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杰:拜登还是特朗普?“结果”都一样

全文1732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美国大选首轮电视辩论后,部分媒体呼吁拜登主动让贤,但拜登及其家人和顾问尚未表达过退选意愿。

02尽管拜登在电视辩论中表现不佳,但民主党前总统奥巴马和克林顿仍支持拜登,潜在总统候选人也没有挑战他的声音。

03由于拜登和特朗普年龄相近,他们的表现不意味着会给对方带来加分,拜登的表现也不意味着特朗普会获胜。

04无论拜登还是特朗普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的政策和团队都将保持连续性,不大可能出现“黑天鹅”般的冲击。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直新闻:美国大选首轮电视辩论后,媒体响起了一股换掉拜登的说法,您有什么观察?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特朗普和拜登时隔十年又一次进行电视辩论,这一次辩论拜登算是完败,连民主党的喉舌媒体都在第一时间呼吁拜登主动让贤。《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声称自己看到拜登的辩论都哭了, 《纽约时报》在社论中也呼吁拜登为国退选,停止谋求连任,持有此类观点的媒体真不在少数。但是,回到2016年,美国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不支持特朗普,但选举结果似乎狠狠地打了这些媒体的脸。现在拜登面临的首要的对手似乎不是特朗普,而是民主党自己,尤其是民主党内的精英们。电视辩论让这些精英感到沮丧,甚至绝望,这样的拜登能够打败特朗普吗?至于说“为国退选”,也是冠冕堂皇的说辞。对于民主党来说,拜登的表现不应该让他们感到意外。
最近一段时间拜登的身心状态经常上新闻,退一步说,已经81岁的拜登能够投入到这么高强度的选举活动,已经不错了。拜登的夫人吉尔就给丈夫加油鼓劲说,你今天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看起来,吉尔要比《纽约时报》更了解拜登。当然,在拜登是否继续选举的问题上,吉尔也比《纽约时报》更有发言权。
“换拜登”的说法,并没有官方的确认,更多的是媒体精英的想法或者猜测。到现在为止,拜登及其身边的家人和顾问,民主党内的权力精英都没有表达过要拜登退选的信息。拜登在电视辩论之后的竞选筹款活动中,承认自己年龄大了,腿脚不灵、口齿不清了,但是他依然相信自己能够连任。民主党前总统奥巴马和克林顿也出面支持拜登,另外,民主党潜在的总统候选人,也没有人出来挑战拜登。相反,他们基本表达了坚定支持拜登的态度。比如说加州州长纽森未来可能会去竞选总统,但是并不是现在。
拜登曾经表示自己只做一届,但是最后还是谋求连任,相信这一决定是拜登本人作出的决断,也肯定与家人和密友有过沟通。如果仅仅一次电视辩论表现不佳,就打退堂鼓,似乎并不是美国总统的风格。拜登夫人吉尔安慰自己的丈夫说,我们不会让这90分钟来定义你过去四年的执政。当然,媒体也有传言说,拜登与家人在戴维营休假时会商量是否退选,也有人认为已经作出选择了。从现在的情势来看,除非拜登自己宣布退出,否则,换掉拜登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是换掉拜登,民主党也未必能赢。电视辩论,不过是把2024年美国大选的“年龄焦虑”暴露出来而已。
图片
直新闻:美国大选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大选的结果似乎对其他国家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您有什么分析?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上次大选,已有媒体评论,两位老人也太拼了,70多岁了还在进行高强度的选举活动。四年过去了,还是两个老人同台竞技,只是他们已经进入80岁的门槛了。美国的人口年龄结构是比较年轻的,但是为什么总统候选人都这么老呢?这至少反映出美国政治制度的僵化一面,拜登或者特朗普的身体能担起这样的政治责任吗?拜登在电视辩论中的糟糕表现至少反映出,岁月不饶人,承担政治责任还是需要一个健康的体魄。拜登的表现也不意味着会给特朗普带来加分,因为他跟拜登差不多老,如果特朗普当选,四年后,他会和拜登一样老。
从2016年特朗普当选,到现在的大选,竞选的游戏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2020年特朗普败选,意味着在任总统未必有优势,成为冷战结束后,老布什之外唯一没有连任的总统。而如果这次特朗普胜选,那拜登重蹈了特朗普的覆辙而成全了特朗普。
此外,特朗普和拜登的竞选也在一定程度上消蚀了美国政党政治,尤其是特朗普从2016年到现在,八年之间,共和党几乎成了“特朗普共和党”,而拜登决定竞选连任也是给民主党出了难题,拜登决定继续选,那民主党也没有办法,在初选中,拜登得到了支持,现在拜登表现不佳,但是民主党内还有谁比拜登更可能打败特朗普呢?即便拜登退选,谁可以替补上场呢?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大概率要到2028年大选才会推出年轻一代的候选人。
拜登还是特朗普?这个问题在四年前是非常受关注的,影响和冲击也是巨大的。但是四年之后,我想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当选,都不会带来“黑天鹅”般的冲击了。他们两位都有过四年的执政经历,施政理念、风格、政策、手段都已经呈现过。我想,下一个四年,无论谁当选,都会保持其连续性,也不排除有微调,但是大的框架是确定的。特别是拜登,四年间的政策具有很强的连续性,团队也是如此。而特朗普的四年基本是乱拳都出尽了,团队走马灯换个不停。
从2016年的大选开始,每次美国大选都是对美国总统选举制度的极限测试,上一次大选,特朗普至今不承认自己败选,这一次大选,民主党酝酿换人。笼统地来说,社交媒体时代,美国政治游戏规则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而一连串不可思议的现象就是这种变局的体现。
作者丨孙兴杰,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