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主播”诈骗300余万,“卖惨”直播当休矣

图片
□刘慧敏(西南财经大学)
人文历史主播刘某自称出身高知家庭、名下有十几套上海房产,后以生病买药、给员工发工资等名义不断向粉丝借钱。而在“母亲出殡”当天,刘某竟还在家里开直播。据6月30日澎湃新闻报道,记者从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检察院获悉,近期,经该院提起公诉,刘某因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刘某这起诈骗案,是经典的通过“卖惨”引发观众信任的直播乱象,如果不从根本上反思问题症结,这些花式名目极有可能改头换面重出江湖,直播“卖惨”乱象也很难得到根治。
社会学家埃里克·埃里克森,曾经提出过“信任危机”的概念,指出现代社会中个体在面对复杂社会结构时,常常感到信任的匮乏。在虚拟空间中,信息的真伪难以分辨,个体的身份可以轻易构造,所有这些都为不法行为提供了温床。在信息技术迅速发展的当下,个体能够通过构建在线身份来获得他人的信任,而这种信任往往建立在非常脆弱和表面的基础上。
现实中,行业的生态与体制问题重重。首先,主播身份的审核机制存在漏洞,许多主播可以轻易伪造个人背景以博取观众信任。其次,平台对于内容的监管往往滞后,难以及时发现和制止不法行为。此外,直播平台在追求流量和利润的过程中,可能忽视对主播行为的规范管理,导致一些不道德甚至违法行为得以滋生。再者,观众群体的法律意识和风险意识不足,容易被虚假信息和情感煽动所蒙蔽。
治理网络“卖惨”直播乱象,不能仅靠舆论监督来推一下动一下。从技术层面看,直播平台应当加强对主播背景的审核和监管,以防止类似事件发生。而从观众的角度,也应提高警觉,对网络中的信息进行甄别,不应盲目信任任何未经验证的信息。此外,这起事件也提醒监管机构和法律部门,需要对直播等新兴领域的监管框架进行持续更新和完善,以适应数字化时代的新需求。
法律的严厉判决是对刘某个人行为的惩罚,也是对公众的一个警示。它传递出一个明确的信号:社会对于利用“卖惨”直播侵犯他人权益的行为持有零容忍态度。此外,这一案件也应成为直播行业的一个转折点,促使平台商加强内部管理,确保广大用户的利益不受侵害。
直播带货乱象,该治治了。它不仅仅揭示了个别人的道德沦丧,更重要的是揭示了在数字化、信息化迅速发展的今天,如何建立一个更为坚实和可靠的社会信任系统的重要性。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而言,学会在享受技术便利的同时,保持警觉和批判性思维,则是适应这个快速变化世界的必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