三大发展战略。

03然而,沙钢集团近年遭遇盈利困境,2023年净利润同比下降60.41%。

04在非钢产业方面,沙钢集团参控股四家上市公司,包括沙钢股份、抚顺特钢、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新沙鸿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

05除此之外,沙钢集团还是张家港当地农商行张家港行的第一大持股股东。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江苏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因病医治无效,于2024年6月30日2时10分逝世,享年78岁。图源/沙钢集团公众号。
一代民营“钢铁大王”谢幕。
6月30日晚,沙钢集团发布讣告,江苏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因病医治无效,于2024年6月30日2时10分逝世,享年78岁。
沈文荣身后留下的是中国第四大、世界第七大钢铁企业,也是中国最大的钢铁民企。截至2023年末,沙钢集团总资产达2574.08亿元,2023年粗钢产量4054万吨。
沈文荣之子沈彬早年已先后接过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头衔。在当下的行业调整阵痛中,沙钢集团同样遭遇盈利困境。集团此前已提出“做精做细做强钢铁主业,做新做大做优现代物流,做专做好做实非钢产业”三大发展战略,在主业之外的金融科创等板块亦有布局。
“后沈文荣时代”,沙钢集团如何走得更远?
二代已完成接班
沈文荣从农民到“钢铁大王”的创业故事广为人知。1968年,中专毕业的沈文荣进入沙洲县(今张家港市)锦丰轧花厂担任钳工,并因表现突出而先后当上班长、车间主任。上世纪70年代,钢材是最紧俏的物资,沙洲县与轧花厂于是商议筹办一家小钢厂。1974年,轧花厂集资45万元建设了一间轧钢车间,沈文荣为筹建小组负责人之一。1974年年底,轧钢车间试生产,次年3月正式投产,5月沈文荣被任命为厂总支副书记,6月该轧钢车间命名为沙洲县轧钢厂,1976年炼钢试产成功,11月沙洲县轧钢厂更名为沙洲县钢铁厂,沙钢集团的前身由此诞生。
而在沙钢创业史中,沈文荣被外界评价为“像铁一样强悍的性格”,帮助这家民营企业在国企林立的钢铁行业中争得立足之地。2002年,沙钢从欧洲最大的钢铁公司蒂森克虏伯手中买下其子公司霍施钢厂,并将这座工厂整体搬回中国,这项工程被称为“欧洲战后历史上最大的工业搬迁”。业界认为,凭借这次收购,沙钢不再依赖进口钢坯,成长为国内一流钢企。
作为国内民营钢铁企业龙头,沙钢集团交接班此前已有较长的铺垫。沈文荣之子沈彬出生于1979年,2001年毕业后前往英国留学,攻读经济专业硕士学位,2004年回国后从事财务相关工作,曾在新华证券、东方海外货柜航运工作过,2006年进入沙钢,参与了香港分公司的筹建工作。2010年,沈彬开始主管集团党务,特别是分管干部人事管理工作,逐步进入沙钢高层。
沈文荣在十多年前即开始下放权力,在2011年将自己兼任的沙钢集团总裁一职交给集团老臣龚盛,沈彬也在这一年进入沙钢集团董事局,并在之后陆续担任党委书记、执行董事、第一副总裁、董事长等职务。2016年6月,时年37岁的沈彬成为沙钢集团法定代表人,正式完成交接。
2015年中央提出“三去一降一补”,以及关闭煤炭、钢铁、水泥等产能过剩工厂,行业步入寒冬。沙钢集团提出了实施“做精做细做强钢铁主业,做新做大做优现代物流,做专做好做实非钢产业”三大发展战略。
钢铁主业承压,并购被中信集团“截胡”
在钢铁主业领域,沙钢集团近年的一起重要并购遭遇“截胡”。
2022年10月,沙钢拟收购复星系所持南京钢联股权的框架协议披露,但其后数月未见公开进展。2023年2月,有市场消息称,国企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特钢(000708.SZ)有意与沙钢竞购南钢。
2023年3月14日,南钢股份披露称,复星系与沙钢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正式公告复星系拟将南京钢联60%股权转让予沙钢,交易基准转让对价为135.8亿元。
市场一度以为南钢这笔股权交易已然落定,但仅20天后的2023年4月2日,南钢股份披露称,中信集团子公司通过增资控股了南钢集团,决定行使优先购买权,以135.8亿元向复星系购买其所持有的南京钢联60%股权。对于中信集团的半路杀出,沙钢一度选择上诉,希望夺回南京钢联股权。历经半年拉锯,交易各方最终在2023年10月达成和解,沙钢方面将自愿退出南京钢联60%股权的交易,南钢集团向沙钢方面支付补偿款。
之所以争夺南钢,既是因为提高行业集中度是政府鼓励的方向,也是因为能否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直接关乎企业盈利水平。
在近年钢铁行业整体供需调整下,沙钢集团亦遭受冲击。
沙钢集团最新发行材料显示,2023年集团营业总收入1570.72亿元,同比下降9.7%;净利润21.26亿元,同比下降60.41%。今年一季度,集团营业总收入390.53亿元,净利润2.51亿元,同比下降71.46%。
“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矛盾一定时期内仍将凸显,对发行人(指沙钢集团)的生产经营带来一定的风险。”沙钢集团在6月的发行文件中提到,我国经济增长速度进入换挡期,结构调整面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进入消化期,“三期叠加”对于中国经济产生压力。特别是钢铁行业产能总体供大于求,行业集中度低,同质化竞争、过度竞争情况严峻。
非钢产业继续推进,参控股四家上市公司
在非钢产业,沙钢集团自2016年12月开始展开对主营数据中心业务的Global Switch公司的并购。据沙钢集团介绍,GS是世界上最早的数据中心开发商,至今已有超过20年的数据中心设计、建设和运营经验,具有世界顶级的数据中心管理体系,重点布局亚太及欧洲市场,是数据中心行业的领军者。从规模体量上看,在全球第三方独立数据中心排名第三。
2017年6月,沙钢系启动将GS装入上市公司沙钢股份的准备工作,但这桩交易历时四年最终在2021年7月因盈利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被监管否决,GS这一数据中心资产依然留在集团体内。
沙钢的金融版图近年亦持续布局。2021年6月上旬,沙钢集团宣布启动与张家港高新区联合设立的私募股权基金——金沙基金,并推出了一级市场基金投资板块品牌锦沙资本。金沙基金首期基金目标规模10亿元,主要投资方向包括新能源产业链、工业互联网、医药医疗、高端制造等。
沈文荣另一子、担任沙钢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的沈谦曾表示,锦沙资本将作为沙钢投资公司一级市场投资板块的核心平台。沈谦表示,沙钢投资肩负着为百年沙钢开创第二增长曲线的使命。
除了沙钢集团旗下控股的主要上市公司沙钢股份(002075.SZ)以及抚顺特钢(600399.SH)外,沙钢系投资平台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新沙鸿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沙鸿运”)最晚于2020年起即参股锂矿资源企业藏股矿业(000408.SZ),并从2022年上半年起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
沙钢集团还是张家港当地农商行张家港行(002839.SZ)的第一大持股股东,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持股该行8.18%。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朱玥怡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杨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