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ISM制造业连续三个月萎缩,价格指数降幅创逾一年最大

全文1202字,阅读约需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美国ISM制造业指数连续三个月萎缩,6月指数降至48.5,价格指数降幅创逾一年最大。

02新订单指数反弹近4点至49.3,表明订单量正接近稳定,但生产指数进入收缩区间。

03由于美联储维持高利率较长时间,借贷成本高、企业对设备的投资受限、消费者支出不均衡,美国制造业仍在苦苦挣扎。

04然而,新订单指数回升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需求正在逐渐恢复。

05同日公布的Markit制造业PMI显示,美国6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51.6,仍显示活动萎缩。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7月1日周一,ISM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ISM制造业指数连续三个月萎缩,价格指数降幅创逾一年最大。
美国6月ISM制造业指数48.5,不及预期的49.1,5月前值为48.7。美国6月ISM制造业PMI与5月读数相差不大。50为荣枯分水岭。
此前3月,美国ISM制造业指数意外大幅好于预期,突破50大关,达到50.3,结束了连续16个月的制造业收缩。不过从之后几个月的数据来看,美国制造业的复苏之路仍然颠簸,单月实现的扩张也仅昙花一现。
图片
重要分项指数方面:
新订单指数49.3,预期49,前值45.4。虽然新订单指数仍位于萎缩区间,但单月反弹近4点至49.3,表明订单量正接近稳定。生产指数从50.2跌至48.5,进入收缩区间。物价支付指数52.1,为年内最慢的成本增速,预期为55.8,5月前值为57。价格指数单月大跌4.9个点,跌幅为去年5月以来的最大。就业指数49.3,预期50,前值51.1。陷入收缩的就业指数表明,工厂就业人数减少。
图片
6月份,九个行业报告称活动出现萎缩,其中纺织厂、机械和金属制品业表现最差,八个行业显示活动有所增长。
ISM制造业商业调查委员会主席Timothy Fior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由于当前的货币政策和其他条件,企业不愿投资资本和库存,因此需求仍然低迷。生产执行率与上个月相比有所下降,可能导致收入下降,给盈利能力带来压力。
分析称,整体数据仍表明,由于美联储维持高利率较长时间,借贷成本高、企业对设备的投资受限、消费者支出不均衡,美国制造业仍在苦苦挣扎。不过数据也有亮点——虽然美国ISM整体的制造业指数仍显示活动萎缩,但对生产商们来说,一个积极的信号是新订单指数回升。
最近的报告发出了有关美国制造业的喜忧参半的信号。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美国工厂的商业设备订单意外下降,而另一项数据显示工厂产量普遍回升。
周一,ISM数据公布后,中长期美债收益率至少涨约8个基点,纷纷刷新日高:
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幅扩大至8个基点,刷新日高至4.64%上方。20年期美债收益率涨约9个基点,刷新日高至4.7469%。10年期美债收益率涨约8个基点,刷新日高至4.47%上方。两年期美债收益率涨幅重新扩大至2.5个基点,逼近4.78%。
同日稍早公布的Markit制造业PMI显示,美国6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51.6,预期51.7,初值51.7。与ISM数据不一样的是,标普全球指出,6月份供应商收费出现上涨,叠加劳动力成本上升,这导致投入价格进一步明显上涨。
标普全球市场情报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表示:
标普全球PMI调查显示,美国制造商在6月份挣扎,难以实现强劲的生产增长,受到该国国内和出口市场需求疲软的拖累。尽管PMI在2024年前六个月中有五个月处于正值,而2023年仅有一个月为正值,但增长势头仍然令人沮丧地疲软。
过去两年,工厂受到疫情后需求从商品转向服务的冲击,同时,高物价和对长期高利率的担忧削弱了家庭和企业的消费能力。这些不利因素一直持续到 6 月,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临近,人们对该国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也随之加剧。”
商业信心因此跌至19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表明制造业正准备在未来几个月内进一步应对困难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