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鼓吹美国塑造未来,话音刚落联大通过中国提交决议

时间刚进入7月,中国就在中美高科技领域的话语权竞争中“再下一城”。布林肯鼓吹,美国将从实力地位出发应对中国或任何其他挑战,确保美国塑造未来。话音刚落,在中国的推动下,联合国大会通过一份最新的合作决议。
超过140个国家与中国联合署名,要求为建设人工智能提供公平、开放的商业环境,通过对话合作而非高筑壁垒来推动全球人工智能治理,并提升发展中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话语权。
这份联大决议,与6月21日拜登政府推动的一项《拟议规则制定通知》(NPRM)针锋相对。该《通知》中,美国公开以维护所谓“国家安全”为借口,针对性的限制美国投资者参与中国的人工智能、量子技术以及微电子技术领域的投资。很明显,美国这种做法引起了绝大多数国家警惕。
图片
联合国大会
这种对别国滥挥制裁大棒的行为,对美国造成了两个极为恶劣的影响:第一,暴露了美国乃至整个美西方的“双标”本质,让美国的国际地位遭受重创;第二,让美国国内也陷入“左右互搏”的困境,浪费了发展和改革的宝贵窗口期。
在国际上,美国对中国歇斯底里的打压,亲手撕下了美西方披在身上的名为“文明”的外衣。客观来说,今日美西方的繁荣固然有科技进步等积极因素包含在其中,但亦是建立在殖民全球的罪恶历史上的。
靠着先发优势,美西方在近代崛起的数百年间,从广大亚非拉国家掠夺了大量的超额财富,才最终走到了所谓“发达国家”的位置。但是在成为既得利益者后,美西方对这种掠夺进行了美化,并在全球发展中国家面前描绘了一幅图景。
图片
布林肯
那就是他们的财富以及作为所谓“文明人”光鲜亮丽的外壳,并非是靠着祖上当强盗赚来的,而是依靠所谓的“民主优势”乃至“文明优势”争取到的。这类话语体系,一方面淡化了殖民历史的罪恶。
另一方面也让广大发展中国家相信,只要自己足够努力,不靠掠夺也能获得成为“发达国家”的入场券,成为所谓“文明国家”的一员。但是,美国持续十余年的对中国无底线打压,把这套话语体系彻底戳穿了。
中国是真正靠着自身努力和平崛起的第三世界国家。然而当我们开始对上游产业发起冲击,并希望平等的和美西方站到同一起跑线上竞争之后,收获的却不是掌声,而是铺天盖地的诋毁和制裁。
图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美西方发明了各种各样的“定义”,想方设法的把中国归为异类,拒绝和中国公平竞争。这种歇斯底里的做法,固然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中国前进的脚步,但也把美西方作为既得利益者和殖民者的不堪嘴脸,再次展现在了全世界面前。
很多和中国一样的发展中国家都会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今天的中国,会不会就是明天的我们?这个问题一经提出,就在美西方精心罗织的谎言体系中戳开了一个洞。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意识到,美西方的所谓“文明”、所谓“民主”,本质都是哄骗其他国家的借口,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一套。
同时,美西方在巴以问题和俄乌问题上暴露的双重标准,也空前动摇了全球南方对美西方的信任。在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难和鲜血之下,公然为以色列张目的美国,到底有没有资格继续鼓吹自己是所谓的“世界灯塔”“山巅之城”,要打上一个巨大问号。
图片
中美
如今在联合国框架下,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团结起来,反抗美西方的话语霸权。从巴以问题到如今的人工智能问题,发达国家精心编织的信息茧房正在一点点崩溃。同时,美西方的金融霸权以及军事霸权也在面临一场全球性危机。
红海的“繁荣卫士”行动折戟沉沙、全球加速去美元化进程,一声声都是为美西方霸权敲响的丧钟。而美国对中国歇斯底里的“甩锅”行为,也让他失去了为自身发展路线“纠偏”的最佳时机。
导致美国产业空心化乃至全球霸权褪色的主要原因,并非发展中国家夺走了美国的产业和机会,而是美国的资本拒绝自我克制,美国政府则为资本服务。美国资本在全球化进程中对第三世界进行了一轮全面的产业布局,收割了超额利润。
图片
华尔街
这些利润本该被美国政府拿出一部分,用来调整国内的产业结构。但美国政府被资本操控拒绝这样做,而是不断的沉迷于华尔街“钱生钱”的金融游戏当中。美国底层的呼声长期被忽视,社会冲突愈演愈烈,占领华尔街、黑命贵、冲击国会山等一系列运动自然也就应运而生。
如今,美国的国内矛盾已经越来越逼近彻底爆发的临界值,但已经成为资本傀儡的美国政府依然拒绝限制,而是把祸水引向太平洋对岸的中国,试图通过甩锅来掩盖自己治理能力的缺陷。这种做法是纯粹的饮鸩止渴,最终结果必定是病入膏肓。
现在的美国,已经发展到了在如何对付中国这件事上,都无法形成一致观点和政策的阶段。最近,拜登为了炒作所谓“中国威胁论”,声称中国制造的港口起重机可能会给美国带来“安全风险”,并决定加征25%关税。
图片
拜登
但该计划随后引起了港口经营者的强烈抗议,负责运营加州长滩港的运营商长滩集装箱码头公司向白宫递交了一份长达五页的“抗议信”,指责白宫的决定“越权”且“鲁莽”。同时,美国政府内部的工作人员也开始在讨论涉华议题时陷入“罗生门”。
举例来说,在拜登政府颁布《拟议规则制定通知》(NPRM)之后,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坎贝尔在出席美国智库的一场会议时表示,中美“理解”人工智能领域可能带来的挑战,并将就有关问题展开对话。
但在同一场会议上,他的同事、美国安委员会高级官员查布拉却声称,中国“不认同”美国的有关政策。在中国问题上,美国已经连“说谎”这件事都做不好了,这样的美国能够给中国制造麻烦的时间恐怕也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