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网络!“法国洋鹅”竟是山东这个小县城的“隐藏土特产”

原产于法国朗德省的高端食材“法式鹅肝”,竟成了隐藏在山东小县城的“土特产”——临朐鹅肥肝占据国内七成市场,年产值超10亿元,并在当地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鹅肥肝产业链。
如今,建设“中国鹅肥肝第一县”、鹅产业迈向百亿级,临朐提出的目标背后,既有36年来积累的生产加工经验,也有新周期变化带来的挑战。
解锁“隐藏土特产”
6月18日下午,在临朐春冠朗德鹅养殖专业合作社生产基地的育肥车间里,近2000只灰羽毛、白屁股、体型肥硕的朗德鹅,高昂头颅,齐刷刷地望向步入车间的饲养员贾利伟。“这个车间的朗德鹅已经80天了,再填饲约25到30天,鹅肥肝就能成型。”贾利伟说。
在临朐,一条鹅肥肝产业链条已形成:上游,种鹅场、育苗厂孵化朗德鹅苗;中游,养殖户养殖鹅苗80天左右后,企业依据体重、羽毛光泽等标准筛选回购检测合格的朗德鹅;下游,朗德鹅在企业的育肥车间填饲25至30天,至此,被誉为世界三大珍馐之一的鹅肥肝培育成型。
1988年,第一批朗德鹅从法国“飞抵”临朐,就此在中国安家落户。2023年,临朐全县出栏朗德鹅500万只,生产加工鹅肥肝5000余吨,占全国市场份额的70%;鹅肥肝加工及配套企业达105家,其中,山东春冠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冠食品”)年加工能力3000吨,居全国之首;临朐通过“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带动从业人员6000余人。
有着36年历史的临朐鹅肥肝产业,直到今年才作为“隐藏土特产”爆火网络。
究其原因,当地企业认为,这与鹅肥肝是小众消费市场有关,目前产品主要流向企业用户端,客户主要为星级酒店、西餐厅等一线城市高端消费场所。这也是爆红之后当地大多数企业没有布局电商渠道的主因之一。同时,鹅肥肝的生长周期及加工特质,也注定了产能供应的有限。
“产量是不可能无限扩张的。”春冠食品总经理马立君说,一只朗德鹅的生长周期约为120天,一生能产三四十枚蛋,综合出苗率、养殖存活率、填饲损耗率,保守估计100个鹅蛋约养成40个好肝,同时取肝加工也存在损耗。
“供不应求”的市场,并不意味着鹅肥肝企业的日子过得轻松。近20年来,生肝销售价格波动不大,培育成本却不断增长,利润空间不断压缩。马立君算了一笔账:一只鹅的成本由150元左右涨至约200元,毛利润从100元左右下探至50元以下。
性价比是临朐鹅肥肝产业得以发展的因素之一。数据显示,进口鹅肝平均每克售价0.87元,而国产鹅肝仅为0.52元。相较于需要远途运输的进口鹅肝,国产鹅肝在人力、运输、饲草等成本上更具优势,这也为其挣得了更大的生存空间。
“不研发就会被淘汰”
2012年是马立君记忆犹新的一年,“这一年开始,临朐县蒋峪镇漫山遍野都是朗德鹅的养殖户。”彼时,鹅肥肝产量无序扩大,随之而来的质次价低问题,冲击着鹅肥肝市场秩序。
劣币良币竞逐,反而倒逼临朐鹅肥肝行业寻求新路子,“不研发就会被淘汰”成为企业共识。
2017年底,春冠食品开始“延链”,其自主研发的鹅肥肝深加工产品“红酒蓝莓鹅肝”,一经上市便成为“爆款”。仅这一款产品加持,春冠食品2019年在产量未变的前提下,营收翻番,达到8000万元。此后,樱桃鹅肝、清酒鹅肝等深加工产品相继问世,春冠食品2023年营收达3.18亿元,是2019年的近4倍。“今年一季度企业纳税额已超过去年全年。”马立君说。
山东尊润圣罗捷食品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第五代半自动填饲机,生产效率提高5倍。“过去2个人饲肥三四百只鹅,现在使用这台机器,一个人可以饲肥七八百只鹅。”总经理高元良说,“去年以来,来自匈牙利、法国、日本等国家的十几拨客人,来公司学习鹅肥肝深加工技术,想要在其国家也制作此类产品。”
同时,迎合市场需求,步入大众市场,也成为部分企业的选择。高元良表示,圣罗捷研发的鹅肥肝滑可做火锅涮品,将于近期上市。
“出海”是另一条突围之路。
马立君在一次展会上看到海外市场的商机。春冠食品去年9月开始出口深加工熟肝产品,仅当年第四季度的出口额就占到2023年全年营收的1/10。为符合国外生肝出口标准,春冠食品目前正在建设符合出口标准的屠宰线,预计投入资金5000万元。
在马立君看来,这些投入是必须的,“外国生肝需求量是熟肝的6倍,预计明年出口额能破亿元。”
解决种源问题迫在眉睫
6月19日上午10时许,马立君一手持电话一手拿笔记录。电话那头,是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家禽研究所的研究员。
撂下电话,马立君道出了摆在临朐鹅肥肝产业眼前的一大难题,“到现在,朗德鹅种源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朗德鹅祖代种鹅有6年期限,父母代有5年期限,在这期间需要不断补充品种谱系更新替代,一旦缺失种源补充,就会出现品种退化、疾病率增加等问题,进而影响鹅肝产量与质量。目前朗德鹅种源来自法国,受多重因素影响,最后一批进口祖代种鹅是在2018年。现在,祖代种鹅6年更换期限已至,解决种源问题迫在眉睫。
“去年开始,我们与省农科院家禽研究所协作,自主研发新鹅种。”马立君说,“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刚刚那通电话的另一个关键词是“标准”,这也是采访过程中当地企业提及最多的一个词。“当成鹅养殖到80至90天时再填饲,可以大幅降低疾病率。但不少个体养殖户为提高收入,养至五六十天便出栏。”马立君说,“这就需要建立一个标准。”
从种鹅厂、育苗厂、填饲厂、商品鹅厂到深加工厂,春冠食品计划打造一条鹅肥肝全产业链。“做全产业链目的是做到每个环节标准化,确保品质更高、品牌知名度更高。”马立君表示。
今年,临朐县提出加快建设“中国鹅肥肝第一县”,推动鹅产业向百亿级迈进,品牌打造正是临朐鹅产业重要发力点之一。“目前已经申报了地理标志‘临朐鹅肥肝’。”临朐县鹅产业协会会长高世峰说,同时加大拓展市场力度。
临朐品牌建设的底气,则与目前仍处于增量机遇期的鹅肥肝市场不无关联。相关数据显示,按人口收入比例计算,年产1.4万吨的鹅肥肝才能满足国内市场需求。“临朐鹅肥肝行业发展潜力巨大。”高世峰认为。
临朐县委常委、副县长周作刚表示,临朐已将鹅肥肝生产加工列为未来五年百亿级乡村特色优势产业,争取全产业链产值两年过百亿元、五年翻一番。
来源: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