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论 | 蚕食学生盘中餐,良心可安?

有的新闻是会让人血压飙升的。
比如这条:据日前发布的《国务院关于202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国家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专项执行中存在诸多问题。
什么问题?那是一出出巨额资金“离奇”消失的戏码。有的被直接挪用,66个县竟“挪”了近20亿元;有的被变相挤占,41个县、1533所学校等通过压低供餐标准、虚构采购业务等变相截留挤占2.7亿元;有的被串通套取,5县教育部门与中标供应商合谋,套取4200多万元用于发放福利。或简单粗暴,或费尽心机,其数额之大、花式之多,令人咋舌!
学生营养餐,源于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它始于2011年,由中央财政每年安排专项资金,提升营养膳食补助,旨在为孩子增加营养,为学生家庭减轻负担。然而这笔资金,竟成了各方觊觎的“唐僧肉”。他们或辗转腾挪,或雁过拔毛,从学生口中强行“夺食”,克扣孩子的“营养”以自肥。
4200多万元、2.7亿元、近20亿元,这一个个巨额数字都是从一个鸡蛋一个鸡蛋中“省”出来的,是从一块肉一块肉里“挪”过来的,必然意味着学生营养餐偷工减料、缺斤少两、以次充好!
我们常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可在一些人眼里,宁愿学生苦也不能自己苦。更令人愤慨的是,这些人多出自学校或基层教育部门。想想看,他们一边在台上传道授业,暗地里却将黑手伸向学生的盘中餐,此行此举谈何为人师表?算哪门子教育工作者?还有的套取资金用于发放福利——把学生的营养餐变成自己的“福利餐”,将这种“福利”放进自家口袋,良心可安?
图片
对花朵应该呵护。
蠹众而木折,隙大而墙坏。好好的营养餐,决不能“喂”给那些填不饱的私欲、见不得光的生意。对此,我们不能只是“血压飙升”、批评嘲讽,而至少要做好三件事。
其一,严惩。各地尤其是审计发现问题的地方,要依法依纪对相关人员严肃处理,并披露典型案例,形成强力震慑。
其二,堵漏洞。问题在多地出现,说明其背后一定有明晃晃的漏洞可钻;营养餐被动手脚,说明监管机制的“健康”状况堪忧。2022年10月,多部门曾联合制定实施办法,再次强调设立专门台账、明细核算等。办法执行得如何?还有哪些短板?各地应全面查找问题,尽快堵上漏洞,尤其要在公开透明、日常监管上再细化、再加码。
其三,举一反三。据审计,19.51亿元资金被66个县用于偿还地方债务、发放福利等。这无疑是一记警钟。当前,一些地方还不习惯“过紧日子”,便动起了歪心思以补贴“家用”。这提醒我们,不能只是加强营养餐经费的监管——若此路不通,一些人会不会把手伸向别处?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夏振彬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莫伟浓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庹亚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