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退群”阴影再现

全文1947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领导人勒庞在选举中得票率高达31.7%,远超马克龙领导的法国复兴党14.6%。

02特朗普在刚刚结束的第一轮总统辩论中优势明显,民调显示超过6成民众认为特朗普在辩论中获胜。

03然而,特朗普若当选美国总统,可能再次退出《巴黎协定》,减缓甚至逆转美国清洁能源转型的关键政策。

04与此同时,欧洲极右翼领导人勒庞对气候变化持保留态度,强调经济发展和就业的重要性。

05由于地缘政治因素,未来ESG政策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全球性企业需将其纳入风险评估和战略规划。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出品|虎嗅ESG组
作者|陈玉立
头图|视觉中国
本文是#ESG进步观察#系列第091篇文章
全球新一轮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随着欧洲极右翼选举人与特朗普的崛起,“政治气候”正在发生变化:
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在勒庞的领导下,得票率高达31.7%,远超马克龙领导的法国复兴党14.6%的得票率;而特朗普在刚刚结束的第一轮总统辩论中优势明显,民调显示超过6成民众认为特朗普在辩论中获胜。
不巧的是,无论是勒庞还是特朗普,他们对于如今国内的环保政策都持坚决的否定态度。就在前不久,特朗普竞选团队相关人士表示,如果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今年11月的大选中获胜,将再次退出《巴黎协定》。
而由于一系列宏观经济问题,全球范围内的可持续发展政策议程可能面临巨大挑战。
ESG未来的路更难走了
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中,美国与欧洲是除了中国以外的两大重要力量,但如今看来,美、欧未来的ESG政策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
先谈美国。自 2022 年拜登签署以来,民主党的《通胀削减法案》(IRA)推动了应对气候变化的重大进展。这一法案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气候投资立法,也是拜登政府应对气候变化和提升经济公平的重要举措之一。
其主要政策除了包括对清洁能源项目的大规模投资以外,也为可再生能源项目(如风能、太阳能)提供税收抵免和其他激励措施,以促进清洁能源产业的发展。
相比之下,特朗普一直在公开批评 IRA和其他清洁能源政策,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场集会中,特朗普直言不讳地对民众说道:“他们又在名不副实的《通胀削减法案》上花费了数万亿美元,他们承认这并不是为了减少通货膨胀。”
特朗普一直是化石燃料的拥趸,他曾在第一任期内撤销了 100 多项环境法规,并退出了《巴黎协定》。据外媒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新闻秘书卡罗琳·莱维特曾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特朗普“将废除拜登激进的电动汽车强制令,并削减成本以降低通货膨胀,让美国的经济再次繁荣。”
种种迹象表明,如若特朗普胜选,拜登政府在气候方面的努力将遭遇重大挫折,特朗普将大大减缓(甚至逆转)美国清洁能源转型的关键政策,取消每一项针对气候的外交政策举措,并大大复杂化“绿色工业战略”议程。
再看欧洲。法国极右翼领导人勒庞对于气候变化有着清晰的主张:
首先,她强调经济发展和就业的重要性,认为环保政策不应以牺牲经济利益为代价。她曾批评欧盟的环保法规过于严格,认为这些法规会损害法国的经济和工业竞争力;
其次,她和她的政党曾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和人类活动的影响表示怀疑。她在多个场合强调,环保政策应以现实和可行为基础,而不是基于某种“恐慌”;
最后,勒庞反对碳税和其他可能增加消费者负担的环保税收措施。她认为这类措施会增加法国普通民众的生活成本,而不会显着改善环境。她主张通过支持本地生产和减少进口来减少碳排放,这与她的保护主义经济政策相一致。
总结而言,勒庞对环保议题的态度是将经济利益置于环保政策之上,强调国家主权和经济独立。她对欧盟的环保政策持批评态度,认为这些政策对法国的经济造成了负面影响。
勒庞的政治主张在欧洲新崛起的极右翼政党中极具代表性,汤森路透研究院ESG内容与咨询服务总监Natalie Runyon认为:极右翼领导人在最近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的进展将使雄心勃勃的欧盟气候政策更难通过。
现行的ESG政策会被推倒吗?
虽然美、欧有极大可能面临领导人的更替,但大部分现行的政策大概率会保留。
据路透社报道,欧洲议员、官员和分析人士表示,欧洲目前大多数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绿色政策可能仍将保持不变。
欧洲议会绿党议员团主席巴斯·艾克豪特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我不认为我们会撤销(气候)政策。但我确实认为,实施新政策将更加复杂。”
毕竟过去五年里,欧盟通过了数十项气候相关政策,其中部分政策已经开始施行,且所拟定的2030气候目标已被各国政府和立法者纳入欧盟法律。
一个趋势是,与 2019 年数百万年轻的气候抗议者走上欧洲街头不同,今年的竞选活动中,移民、经济困境和欧洲工业陷入困境等问题取代了气候变化——需要的是工业投资而非口号呼吁。
而对于美国而言,即使共和党控制国会,《通胀削减法案》也不会被完全废除,一方面,限制美国人获得税收抵免的机会可能会产生政治反弹;
另一方面,美国正在将其他国家占主导地位的产业迁回美国,其中就包括太阳能、风能和电池在内的清洁产业,这正是共和党所倡导“美国优先”议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很难想象特朗普在上台之后会立刻废除现有的各类政策,这并不现实。
那么,对于国内各类ESG政策的推行会有影响吗?笔者认为短时间内影响不大,但如果欧美气候议题及政策环境发生了趋势性变化,那时我们再来考虑这一问题也不迟。
当下至少能确定的一点是,地缘政治因素在未来可能会对ESG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因此,对于国内出海的全球性企业而言,将这些地缘政治变化纳入其风险评估和战略规划的重要性正日益凸显。
正如李强总理在世界经济论坛2024年年会开幕式上所言:“我们应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加强绿色发展战略对接,破除各种绿色壁垒,共同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
单靠任何一个国家去推动气候议题都不现实,地球是人类共同的家园,每一个人、一个国家都需要尽到保护它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