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聚合数据CEO左磊:创业14年,虽经历阵痛 终熬到上市

全文3710字,阅读约需11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聚合数据(苏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代号:2479.HK)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募资净额约3.44亿港元,成为数据要素第一股。

02聚合数据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左磊表示,公司处在大数据行业这样一个非常蓝海,欣欣向荣的行业。

03由于内部梳理供应商、梳理客户,聚合数据在经历2018年报会、2019年撤回申请等坎坷后,终于熬了下来。

04左磊认为,ToB的生意并非是技术多年,而是要对客户足够了解,以挖井为例,挖得比别人高效或更节省成本,形成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05聚合数据此次上市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研发、设备采购和接下来的并购或业务拓展。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雷递网 雷建平 7月1日
API数据流通服务商——天聚地合(苏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又称:“聚合数据”,股份代号:2479.HK)上周五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募资净额约3.44亿港元,成数据要素第一股。
从公司创立,一直到上市,聚合数据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左磊前后一共奋斗了14年时间,终于熬到了公司上市。
左磊在上市当天与雷递网创始人雷建平交流中表示,做企业肯定有各种困难,聚合数据的幸运之处在于,公司处在大数据行业这样一个非常蓝海,欣欣向荣的行业。
上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2018年报会,到2019年撤回申请,聚合数据也经历坎坷,包括内部梳理供应商、梳理客户,最终聚合数据熬了下来。
左磊说,聚合数据撤回A股上市申请后,调整两年,继续上,也是因为有这种坚持,才坚持到继续在香港上市。
ToB生意要耐得住寂寞
图片
聚合数据是一家综合性API数据流通服务商,提供标准API服务及定制化数据管理解决方案。自公司的产品API市场于2011年6月推出以来,已开发超过770个专有API。于2023年,API市场处理了超过1,200亿次API请求。
天聚地合客户包括腾讯、阿里、百度网易美团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企业及众多其他互联网公司、应用程序开发商以及个人。
AI的发展也在影响着数据要数行业。AI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最初专注于模拟人思维。随着深度学习及大数据的兴起,AI实现了在图像识别、语言处理等领域的重大进展。过程中,数据的作用至关重要,它不仅是训练AI模型的基础,还决定了AI系统的性能和应用的广泛性。
聚合AI涵盖广泛的基础数据、智能的AI服务接口及易用AI应用,旨在赋予开发者和企业强大的智能化工具,加速实现创新升级与效能提升。
也正是坚持以“安全、稳定、合规”作为数据要素流通服务的原则,凭借700多个合规接口的丰富产品矩阵,聚合数据已为超过100万家企业客户提供了数据应用服务。
招股书显示,聚合数据2021年、2022年、2023年营收分别为2.6亿元、3.29亿元、4.41亿元;天聚地合的收入主要来自API市场的收入,包括查询、短信通知、充值,及来自数据治理解决方案的收入。
天聚地合2023年来自查询的收入为2.71亿元,占比为61.6%;来自短信通知的收入为6454万元,占比为14.6%;来自数据治理解决方案的收入为9901万,占比为22.4%。
天聚地合的API业务是一项ToB生意,ToB生意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拓展客户,取得客户信任,提高服务质量,在服务B端客户的过程中摸索、改进。
左磊说,“一眨眼发现已经干了十年了。我们也不是说一直干了十几年,但这个过程就是很漫长。”
左磊认为,ToB的生意并非是技术多年,而是要对客户足够了解,以挖井为例,如果是同样的价格,你能挖50米,人家只能挖20米,而且你挖得还比别人高效或更节省成本,那就会形成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不要在意短期波动 更要在意业务发展
聚合数据此次上市,引入了几家基石投资者,分别为瑞凯集团Reynold Lemkins、园丰、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香港)、Gold Wings,共认购4104万美元(约3.2亿港元)。
聚合数据香港公开发售部分获得618倍超额认购。聚合数据开盘价为113港元,较发行价上涨35.6%。
左磊说,非常激动,也很感慨,因为上市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聚合数据当时当天也遭遇了意外,到尾盘时突然遭遇砸盘,公司股价下挫27%。
对于股价波动,左磊指出,公司不会太在意短期股价波动,尤其是港股流通性比不上A股、美股,更要在意的是,做好业务,如何保证公司长期稳定的发展,当公司发展好了,股价最终会回归到一个正常合理的水平。
以下是专访聚合数据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左磊实录:
图片
雷建平:历经10多年奋斗,聚合数据终于成功在港交所上市,此刻您是怎么样的心情?
左磊:聚合数据筹备上市也前后经历了很长时间,从2018年第一次报创业板,到现在完成也已经经历了6年时间。
即使是在港交所报会之前,聚合数据第一优先的还是想要去科创板,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还是选择了在香港上市。
正好这两年,一个是国家数据局成立,国家对大数据产业发展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战略高度,因为数据是生产要素。
我们在港交所募资资金创下618倍的这样一个募资记录,上市首日也是高开35%,所以我们也非常激动,也很感慨,上市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雷建平:此次上市,聚合数据募资总额4亿港元,会用在哪些地方?
左磊:聚合数据此次上市募集的资金基本会用在研发,设备的采购和接下来的并购,或业务拓展。
苏州给予聚合数据多方面支持
雷建平:苏州一向是经济很强的城市,但很少有类似聚合数据这样的企业上市,为何您当年会选择在苏州进行创业?
左磊:苏州一直是一个实体经济的城市,工业很强,苏州早期通过招商引资,吸引了一系列世界五百强的企业扎根落地,互联网企业不能算特别强。
我们当时选择苏州也是机缘巧合,一方面是我的两个合伙人是苏州人,另一方面,是苏州给予了初创企业非常多的优惠条件,从早期的启动经费,领军人才,房租减免等等,我们在苏州发展享受了很多政府支持。
包括聚合数据现在的总部大楼,当时政府也是一个很便宜的价格给予我们,聚合数据建的这样一个总部大楼,所以我们在苏州创业,我们觉得很幸福。
虽经历阵痛 终究熬到上市
雷建平:这些年一路奋斗下来,对于您来说,最难的事情是什么?
左磊:我这个人算是比较乐观的,只要是做企业,肯定是有各种各样的困难,管理人员、管理团队,找客户,拿融资,还有应对各种法律风险,困难总归是有的,但始终我们的幸运点在于说,我们处在的大数据行业是一个非常蓝海的,欣欣向荣的行业。
真要说困难,聚合数据可能在2018年报会创业板那段时间受到行业的影响,那段时间我们的客户,很多数据公司,在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等法律下来以后业务进行了调整,对我们的业务影响很大,但是我们及时的调整,现在在数据流通领域,聚合数据可以说自己是最合规、最正规的企业。
我们虽然经历过阵痛,2018年报会,2019年撤回申请,内部梳理供应商、梳理客户,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熬过来了,到今天正式在港交所上市,实现了一个小的跨越。不能说上市是终点,因为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奋斗。
最困难时期也失眠,也难受
雷建平:当初最困难时期,对您心里挑战是怎么样的?
左磊: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有失眠的时候,也有很难受的时候,可是没办法。
我在想,我们在2018年公司净利润已经超过五六千万了。2019年可能很多人还有印象,国家对数据开始管控,相关法律法规开始健全,那个时候,P2P、小额贷款,还有数据公司,当时出现了一大波的问题,我们的客户可能很多是这一类的公司,对我们的业绩有影响。
我们在这种大环境下,只能撤回A股上市申请。好在聚合数据是一个赚钱的公司,我们就说没关系,我们撤回来,调整两年,继续上,也是因为有这种坚持,我们才坚持到今天继续在香港上市。
雷建平:为何这么多年,一直在数据要素领域坚守?
左磊:我们从开始做API业务,就是一个to b的业务,to b的业务其实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拓展客户,取得客户的信任,提高服务质量,所以我们在服务B端客户的过程中,一直就是摸索、改进,一眨眼发现已经干了十年了。我们也不是说一直干了十几年,但这个过程就是很漫长。
雷建平:toB类型的企业,是不是要像聚合数据一样,要耐得住寂寞,10多年磨一剑,一旦磨成了,客户就会变动非常稳定,会是一个长期的生意?
左磊:我认为toB的有核心产品的公司,应该是要熬很长时间的,尤其是在一个细分行业,是需要大量的积累,并不是技术有多难,往往是你对客户有多了解。
如果你在这个行业专研足够深,人家挖井挖20米,你能挖50米,同样的价格,你能挖50米,人家只能挖20米,人家当然是选择你能挖50米的。而且当你的技术炉火纯青以后,你肯定有自己的一套打井工具,那这套工具肯定比给别人更高效,或更节省体力,那自然而然是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
始终保持现金流稳定
雷建平:这两年,创业环境发生很大变化,聚合数据如何适应这种变化?
左磊:我们算是幸运的,我们所处的大数据行业,没有受到中美贸易战,或其他一些行业规章制度等外部因素影响,这几年我们发展的很平稳。
对我们而言,我们始终保持现金流的稳定,保持正向现金流弹药充足一直是我们公司最恪守的底线,所以虽然外部的环境,比如说资本环境发生了改变,但我们还是始终处于比较稳定的发展态势。
我们近三年四年基本上保持了30%几的复合增长率。我觉得未来几年可能也会比较稳定,所以我们积极乐观,我们对这个行业比较有信心。
雷建平:很多创业者这两年都遇到了很多麻烦,可以说进入到躺平阶段,从您的角度上看,当前的创业者应该如何度过目前的这个阶段?
左磊:有些行业确实很困难,有些像医药企业这两年就是日子不好过,从我的角度看,如果是一家盈利的企业,其实不用担心,熬过低谷期。
如果是亏损的企业,保持稳定的现金流,尽量多的找融资,让自己账上资金足够安全,我觉得是比较重要的,先熬过这段时间呗。
雷建平:最近几年,上市步伐有点慢,但近期港股突然加快了上市步伐,您怎么看待这两个月港股上市企业突然多起来的趋势。
左磊: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在A股上市已经比较困难,很多好的企业也往香港去转,第二是地缘政治的原因,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可能去香港并不是首选,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雷建平:公司上市后,股价肯定会有波动,未来在这方面您会对自己,对公司员工有什么样的期待?
左磊:我们并不会太在意短期股价波动,因为这个涨跌是一个很正常的行为,尤其是香港,港股流通性可能不比不上A股或者是美股,所以肯定会有波动。
我跟同事讲,我们不要在意这种短期波动,更要在意的是公司长期的发展,包括我们怎如何保持自己稳定的增长,我们是不是有新的赛道可以支撑我们未来十年、15年的增长。
我觉得股价最终会回归到一个正常的行业水平,不用太在意,这跟大环境、跟美元加息降息都有关系,很多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决定,那就索性做好自己的业务,股价就不用太放心上。
———————————————
雷递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