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类型定位,守住“职业本色”——职业本科再扩容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全文2322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中国教育部近期拟同意新设置16所职业本科院校,目前职业本科院校已达到51所,为考生深造或就业提供更多选择。

02职业本科教育近年来经历了从无到有、从试点到全面推广的发展过程,为培养大批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提供了坚实支撑。

03专家认为,完善制度标准体系是职业本科教育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包括研制高质量发展指导意见、制定顶岗实习标准等。

04除此之外,职业本科教育需加强与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优化专业设置和人才培养方案,确保专业与产业链紧密对接。

05同时,职业本科学校需摆脱追求成为“研究型大学”的惯性思维,坚守职业性,避免因“学术漂移”导致职业性“褪色”。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高考后,浙江省考生李文莉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又在为选学校、选专业而纠结。”考试结束后的第三天,她便开始在网上浏览相关信息,很快,她发现了一个新变化——今年我国职业本科院校又增加了十多所。“这对学习成绩稍差、但动手能力较强的我来说,是个好消息!”这几天,她已将志愿选择重心放在了职业本科学校上。
记者了解到,教育部近期先后发布两则公示,拟同意新设置16所职业本科院校,我国目前职业本科院校达到了51所。
“近年来,作为我国教育改革新生事物,职业本科教育经历了从无到有、从试点到全面推广的发展过程,在扭转人们对‘职业教育’的固有偏见方面发挥了较大作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与继续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宗诚如是说。
职业本科再扩容,意味着什么?背后有哪些挑战与机遇?
为学生深造或就业提供了更多可能
“职业本科院校持续增加,说明职业教育地位明显提升了。可预见的是,未来两年,职业本科招生规模将从近10万人增至60万人左右。”作为高职“升本”的亲历者,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大学教学督导处处长、教授高永祥欣喜地说,这表明国家鼓励多层次多形式的职业教育发展,让职业教育“不同类型、同等重要”的战略规划在教育选择路径、学业提升通道等方面真正落地,为培养大批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提供了坚实支撑。
“目前,职业本科已被纳入现有学士学位授予体系,为大批普通学生的学业深造或择业就业提供了更多可能。尤其对那些高考成绩徘徊于普通本科录取线边缘,或在某一领域拥有特殊技能的学生而言,职业本科学校具有紧密结合市场需求、注重理论与实操双向发展、就业率高等优势,给志愿填报以及专业选择提供了新的视角和思路。”宗诚说。
高永祥也表示:“职业本科教育注重实践技能的培养,通过理论实践一体化教学、复合能力培养和复杂操作技能训练,使学生具备更强的就业竞争力和创新创业能力。职业本科院校持续增多,必将进一步助推大学生实现高质量就业创业,进而缓解社会就业压力。”
宗诚表示,通过加大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供给力度、提升培养水平,将有效缓解“高职院校培养的技术技能人才能力、水平‘不够用’,普通本科院校培养的学术型人才‘不管用’”的问题,为破解教育结构与产业人才需求结构长期难以匹配的难题提供了新选择。
在湖南师范大学职业教育研究所教授唐智彬看来,职业本科或将成为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鲇鱼”,倒逼其他相关院校积极转型,面向市场开放办学,从而形成更加科学合理的教育格局。
完善制度标准体系是关键
职业本科如何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面对一系列挑战,有哪些可行对策?
在宗诚看来,完善制度标准体系是破题关键。她建议,尽快研制关于推动职业本科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职业本科学校发展路径,引导不同来源、不同形式职业本科学校突出办学特色,提升办学质量。除指导意见外,还需尽快完成顶岗实习标准、实训教学条件建设标准、评价标准、质量保障标准等的制定工作。
宗诚认为,进一步提升职业本科学校的社会服务能力,也是未来发展之钥。“具体来说,职业本科学校需积极参与行业产教融合共同体和市域产教联合体建设,发挥办学优势,带动行业及区域内同类职业学校联动发展。主动与普通高校、中高职学校开展合作培养,扩宽职业本科教育毕业生成长成才通道。主动参与高水平技术研发项目,大力开展面向企业的技术攻关,强化创新能力和成果转化应用水平。”
“发展职业本科,应提升专业与市场需求的对接精准度。”高永祥建议,加强职业本科教育与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密切关注产业发展趋势,并根据产业转型升级新变化、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岗位新需求,优化专业设置和人才培养方案,确保专业与产业链紧密对接。
除此之外,唐智彬还建议,进一步深化职业本科教育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工作,对职业本科人才培养目标、专业建设模式、课程标准与框架、人才培养模式与路径、评价方式与手段等进行深入研究,达成理论界和实务界对职业本科教育的基本共识。
“同时,推动学校面向市场、面向社会、面向未来办学,强化适应职业本科办学需求的教师队伍建设,锻造一支由行业大师、能工巧匠以及高技能人才组成的‘产业教授’‘企业导师’队伍,不断优化教师队伍结构。”唐智彬提醒,“在集中部分优质资源和投入打造标杆式高水平职业本科院校、引领我国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同时,更要重视‘办好每一所职业院校’,形成‘各安其位、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办学格局,夯实我国现代职业教育的基础。”
摆脱成为“研究型大学”的惯性思维
对于职业学校而言,发展职业本科,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目前,职业本科的顶层制度体系尚不完善,对接国家战略、指导学校内涵发展的有效性亟须提升。”宗诚指出,职业本科教育发展历程较短,关于学校设置标准、专业设置管理办法等制度虽已出台,但职业教育类型特色的指标体现仍有待凸显,专业教学标准、课程标准、顶岗实习标准等体系仍需完善,支撑职业本科教育发展的财政投入机制还不健全,职业本科教育高质量发展仍面临一系列基础性问题。
“另外,职业本科目前尚处于规模扩张期,优质学校数量少、自身能力有限,且各类国家平台、重点项目尚未向职业本科开放,致使职业本科教育引领带动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改革的作用还不明显。”宗诚分析,部分学校存在对接国家战略能力不强、人才培养定位不清、基本办学条件不足等问题。此外,各学校在办学基础、办学理念、发展定位等方面差异巨大,一些学校受普通本科教育办学理念影响,存在偏离职业教育“赛道”等误区。
这同样是唐智彬格外看重的问题。“职业本科发展,首先需摆脱追求成为‘研究型大学’的惯性思维,坚守自身的‘职业性’,不断优化类型定位,避免因‘学术漂移’导致职业性‘褪色’,而学术性‘成色’又不足。”他补充道,目前,还需注意一种倾向,即几乎所有高职院校都在谋求升本。其实,并不是每一所高职院校都要办成职业本科,大多数仍应坚守专科层次培养的基本定位,将我国高职教育办成特色鲜明、服务能力强、产业与经济贡献度高、社会影响广泛的教育类型。“这才是高职教育发展的应有之义。”
高永祥坦陈,职业本科规模扩张背景下,如何保证学校的招生计划完成率、新生报到率以及毕业生就业质量,是一个即将面对的挑战。“这也可能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学校专业设置与建设一旦滞后于社会和行业发展的需要,便会导致人才培养与市场需求脱节、就业岗位与专业不匹配、就业质量不高等问题。”(记者 晋浩天)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