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镇做题家到帝都普通人的一生,值不值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