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旗在基层一线高高飘扬|赵鸿亮:有救援任务优先派给我

自踏入应急救援这一行,他就像陀螺一样不停地旋转,特别是每年进入汛期,瞬间切换到高速旋转模式。除了日常工作,在一些景区景点、重大活动现场,都有他的身影;进入汛期,不论哪里有险情或可能出现险情,他从未缺席。他就是哈尔滨市应急管理局指挥中心副指挥长赵鸿亮。 
图片
奔赴防汛一线
应急救援现场,他场场不落,可面对此次采访,他多次爽约。6月28日晚,记者见到赵鸿亮时,他刚从防汛一线返回哈尔滨,满眼疲惫,声音暗哑。在哈市停一脚,他还要去外地出差。
赵鸿亮当下的状态,正应了他说过的一句话:“应急救援,生一半死一半,火一半水一半,热一半冷一半,饭吃了一半,澡洗了一半,觉睡了一半,梦做了一半,对于应急人已是常态,但当地震、洪水、泥石流等灾害发生时,应急铁军依然会冲在第一线。”
追“峰”破浪冲在前
“我们要抢在洪峰前面……”进入6月份,赵鸿亮进入“靠天吃饭”的工作节奏。
6月26日21时,刚结束当日《遇见·哈尔滨》江上沉浸式演艺安保值守工作,赵鸿亮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翻看“哈尔滨水温雨情预报预警群”,一竖列的红色标识让他心里一颤,暗叫不妙,有可能会发生险情。赵鸿亮第一反应便是回家取两件衣服,然后去现场看看。驱车回家路上,赵鸿亮的手机响起,“鸿亮,跟我下去看看汛情。”电话一端正是哈市应急局局长、防指副总指挥司炳春。挂了电话,赵鸿亮开始调集救援力量。
图片
赵鸿亮(左) 分析研判汛情
“救援力量要前置,万一出现险情,现调人就来不及了。”赵鸿亮带着哈尔滨森林消防支队、哈尔滨消防支队及社会救援力量,直奔存在险情的一处中小河流源头。
午夜,赵鸿亮等人到达指定地点后,一头扎入一线指挥部,了解汛情。天蒙蒙亮时,赵鸿亮来到堤坝前,查看堤坝情况。水文信息一小时一更新,赵鸿亮他们要根据水文、地质灾害、雨情等信息,结合现场实际情况,作出分析研判,指导当地政府开展防汛工作。
“属地政府怕溃堤,早早疏散了群众。”赵鸿亮非常认同属地政府未雨绸缪的举措。
“鸿亮,我怎么感觉下游压力更大。”司炳春对赵鸿亮念叨着。一夜未合眼的二人默契地上车,朝着下游飞驰而去。
6月27日15时许,绕着下游大坝巡视回到下游防汛指挥部的赵鸿亮等人,已有些体力不支,他们顾不上吃口饭,便讨论起防汛应对措施。
6月28日晚,赵鸿亮抵达哈尔滨的第一件事就是兑现与记者的约定。“别离我太近,我都‘馊’了。”赵鸿亮的开场语,让记者心生敬畏,这是新时代应急铁军的真实写照。
图片
赵鸿亮(右)借助无人机了解汛情
心之所向甘之如饴
军人的职责和使命是保卫国家安全,无论军装是否在身,那份责任和使命已深深刻在骨子里。
1990年,年仅19岁的赵鸿亮怀着报效祖国的志向,选择参军。在零下40多摄氏度的驻地,他用脚步丈量祖国的边境线。由于表现突出,1991年,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998年,赵鸿亮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地税部门工作。2008年汶川地震时,赵鸿亮看着电视里的现场画面,心如刀绞,“灾难带来的伤害损失太大,我必须做点什么。”此后,赵鸿亮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各类志愿救援活动。
单木难成林。2010年,赵鸿亮和经常做志愿服务的二十余名伙伴成立了黑龙江蓝天救援队,队员涵盖医护人员、企业从业者、个体经营者、户外旅游爱好者等,目前已发展到400余人。“我想用微薄的力量继续为国家、群众多做点事,从事救援工作是最直接的表现。”赵鸿亮从事救援的初衷始终如一。
在国内一些重大应急救援现场,总能看到赵鸿亮的身影。他逆行而上的身影给哈市应急管理局副局长臧建国留下深刻印象:“这就是我们需要的应急救援人才,冷静、专业。”
图片
赵鸿亮(左)现场调度
“我要上一线,有救援任务优先派给我。”这是2021年50岁的赵鸿亮调入应急队伍时提出的唯一要求。转入哈市应急局,赵鸿亮在工作中发现一个问题就是,突发事件发生后,有的救援力量找不到组织,有的盲目开展工作。为了破解这一问题,他脑海中跳出一个想法——组建社会救援力量应急工作群,让社会力量成为政府救援的辅助力量。
“社会救援力量良莠不齐,不仅需要我们一一去甄别,还要协调未注册的救援组织去民政部门注册。”赵鸿亮说,这项工作看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很困难。经过层层筛查,他最终促成哈市14支社会救援力量中的8支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并协调为6支社会救援力量授牌。目前,社会救援力量人数达千余人。
危难时刻肩扛重任
“作为应急人,需要具备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面对记者的提问,赵鸿亮言简意赅地回答了勇敢两个字。“很多救援现场都和群众生死挂钩,我们也是把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多年的救援工作,让赵鸿亮见证了太多的重聚与告别,这些场景在他心底留下深深的烙印。最近的一次生死考验发生在2023年8月4日。
图片
参与救援时赵鸿亮的鞋被浸透是常事
2023年8月4日凌晨,结束在尚志市搜救任务的赵鸿亮刚准备小憩,就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五常沙河子镇因洪水导致信号中断,大批群众被水围困,立即前往救援。”撂下电话后,赵鸿亮带领消防、森防和社会救援力量向险而行。
从指挥部到沙河子镇的路大约75公里,多半路面漫水,主干路水深平均一米左右。4日19时30分许,前方探路车辆因无法确定水下路基是否被冲毁,无形中增大了前行风险。进退两难间,哈市应急局局长、防指副总指挥司炳春看向赵鸿亮问:“行不行?”赵鸿亮坚定地回答:“行!”两人二话没说,穿上专业救生衣,带上一名救援队员,登上了吉普车,行驶到最前面,为整个救援队伍探路。
赵鸿亮回忆说:“水深流急,水面雾气腾腾,根本看不清路,只能通过观察两侧树木确定前进方向,一旦水流发生变化就要马上采取应对措施,否则被冲下路基很有可能车毁人亡。”
历时25个小时的昼夜营救,沙河子镇4000余名受困群众全部乘车安全转移。
“亮哥,你不怕吗?“同事询问,赵鸿亮说:“害怕。前面有4000多人,他们更害怕,只有我们到了,他们才感到安全。共产党员的字典里没有‘害怕’两个字。”
赵鸿亮深知,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他利用业余时间外出学习,并把新经验及时分享给同事、应急救援人员,还为多所院校、社区无偿授课,教大家如何自救。
“接下来,我想把村屯、社区的应急救援工作搞起来,让应急救援无死角。”赵鸿亮眼神坚定。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