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上线短信免打扰,能否真正免打扰

全文1929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中国移动近日上线短信免打扰服务,可实现指定号码短信拒收和分行业屏蔽营销短信。

02该服务采用云端拦截技术,避免用户在手机端进行拦截时出现漏网之鱼。

03除此之外,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推出了类似服务,如天翼防骚扰和联通防骚扰。

04业内专家认为,运营商在保护用户安全上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应继续细化与挖掘防骚扰措施。

05专家建议,不同主体的防骚扰措施可以相互借鉴,提高拦截效果。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7月1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中国移动近日上线短信免打扰服务,该功能可实现指定号码短信拒收、分行业屏蔽营销短信。虽然如今智能手机都有原生的骚扰屏蔽功能,第三方应用也为数不少,但运营商所采用的云端拦截技术依然有其独特的作用。在业内专家看来,运营商在全力铺开5G的同时,诈骗分子、不良商家也有机可乘,在保护用户安全上,运营商的角色不可替代。
图片
新功能是否好用
北京商报记者试用发现,用户在微信搜索栏中输入“中国移动高频骚扰电话防护”,即可找到相应公众号,在底部栏中有“短信防护”一项,点击“短信免打扰开关”,并输入手机号、验证码进行绑定,便可打开此功能,同时也能随时关闭。
除了免打扰开关外,短信防护中还有其他细分选项,例如拒收号码设置,可让用户自行添加短信拒收号码;还有分行业营销防护服务开关,其中包括了网络游戏推广、股票证券推销、金融推销、其他类别推销等。短信防护之外,公众号内也有电话防护相关选项,例如骚扰拦截设置、白名单设置等。
为亲测有效性,北京商报记者将某号码添加为拒收号码,对方发送信息时的确接收不到,而在对方使用的iPhone手机 IMessage中,则显示“该信息已作为垃圾信息送达”。当记者将该号码添加进电话骚扰拦截设置,同样也接收不到对方的来电。
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向中国移动工作人员咨询该业务,工作人员表示,该公众号早在2022年就已经上线,但当时的覆盖内容不如现在全面,也没有短信拦截功能,此后一直不断升级,短信免打扰是在6月30日最新推出的一项服务。
中国移动工作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该服务的最大优势在于采用云端拦截技术,即甲基站向乙基站发送信号,或向卫星发送信号时,骚扰电话、短信就已经被拦截。若用户只是在手机端进行拦截,那么无论是自带功能还是第三方软件,都得在接收到信号后进行智能识别,决定是否拦截,所以很多情况下,用户受到骚扰时,电话会响一下再自行挂断,运用云端拦截技术则避免了这一问题。
类似服务
不光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两家也有类似服务。中国电信推出了“天翼防骚扰”公众号,其界面、功能设置与中国移动的版本大致类似,主要分来电防护、短信防护两部分,能够让用户自行设置黑名单、白名单,以及查询短信拦截记录。
实际上在防骚扰方面,运营商已经有长年实践,只不过此前都集中在骚扰电话上,天翼防骚扰客服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早在4G时期用户就已能享受防骚扰服务,用户可自行设置高频呼叫、营销电话、诈骗电话屏蔽,并且能根据指定号段进行拦截,拦截之后,用户还能对骚扰电话进行投诉,投诉内容直达中国电信不良信息处理中心。
在业内观点看来,在防骚扰方面,运营商的举措是一个不断细化的过程。通信专家马继华曾在采访中对北京商报记者谈到,大多数诈骗分子藏匿海外,所用号码往往是该地专属号段,所以号段拦截对反诈特别有效,不过骚扰信息问题仍然棘手,可以看到,当下运营商对这一问题已经有了办法。
针对老年人的诈骗,也是业内关心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在天翼App中看到,用户能在其中设置“亲情通知”,当老人收到诈骗电话时,中国电信方面能及时发送短信通知用户,将反诈措施细化到具体人群。
运营商下场
在业内专家看来,运营商推出防骚扰功能责无旁贷。通信产业观察家付亮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三大运营商全力推广5G服务,将5G用户量视为关键数据,但提升通信效率的同时,也让不法分子有了新的手段。
例如有用户接到了假冒民警的视频电话,或者在短信中接到了对方发来的照片、通缉令、传票,其中诈骗分子就利用了5G加持下的视频通话功能和“5G消息”,甚至更“下本”的诈骗分子还能通过大模型、数字人,虚拟出视觉形象进行诈骗。
据公安部官网公布数据,防范电信网络诈骗的任务依然艰巨,2023年电信网络诈骗受害者平均年龄37岁,18—40岁的占比为62.1%,41—65岁的占比为33.1%,包括刷单返利、虚假理财、虚假征信在内等10种常见类型的案发占比近88.4%。
相比于诈骗,骚扰更加“无孔不入”,这也要求运营商必须有所作为。专家谈到,很多营销短信会提示用户回复“TD”退订,似乎是给用户以选择,但实际上是测试号码的活跃度,了解到该用户较为活跃后,该号码往往会以各种方式进一步泄露,招致更多的骚扰,换言之,用户个人甄别往往不准,需要掌握大数据的运营商介入其中。
此外,在业内观点看来,运营商亲自“下场”防骚扰,也的确比其他主体更便利。例如苹果虽然自iOS 13.3开始就有拦截骚扰短信、电话的功能,但仅是系统默认开启该选项,苹果自身不提供拦截规则,用户必须要安装第三方App,一直到iOS 17,苹果才开放了管理来电系统通道,让第三方能够写入规则。
专家认为,无论是手机原生应用还是第三方软件,如何平衡功能与权限是重要问题。若权限太低,则实际上拦截无效,若权限太高,用户也担心隐私信息外泄,但是当防骚扰责任更多落实在运营商时,这一矛盾在云端就能够解决,而不需要一定在手机端。
对于不同主体的防骚扰措施,专家也认为可以相互借鉴,例如现在第三方应用可以根据高频词汇筛选信息,将某些词汇添加进黑名单后,用户就不会受到该类短信的打扰,对营销类信息十分有效,这也是运营商可以继续细化与挖掘的方向。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王柱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