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敏:如果当年联影落户在任何其他城市,都不会有今天这么好的效果

图片
置身联影集团总部,好像走进了大学校园:林荫路、宿舍楼、饭堂,还有满眼年轻的面孔。在上海嘉定成长13年,如今,这所“大学”要扩容了。“校园”旁边,一座更开阔的园区——联影集团旗下联影医疗二期正在建设中。二期项目总投资31.3亿元,预计明年年中投入使用。
这还只是联影集团扩容的一角。去年8月,集团与嘉定区签约,共同打造联影小镇。这将是一个以联影集团为核心的产业集群,小镇里有企业,有学校,有公寓,而占地面积将是集团总部的数十倍。
图片
联影医疗二期效果图。
联影集团拥有联影医疗、联影微电子等7家控股子公司,研发全线医学影像与放疗产品、生命科学仪器、医疗机器人、智能可穿戴设备及医疗芯片。
联影集团董事长薛敏说:“如果当年联影落户在任何其他城市,都不会有今天这么好的效果。”
“Made in Shanghai(上海制造)和Made in 其他地方,感觉是不一样的。”薛敏说起联影与上海的关系满是自豪。在他看来,上海的医疗资源丰富,有利于产学研医融合创新;上海国际化程度高,有利于吸引国际化人才。上海政府的办事高效规范、上海及周边的产业配套齐全、上海的各类专家水平高超……这些优势是培育一家世界级企业难得的资源,吸引了联影落户上海、深耕上海。联影医疗二期、联影小镇均着眼未来。通过这些项目,企业投资在上海,也是投票给上海——给上海向上的经济预期,给上海斑斓的未来图景。
图片
联影集团董事长薛敏。
如今,谈到上海的科技创新企业,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联影。这是一座城市和一家企业的相互成就,它们身上有一种共同的气质——对一流水准的追求。
事实上,联影集团是薛敏的第二次创业。他第一次创业是在1998年。那一年,他带着5人核心团队,从美国回到祖国,在深圳创办了一家专攻磁共振的公司——迈迪特。不到一年后,1999年春,迈迪特研制出中国首台1.5T超导磁共振,并在国内外装机,一举结束我国高场磁共振系统全部依赖进口的历史。
但薛敏的这次创业有如流星,璀璨但短暂。当年迈迪特生产的磁共振内,谱仪、磁体、中央控制系统等核心部件均由外部采购。提供谱仪的那家公司后来被跨国巨头收购。迈迪特被切断了供货。缺少核心部件,公司走向终结。薛敏不得已将公司75%股权出售给西门子。薛敏本人则成为西门子的一名高管。
和西门子签约是在2001年11月10日,正巧是中国入世的那一天。20多年后,薛敏仍清晰地记得那个日子。后来,在联影集团的一本内部材料里,回顾迈迪特的创业史,有这样一段话:“迈迪特是那个充满激情的创业年代里中国医疗器械企业的缩影。它如流星般的命运,带给行业的不只是痛惜,也引发了薛敏在内先行者的反思:掌握核心技术是民族品牌实现突围、掌控自主命运的根本。”
在西门子工作8年多后,2010年5月,薛敏辞去职务。他将和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再次创业,这一次是在上海。当年8月,在上海的一场磁共振学术会议上,薛敏向世界宣布:一家尚没有名字的医疗设备公司即将成立,渴望全球顶尖人才加盟!
“团队的商业计划书没多少人相信的。”薛敏回忆当年时笑说,“PPT可能做得太大了。远景太大了,产品线太多了。”在这个PPT上,他们把未来公司定位在“世界级”。这是薛敏从西门子辞职后,用半年多思考的结果,要做就做最好。
上海相信了薛敏。他记得很清楚,2010年10月28日,他向上海市相关方面汇报了联影项目。次年春,联影在上海嘉定成立,联合出资人是上海市国资委。
立志世界水准的联影医疗果然没有让世界失望。刚出道,就一次性推出了十余款产品,有CT、有磁共振,有PET/CT、有X光,给市场带来极大冲击。而且这些产品一改过去国产医疗设备“看不得、摸不得、用不得”的刻板印象,单单外观就足以让人眼前一亮。
图片
联影医疗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