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着哆嗦开直播、放弃万元月薪回村、动员儿子带头返乡创业……网红书记闯出致富新路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兆慧
“欢迎家人们来到我的直播间……”短片里推销农产品的,不是普通的带货主播,他们有一个共同身份,那就是村党组织书记。作为村庄带头人,他们为什么要去带货,背后有什么故事?直播电商又给村庄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打着哆嗦开直播,两个月卖光十余万斤木耳
黑木耳是黄岛区大村镇院前自然村的土特产。但在以前,商贩收购以致于木耳价格被压得很低,老百姓辛辛苦苦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
黄岛区大村镇浓香山村党委委员、村委会委员、院前自然村党支部书记王本顺就背着木耳全国各地推销,出去一次光路费、住宿费就得三四千块钱。尽管如此,还是不见起色。当王本顺第一次接触到农产品直播带货,他发现这是条好路子。
图片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看人家在直播间说的头头是道,轮到王本顺时,他紧张得嘴都张不开。“第一次直播的时候,紧张得两条腿直打哆嗦,身上直冒汗!在屋里转了好几圈,光上厕所就上了三四次。最后终于鼓足勇气站在手机屏幕面前,把手放在开始键上,在犹豫开还是不开的时候,因为紧张,手这样一抖,就硬着头皮开播了。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直播卖出去了148块钱,虽然不多,但我觉得这事很靠谱。我不想当网红,我就想帮老百姓把木耳卖出去,提高下收入。”就这样天天坚持直播,仅仅两个月时间,全村十几万斤木耳全卖光了,一斤价格还比以前还多了五六块,为老百姓是实实在在增收不少。
放弃万元月薪回村,曾经的信访村今年收入预计破千万
曾经的满贡村虽然自然环境优美,但缺乏产业,是个贫困村,也是远近闻名的信访村。
即墨区龙泉街道满贡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刘永龙30岁那年放弃了农贸市场总经理1个月1万多元的收入,秉承着对家乡的情怀,打算回乡大干一番。
“得想办法发展产业,让集体增收,村民富起来。没有发展平台,我们就党组织领办合作社;没有资金,我们就党组织发动村民入股;没有场地,我们就盘活废弃小学;没有优质产品,我们就引进航天黑小麦、黑花生、特色香芋等特色农产品。没有销售渠道,我们‘两委’班子刚开始时就当起了业务员到处推销。”刘永龙说。
图片
从去年三月份,他开始尝试出境拍短视频,通过直播带货的形式销售村里特产。今年,他们合作社的销售额预计将突破1000万元,带动200多村民实现家门口就业。
从动员儿子回村,到100多名年轻人返乡创业
一颗小小的樱桃西红柿凝结着村里人20多年的心血和努力,这是平度市崔家集镇向阳村的翻身果、振兴果、致富果。
向阳村原来是个盐碱滩,十年九涝,种粮粮不长、种菜菜不收,是个远近闻名的穷村,为了甩掉这个穷帽子,平度市崔家集镇向阳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鞠炳锦通过外出考察、外请专家,发现村里的土壤、水质最适合种樱桃西红柿。
“我当时就一个念头,高低得把大棚弄起来!”鞠炳锦说。
图片
历经8个月,22个大棚建起来了,可刚栽上苗就被一场暴雨全泡了。鞠炳锦就带头领着党员干部架水泵、捞苗子,腿脚在水里一泡就是五六天,终于保住这全村的希望。
产业规模越来越大,销路成了问题。“镇党委找到我说,我们的产业要想发展下去,电商这条路必须打通。我作为村书记,首先带头动员儿子,放弃国企的铁饭碗,回村发展直播电商。起初全家都反对,儿子也有顾虑,我给儿子发了一个月的工资,他通过线上电商、线下物流,第一个月就卖得很好,第二个月这小子就跳出去单干了。他也是我们村第一个返乡创业的年轻人!”他说。
现在向阳村已经有100多名年轻人返乡创业。“以前我们村的幼儿园根本就招不起生来,现在年轻人回村发展都把孩子带回来了,我们还准备扩建幼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