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大选进入第二轮,“改革派”对上“保守派”

全文1856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伊朗总统大选进入第二轮,改革派代表佩泽什基安与强硬派代表贾利利竞争。

02佩泽什基安在首轮选举中获得42.5%的支持率,贾利利获得38.6%。

03伊朗保守派和改革派在对待西方态度上有区别,保守派主张不向美西方做妥协。

04然而,伊朗国内经济问题导致民意反噬,保守派执政集团面临压力。

05新总统的关键任务是带领伊朗经济获得发展,满足民众需求。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伊朗大选进入决赛圈,“改革派”对上“保守派”,谁会成为新一任总统?哈梅内伊提前给接班人打了“预防针”,伊朗对美国的态度或将变得更加强硬。
当地时间6月29日,伊朗内政部宣布首轮总统大选的结果,其中强硬派代表、曾经负责伊核谈判的首席代表贾利利,和改革派代表佩泽什基安分别获得38.6%,和42.5%的支持率。
按照伊朗总统大选的规则,第一轮选举中如果没有人得票率超过50%,那么就由得票最高的两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选举决出胜负。
图片
伊朗“改革派”代表佩泽什基安
所以说,接下来7月5号的伊朗总统第二轮选举,就要在贾利利和佩泽什基安两人之中分出胜负了
那么,这两位候选人分别有什么样的特点呢?他们其中一位当选,又会给伊朗政局带来怎么样的变化呢?首先,从首轮支持率上来看,改革派的代表佩泽什基安,支持率是要高于强硬派候选人贾利利的。
但这并不代表佩泽什基安获胜的可能性更高,因为参加首轮伊朗总统选举的四人之中,除了佩泽什基安之外,其他三人都是强硬派或者保守派,而在伊朗当前的政治氛围下,他们其实约等于同一派系。
换句话说,伊朗保守派的整体支持率,是要大于改革派的,这也很好理解,作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是保守派的支柱,有他在,改革派想要获胜,就比较艰难。
图片
伊朗“强硬派”代表贾利利
从执政理念上来看,伊朗保守派和改革派,最大的区别大概就在于对待西方不同的态度上。保守派,以及保守派内的强硬派,向来主张伊朗要发展自身经济,维护国家安全,就不能向美西方做妥协。
伊朗最高领袖在这次总统大选投票时,还特别说“依赖美国的人,是治理不好国家的”。这句话可以说直接让美国破防了,当然了,哈梅内伊这句话的意思,实际上还是传递对改革派不满的意见。
而保守派,或者说强硬派,则主张要继续推行伊朗现有的政策,维持独立自主,反对美国中东霸权的路子,不能向美国做妥协。
客观上来讲,伊朗之所以形成这两个派别,是有着复杂的历史原因的。一方面,在七八十年代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前,美国是伊朗的盟友,巴列维王朝就是美国支持的,这使得美国在伊朗有比较深刻的影响,这种影响体现在对伊朗文化,以及伊朗政治高层等诸多方面。
图片
美伊关系
后来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美国和伊朗关系彻底恶化,双方之间矛盾丛生,伊朗国内的亲美派、亲西方派,自然就没有太多的生存空间了。
但另一方面,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的这40年里,伊朗保守派掌握政权,但由于受到美西方国家的制裁,尤其是美国的特别针对,伊朗作为一个产油国,经济却一直得不到发展。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伊朗经济发展遇到问题,人民生活水准没办法提高的时候,民怨就会自然的指向当前的执政者。换句话说,伊朗保守派虽然依旧掌握着伊朗政权,但国内对保守派的不满,助推了改革派的壮大。
眼下中东局势又比较特殊,美国和伊朗对立愈发严重,中东由于巴以冲突的问题随时可能爆发更大规模的战争,而作为巴勒斯坦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等武装势力背后支持者的伊朗,是非常容易被卷入战争中的。
图片
中东局势
一旦面临战争的威胁,那么伊朗国内的民意自然而然的就会分裂成两派,强硬派主张跟美国战斗到底,不惧一战,而改革派则希望跟美西方改善关系,避免战争把伊朗本土卷入。
现在的局面是,伊朗政府,也就是保守派的政客们,既想要跟美国斗下去,不向美国做出妥协,又不愿意卷入冲突。
总而言之,就是立场比较复杂。事实上现在的改革派,也并不是纯粹的亲美派,那些主张伊朗一定要跟西方改善关系,激烈反对国内保守派的势力和人,早就被哈梅内伊边缘化或者清除了。
甚至一些强硬派里,主张世俗化的政客,比如伊朗前总统内贾德,也无法进入总统大选的决赛圈,伊朗负责总统候选人资格审定的委员会,根本不给他参加总统大选的资格。
图片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这也就是说,目前要角逐伊朗总统的改革派,和保守派,实际上都是哈梅内伊,或者说伊朗国内强大的政教合一的保守派宗教学者、选举委员会等部分认可的,他们跟被美国操纵的买办政客,不是一回事。
从大选的结果上来看,哈梅内伊虽然已经85岁了,但只要他在,保守派赢得这次总统大选的概率,就更高一点。
但从第一轮选举中,佩泽什基安获得42.5%的支持率来看,伊朗国内的政治暗涌,还是比较激烈的。通俗一点说,就是各种原因叠加之下,伊朗人民对于当前的执政者,并不是很满意,连带着对保守派也有了意见。
反对美国,坚持独立自主,不向西方做妥协,这当然是大部分伊朗民众更愿意接受的主张,问题在于,伊朗这么跟西方关系“硬杠”了几十年了,国内经济一直得不到发展,那就会引起民意的反噬。
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
再加上美西方国家暗中推动,哈梅内伊和围绕着他的保守派执政集团,其实是面临着比较大的压力的。
因此,关键其实不在于候选人是改革派还是强硬派,也不在于候选人希望对美国强硬,还是跟西方改善关系,而在于能否给伊朗民众,指出并找到一条发展经济的道路。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本次伊朗总统大选的结果本身,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悬念,重要的是,新选上来的这位总统,能不能带领伊朗经济获得发展,这才是伊朗民众最关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