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气候到底怎么了?会比去年更热吗?气象专家解答了

前段时间,南方暴雨不断,北方持续高温,多地超40℃。
北方高温频现的原因是什么?南方暴雨为何下得早、下得久、下得猛?今年夏天会不会比去年更热?今年下半年,全球可能进入“拉尼娜”状态,这会对我国气候造成什么影响?带着一系列问题,新华访谈专访了国家气候中心主任巢清尘。
新华访谈:最近北方的热和南方的雨频频登上热搜。广东的网友说,雨下个不停,广东进入“万物皆可发霉”的状态,往年6月广东早就炎热难耐,今年的凉爽很反常。而河北的网友说,“初夏的空气就热得吸一口都烫肺”,还有网友说,大自然好像搞了一部空调对着南方吹,把空调外机装在了北方。今年我们国家的气候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不太正常?
巢清尘:的确是这样的,网民比喻得非常贴切。首先,全球变暖是一个大背景。其次,去年5月份开始,发生了一次厄尔尼诺事件。今年5月,这次事件结束,现在中东太平洋的海温在不断地往下走。一般来说,厄尔尼诺对次年的气候会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因此,今年“南涝北旱”的特征非常明显。黄淮地区的高温,是因为受到了西风带暖高压的影响,降水相对来说比较少,地面的辐射就非常强烈。高压比较强,并且持续维持在这个地区,就导致了黄淮地区气温偏暖。
新华访谈:今年北方是不是热得特别早,特别猛?和气候变化有关系吗?
巢清尘:气候变化带来的最明显的一个感受就是高温热浪明显增多增强。我们大概统计了最近几十年中国高温发生的情况后发现,每年高温天气最早出现的时间不断提前,并且发生频次增加、综合强度增强、影响范围扩大。从去年年底开始,国家气候中心就开始对今年的气候做预测,我们总的结论是,今年的高温热浪仍然会非常突出。
新华访谈:2023年是人类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今年会超过去年吗?
巢清尘:近9年是1850年有全球气候观测记录以来最暖的9年。对于中国来说,近8年也是我国有记录以来气温最高的8年。因此,全球气候变暖的总体趋势是很明显的。
新华访谈:高温如果成为常态,我们应该怎么来应对?
巢清尘:短期来说,我们要提前做好预判。比如说,高温对人带来比较大的影响是热射病,这就需要我们提前准备医疗救治资源。对于个人来说,需要减少户外作业。长期就涉及到气候变化适应的问题。比如,要在整个规划、城市的设计,以及一些生产生活的布局上做好相应的谋划。
新华访谈:河南的网友留言说,“去年担心麦子受潮,今年担心玉米遭旱”,极端天气为什么经常光顾这里?
巢清尘:河南处在中部,它既受到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输送的海洋水汽的影响,又受到中高纬度的西风带的显著作用。这两股来自南、北的气流相互博弈,以决定谁将占据主导地位。例如2023年,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异常增强,导致输送水汽偏北,同时配合西风带气流的干扰和冷空气的侵入,在我国中部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降雨带,河南因此遭遇连阴雨。今年入夏以来,西风带占了上风,黄淮等地区主要受到西风带暖高压的控制,盛行下沉气流,少云少雨,太阳辐射强,近地面升温强烈,在高压系统异常强大且稳定维持条件下,极易形成持续性高温天气。南方和北方的环流因子,它的强度以及持续时间是不一样的,所以就造成河南去年和今年气候特点不太一样。
新华访谈:有网友留言说,民间有一种说法是“龙年水大”,这种说法是真的吗? 历史上龙年的天气是不是也是雨水多?
巢清尘:并没有确凿证据支持“龙年水大”的民间传言。我们大概做了一些统计,从极端日降水量这个事件发生的频次,用这个指标来看,1961年以来,一共有14年极端日降水指标比较强,除了2012年这一年以外,其他年也都不是龙年。此外,气候变暖整体来说有利于水汽的增加,一般来说,温度每上升1摄氏度,大汽中水的含量就会增加7%。所以水汽更增加以后,造成降水的影响概率可能也会加大。
新华访谈:今年汛期的气候形势如何?哪些地方防汛抗旱的形势比较严峻?
巢清尘:现在整个气候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以后,气候系统就不太稳定了,打破了原来惯有的一些规律。今年汛期,整个东部可能要高度重视大的强降水,区域性的一些洪涝过程会比较多,包括很多的流域可能也会面临洪涝影响。现在的防御重点主要是在南方,到了7月中旬,随着雨带的北漂,从华北到东北要更加关注会不会发生更多区域性的洪涝事件。同时,高温热浪仍然是会大面积地影响中国。现在判断今年汛期的台风个数跟常年比是略少的,但强度可能会偏强,同时还会有一些台风会北上。相对来说,北方地区防洪抗旱的基础能力要弱,我觉得还是要高度重视。
新华访谈:大家会感觉现在极端天气这么多,比如,内陆城市出现了龙卷风,沙漠里都在发洪水,就像是地球生气了一样,地球变得不可控了,还能恢复到以前吗?可逆吗?
巢清尘:从国际研究的角度来说,大家很关注气候临界点的问题。目前大概全球有18个气候的临界系统,一旦到达了某一个阈值,它可能就不可逆了。比如说,珊瑚礁白化。实际上珊瑚礁是对温度最敏感的一个系统,全球平均气温上升跟工业革命比超过了1.5摄氏度到2摄氏度之间,珊瑚礁就会消亡,就到了不可逆的状态。比如,还有北极海冰、北大西洋温盐环流,亚马逊热带雨林,这些都属于对气候非常敏感的系统。《巴黎协定》提出来要将这个温升控制在2摄氏度内,力争1.5摄氏度这么一个目标,实际就与刚才说的这些敏感系统有很大关联。尽可能控制在它的范围下,就不会带来不可逆的、灾难性的后果。
新华访谈:您在研究中是否找到了我国气候变化的新规律?
巢清尘:通过这一系列的研究和评估,还是发现一些规律。比如说,在农业方面,中国的温度带是在不断地往西往北移动,过去在某些地区只能种一季稻,可能现在可以种双季稻。再比如说陕西的苹果,原来主要是在陕南种植,现在实际上它可以到陕北种植了,苹果适于种植的区范围扩大了。积温带西扩北移,对北方一些地区农作物的种植是有利的。
新华访谈:世界气象组织发布公告称,厄尔尼诺现象已经结束,拉尼娜或将登场。这两个现象会对我们国家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巢清尘:我们预计大概在夏末初秋可能会进入一次拉尼娜的过程。对中国的影响一般都是发生在厄尔尼诺和拉尼娜开始的次年,影响也会更大。拉尼娜一般会带来北方夏季的降水,特别是东北降水偏多的情况,但是拉尼娜对冬季的影响,要看高纬度的冷涡是怎么发展的。中高纬度环流系统的影响,对冬季的气候的影响更显著。
新华访谈:送走偏暖,迎来偏冷,会不会对全球变暖能够有一些降温的作用?
巢清尘:离我们最近的拉尼娜事件,发生在2021年至2023年,虽然海温在变冷,但全球整体气温仍在持续上升,并且上升幅度甚至抵消了海洋降温的影响。
新华访谈:人类能控制住这样剧烈变化的气候吗?
巢清尘: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人类活动排放的温室气体,造成了温室效应的增加,带来了气候变暖,这是主要原因。自然因素,比如说太阳活动,以及其他一些自然因素,它起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未来的一段时间,温度还会不断上升,之后它可能会持续持平。系统的变化是缓慢的,它是有惯性的,即使我们现在实现近零排放,它的影响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我们比较有信心,因为大家对保护地球已经形成了共识,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和变革性技术的发展,使我们有信心提前实现目标,迈向更美好的未来。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