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派的野餐

夏日午后,在一处远离尘嚣的林间空地上,一个裸体的女子随意地跟两个穿着整齐的男人在一起野餐,背景中,一位穿浅色衣服的女人在溪流中沐浴……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自1863年面世以来,就饱受争议。
作家左拉预料到此画对惯例的背离,认为画作的“内容和技巧可以获得同步欣赏,无需评估画家创作这画有什么伦理上的目的”。当一幅令人震惊的绘画激起公众有关艺术在社会中的作用的辩论时,一个时代就在马奈的野餐中开始了。
图片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1863年,巴黎奥赛美术馆藏
愉悦的野餐是印象派绘画中的重要主题之一,这股风潮的起点是马奈《草地上的午餐》。这件作品在1863年震惊了“落选者沙龙展”的参观者,不仅仅画中有两位着衣男子,一位裸体女子,还在于其画中的食物(硬皮面包和水果),过于平凡的食物与其余部分格格不入。
远处身披白衣的沐浴女子,仿佛认为自己身处提香所描绘的牧歌场景,而前景中的食物似乎是当天早上匆忙从巴黎市场上购买的。地上放着一个银色的瓶子(也许装的是酒)。一些塞尚风格的樱桃、李子和桃子从篮子中溢出,散落在裸女的衣物上。
撇开着装不谈,这似乎是一场可以在现代城市公园进行的野餐,如果在金属盘子里放上一两片火腿,可能会让野餐更加美味,这是马奈几年后画的。在真正的野餐中,总是存在着混乱与秩序之间的紧张关系。马奈倾向于混乱,但同时代印象派画家的野餐往往更为有序。
图片
莫奈,《草地上的午餐》,1866,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藏
莫奈的《草地上的午餐》首次绘于1865年,1866年的另一个版本是对马奈的回应。佐拉在他的小说中嘲讽莫奈的野餐为“奶油罐中的风暴”——当马奈颠覆了法国资产阶级野餐概念时,莫奈依旧在赞美。
然而,莫奈的“野餐”是真正的露天盛宴(不像马奈的“野餐”,在工作室里完成的构图)。整个场景沐浴在灿烂的绿色阳光中。地上的布上摆放着豪华的肉馅饼、烤鸡,旁边还有大量的桃子、绿葡萄、面包和葡萄酒。一只惠比特犬对食物望眼欲穿。虽然,马奈的画无疑更为重要,但莫奈的野餐却让我们最想参与其中。
 莫奈是真正热爱户外用餐的人,这一点在他的作品中显而易见。自1883年搬到吉维尼后,全家人经常在户外露台上午餐,莫奈会亲自调配沙拉,并加入大量黑胡椒。他对野餐的感情如此深厚,以至于野餐的精神甚至渗透到他的其他作品中。贝尔特·莫里索的女儿朱莉·马奈说,莫奈的鲁昂大教堂系列画作中,鲜艳的粉色映衬着蔚蓝的天空,让她想起了草莓冰淇淋。
与荷兰静物画中炫耀的剥皮柠檬和蜡质葡萄不同,印象派野餐中的食物似乎随时可以拿起来吃。这些非正式的户外餐点并非最后的晚餐,也不是腐烂和死亡的象征。相反,这些画作将天空下的食物作为幸福的道具,日光的短暂光线凝固在颜料的斑点和条纹中。
图片
爱德华·维亚尔,《瓦苏伊的露台》,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理论上,野餐是无忧无虑的,但在印象派画家的笔下,它们通常被刀叉和桌布所驯服。爱德华·维亚尔( Édouard Vuillard)的《瓦苏伊的露台》(The Terrace at Vasouy,由剧作家让·绍普费尔于1901年委托创作,并于当年安装在巴黎公寓中。画中描绘了让和他当时的妻子爱丽丝与朋友在诺曼底的避暑别墅中休闲放松的场景。1903年两人离婚后,让·绍普费尔带走了维亚尔的画作,并于1910年挂在他与新婚妻子克拉丽丝·朗格卢瓦·绍普费尔共同居住的巴黎公寓中。1931年让·绍普费尔去世几年后,克拉丽丝要求维亚尔将画作分成两部分,并重新绘制一些人物和树叶,维亚尔在1935年完成了该画)中,一张户外餐桌铺着红色方格桌布,上面摆满了酒瓶和盘子,几位戴着优雅帽子的女性坐在桌边,维亚尔的另一幅作品《带沙拉碗的静物》(Still Life with Salad Bowl,约1887-1888年)是最优雅的野餐画作之一,画中有乡村肉冻、雪白的卡门贝尔奶酪和深绿色的沙拉叶,旁边摆放着油醋的瓶子。正如评论家克劳德·罗杰-马克斯所观察到的,我们可以从维亚尔沙拉的雅致中感受到“客人的安静”。
图片
爱德华·维亚尔,《带沙拉碗的静物》,约1887-1888年,巴黎奥赛美术馆藏
印象派的野餐描绘了自由的用餐愿景,但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自由。肯定不是老勃鲁盖尔画的随意的户外工人餐。在莫奈《草地上的午餐》中,画面右侧,一个隐蔽地站在树后的人物是仆人,他帮助将所有的食物、瓷器、玻璃器皿和餐具运送到这个田园诗般的场景中,以实现野餐的“非正式”魔力。
图片
雷诺阿,《船上的午宴》,1880-1881年,华盛顿菲利普美术馆藏
一些印象派的野餐画作更注重食物,而另一些如雷诺阿的《船上的午宴》(Luncheon of the Boating Party,1880-1881年)更关注人物。画中皱巴巴的白色桌布和桌上众多的酒瓶强化了欢乐的感觉,雷诺阿捕捉到了在户外夏日用餐中,每个人与酒杯之间因酒精而产生的不同关系。一名女子将酒杯倒扣在脸上,仿佛在倾诉悲伤;而另一位女子则无视身旁的香槟,深情地凝视着她爱犬的脸。
图片
亨利·勒·西丹纳,《林中小憩,热尔伯鲁瓦》,1925年,东京富士美术馆藏
相比之下,亨利·勒·西丹纳 (Henri Le Sidaner) 的《林中小憩,热尔伯鲁瓦》(A Break in the Woods, Gerberoy, 1925) 是一幅后印象派作品,展示了一场精心准备的野餐,却无人享用。在一片成荫的树林里,桌布上铺着常见的水果、面包和葡萄酒,但除了一顶挂在树上的草帽外,没有任何人的踪影,暗示着野餐者可能为了另一项不在视线范围内的活动而离开。正如马奈所知,任何事情都可能在野餐时发生。
注:本文原载于《阿波罗杂志》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