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广宗:冀中小县成为投资热土的大“门道”

  新华社北京7月3日电  7月3日,《新华每日电讯》发表题为《广宗:冀中小县成为投资热土的大“门道”》的报道。
  每见到一位企业家,记者都会抛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来这里投资?”其中,“来这里”尤其加重语气。
  “这里”,是河北省邢台市广宗县,一个人口30余万、面积503平方公里、地区生产总值70多亿元的北方县域。“这里”既无紧靠京津之利,又无海空交通之便,还曾是多年的国家级贫困县,2019年才摘帽脱贫。
  可如今,广宗不光承接了不少京津产业“南移”,还吸引了部分南方产业“北投”。目前全县在建项目112个,总投资276.2亿元,其中亿元以上项目41个。
  “这里”到底有什么魅力?
图片
  6月20日,在位于河北省邢台市广宗县的河北东风世景轨道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工人在进行抛光作业。王垒 摄
“私访落户”
  在广宗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广宗经开区”),记者首先走访了河北东风世景轨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世景”)。这是一家集工程模板、装备机械、桥梁挂篮等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曾参建京津城际高铁、武广高铁、北京国贸三期等诸多重点工程。
  谈起为何落户广宗,公司副总经理史悦磊操着一口“赵丽蓉式”的唐山话,饶有兴致地讲了起来。
  作为京津疏解企业,选址需要综合考虑。“当时是2016年年底,为了慎重起见,我们决定实地考察一番,包括广宗。”史悦磊颇为得意地说,“事前没有跟地方打招呼,就是想看看当地真实的营商环境。”
  由于当时广宗附近的高速公路在维修,史悦磊一行只好扎进村道,两边都是玉米地,不辨方向,道路坑坑洼洼,车的底盘又低,把大家急坏了。
  正巧一个小伙子开着电动三轮驮着媳妇过来。“你们跟着我走吧,不然你们出不去。”
  走着走着,小伙的三轮没影了。史悦磊心想:“坏了!这可真把咱们带到庄稼地里了。”
  往前开到一个路口,小伙正在那里等着呢,又绕来绕去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史悦磊他们带上大路。事后,小伙婉拒谢礼,憨憨一笑离去。
  “广宗人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别朴实。”史悦磊说,这次经历,在董事会决定选址时,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就是因为这个地方的人好?”
  看着记者疑惑的目光,史悦磊笑着解释:“因为我们企业是订单式生产,必须在约定时间内把货供齐,所以我们选址要考虑招工,招工又要重点考察民风。”
  东风世景在广宗落户后,项目越投越多:2018年2月,项目一期开工,6月底投产,当年实现产值5000多万元;2019年1月,项目二期投产达效,全年产值跃升至3亿多元;现在项目三期正在建设,预计今年10月正式投产。
  东风世景只是广宗县招引的京津“南移”项目之一。近年来,广宗经开区抢抓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机遇,积极承接京津产业转移项目,重点面向装备制造精准招商。目前落户的企业还有:河北万达轮胎有限公司、北起智能装备集团有限公司、北阀智控发展有限公司等。
  “千里一圣,百里一贤;地灵所钟,人杰为先。”这是清代康熙年间《广宗县志》人物列传中的开篇语。
  每次遇到想投资的企业家朋友,史悦磊就会现身说法推介广宗:“要是图各种条件有多好,你别去;但是要想营商环境‘舒服’,你就去!为啥?因为他们人好。”
“沙丘之上”
  史悦磊偶尔也有不满。
  在东风世景整洁优美的厂区参观,道路两旁的灌木草坪绿意盎然。他笑着跟记者解释:“您甭看现在环境这么美,这里原来全是沙荒地,要是2017年您到这来,可太难看了!一个垄一个垄的沙堆,跟丘陵似的,一刮大风,真跟《西游记》里闹妖怪一样!”
  距此西北十余里,就有一个史上赫赫有名的宫殿遗址——沙丘宫平台遗址。据《广宗县志》载:广宗全境地势平衍,土壤概系沙质,到处堆积成丘,故古名“沙丘”。
  沙丘宫也得名于此,先后上演了三代“帝王事”。据《史记·殷本纪》记载:“(纣王)益广沙丘苑台……大聚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战国时期,雄才大略、推行了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因二子争夺王位,被困“三月馀而饿死沙丘宫”。《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七月丙寅,始皇崩于沙丘平台。”秦汉以来,沙丘宫遗址成为一方名胜,后人有诗云:“祖龙霸业车申恨,主父雄心宫里愁。唯有朦胧沙上月,至今犹自照荒邱!”
  沙多,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位于县城东部的经开区,历史上就是一个经河流多次冲刷形成的大沙沟,并且处在一个风口上,南北绵延上百里,人称“百里沙带”。
  “有诗为证啊!”经开区一位工作人员吟诵起一首宋诗,“‘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不过,笼罩村庄的不是烟,而是沙。”
  他回忆说,当初骑电动车上班,赶上风沙大时,“路上全是沙子,步行推车‘带电’都推不动!”“一刮风就是一层楼那么高,往上是蓝天,下边是黄沙,耳朵里全是沙……”
  如今,开车穿行在经开区的“中轴线”——创业大道,宽敞整洁、绿树成荫,两边由北至南依次规划着雄安新型管材产业区、京津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区、绿色食品加工产业区、国际高端自行车产业区等四个功能分区。
  不时出现的县医院、中医院、残疾人托养中心、威浩科创园、开发区小学等,显示着医疗、教育、金融、物流等一系列生活配套设施已臻完善;还有投资6300万元建设的污水处理厂,实现了工业污水集中处理……
  “巢好,才能凤来!”广宗县委副书记、县长郑晓燕说,县委县政府大抓生态建设,原来被沙丘包围的村庄,如今都成了绿色“城中村”。在外打工的村民纷纷返乡,在家门口就业。
  30岁的张新锁是广宗县后平台村人,过去在江苏南京做生意。2023年10月回到家乡,经过培训,目前成为万达轮胎特种胎成型车间的一名技术维修工。
  “以前在外地,孩子也跟着我们颠簸,一年只能回家两次。现在守着家门口,一个月就能挣六七千元,感觉挺好的!”张新锁说。
图片
  6月20日,在位于河北省邢台市广宗县的河北天王自行车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质检员在进行检查。王垒 摄
“补链延链强链”
  “说实话,各种资质手续办理方面,我们没跑几次。”
  “工作人员拿着政策条款找上门,告诉我们可以享受科技补贴。”
  “去年,公司研发投入超过6600万元,我们也第一时间享受到717万元的研发费用加计扣除优惠红利。”
  ……
  谈起广宗提供的各种优惠政策、服务措施,每家企业老总都能讲出不少,但让人没想到的是,他们对一次高校培训印象深刻。原来,广宗为了提升企业家素质,特地组织规模以上企业老总,到北大、清华等高校进行短期培训。
  “以前,光想着生产产品、每天赚多少钱就行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还得有社会责任。”河北天王自行车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庆太去的是北大,培训回来后就成立了一个“爱心部门”,员工谁家有老人得病、遭遇意外事故等,工厂都会出资进行帮扶。
  王庆太有一个明显的感觉,一起培训的“北大同学”之间熟络了许多,时常交流经验。这个企业发展遇到一些难题,如果那个企业经历过,马上就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北大同学”之间的联络,既促进了各行业的健康发展,又大大增强了企业的抗风险能力。
  这只是广宗为企业建立的“一条小链”。更主要的,广宗围绕传统产业,坚持“强基础、补短板、提能效”,持续在“补链延链强链”上发力。
  自行车(童车)产业是广宗经开区的传统支柱产业,拥有自行车、童车生产企业260多家,配套企业1460余家。近些年,广宗不断引进上下游的高端零部件及整车制造项目,培育龙头企业,大大提升了产业链的现代化水平,提高了相关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过去,当地产业链条不够完善,公司产品研发生产处处受限。现在,高档配件及专业电镀、紧固件表面处理等均可就地供应,为公司开拓高端市场创造了条件。”王庆太表示。
  目前,广宗经济开发区引进东风宇安科技高功率微波迫停器、益弘金属表面处理、宗鑫金属制品等项目填补产业链条空白,带动产业全面升级;金轮自行车产业园项目、河北君越京津冀高端自行车产业园项目、孩之宝自行车科技有限公司年产30万辆电动助力自行车项目、贝多福高端自行车项目等一批市重点项目正在抓紧建设;兰溪轮峰车料有限公司自行车高端配件项目、宁波匹克智能科技自行车有限公司高端自行车配件项目等一批新项目接续落地。
  “拿兰溪轮峰来说,就为我们自行车产业高质量发展注入了活力。”广宗县自行车行业协会会长王俊杰介绍,中国虽然一直是全球最大自行车生产国和出口国,但在中高端自行车领域,中国自行车企业一直处于关键零部件被“卡脖子”的窘境,其中研发难度最大的就是变速器。而兰溪轮峰经过研发,成为首个拥有无线电子变速系统(EDS)专利的中国企业,一举打破国外企业垄断的局面。
  广宗还积极为企业搭建“创新链条”。在精准落实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激发企业创新动力的同时,广宗积极对接北京理工大学等知名高校院所,合作建设创新设计中心、成果转化中心,鼓励支持企业开展产学研合作、技术攻关和成果转化。
  河北贝多奇儿童玩具有限公司就得益于此,筹建起产学研成果转化中心,与北京理工大学以及国内外大型汽车厂商进行合作,开发的17款产品,大多成为市场的网红产品。
  由于产业链成本上涨等原因,贝多奇所在的电动童车企业纷纷从南方“北投”。贝多奇总经理赵振川是广宗本地人,先在国外创业,然后到浙江打拼,最后发现:在自己家乡既能享受周到的服务、优惠的条件,还能为家乡解决就业、纳税。他感叹:“创业归根,真是幸福!”
  直播间里正在推销一辆时尚的儿童电动摩托车,赵振川介绍:“这款小摩托车很火,售价千元以上,今年‘六一’前后基本上每天(售卖)都在1000台左右。”
“有点门道”
  看起来诙谐幽默的史悦磊,也有担心的事。
  “一般来说,换书记换县长,对企业影响挺大。每当这时候,我担心得天天睡不着觉!”史悦磊说,“我们在其他地区也有投资,以前谈好的优惠政策,新来一个领导说我不知道、不清楚、不认可,就会让我们十分尴尬。”
  可广宗新任领导上任不久,即邀他到县委谈心:“你不用担心,以前班子会上咋定的,咱们就怎么做。”
  “从2017年到现在,这地方给我的信心是啥?不管书记、县长怎么换,新官都理旧账,按照约定办,这是我们企业不断扩大投资的根本原因。”史悦磊说。
  “我们的营商环境如何,不能‘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甜不甜’要由吃瓜人说了算。”广宗县委书记李行军很实在,也有自信。
  据记者观察,广宗的营商环境,有四个“门道”:
  一是“少进门”。审批手续便捷,是企业家们的一致感受。广宗深化简政放权改革,承接了企业设立、项目施工、消防验收等23类与企业紧密相关的审批事项,实现“进一次门、办所有事”。在项目推进过程中,成立项目建设专班和综合代办中心,每周都深入项目现场核实情、解难题、促进度,推动项目早开工、早投产、早达效。
  新引进的兰溪轮峰“尤其心大”,负责人除了选址、确定施工队的时候来过,之后便没再来;注册营业执照等相关的前期手续,都由当地代办;一直到建成以后,才连人带设备一起进驻,目前已经投产。
  二是“不出门”。对有常态化用工需求、紧急用工需求的企业,广宗县人社部门随时开展直播带岗、线上招聘,邀请企业招工负责人走进直播间,与求职者“同屏互动”沟通工资待遇、福利休假等岗位信息,求职者足不出户一部手机就能成功求职,以最快的速度保障企业用工。
  今年以来,广宗县已开展“春风行动”大型招聘会1场,提供自行车等领域就业岗位3000多个,线上直播累计观看人数达9000余人,现场登记求职信息1600余条,初步达成就业意向500余人。
  三是“少上门”。好多企业来广宗之前,都有在其他地方投资失败的经历,常被“吃拿卡要”就是原因之一,所以他们初来的时候都加着小心。但渐渐他们就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广宗为了给企业打造安心的生产环境,实行跨部门综合执法监管和规上企业“宁静日”管理,实现“进一次门、查多件事”,平时则“无事不扰、有事必到”。
  为了消除企业对环保问题的担心,广宗把环保和经济都归一位副县长主管,有效防止了顾此失彼、“一刀切”现象的发生。从效果上看,这既保证了环境空气质量指标的达标,又最大限度地保证了企业的正常生产。
  四是“好进门”。企业即使到政府机关找人办事,也不会遇到“门难进”的问题。“你到有的地方找领导,得先找秘书,再到门卫登记,还不一定能见到。在广宗,没有一个说门口保安拦住不让进的。”史悦磊口中“特别亲民”的保安形象,应该就是广宗由上至下优化营商环境的一个缩影。
  采访结束时,途经国际高端自行车产业区,一大片厂房已搭起钢架,正在后期施工。那是占地80亩、新引进的宁波匹克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高端自行车配件项目建设现场,预计今年就能投产。
  一阵风吹过,依旧有风沙扬起,它仿佛在提醒我们,这里的历史过往。
  回首望,“千年沙丘宫”的历史沧桑,俱往矣。看今朝,“百里沙带”变模样,广宗人正在谱写新的“沙丘传奇”——
  治沙成林,开创了一片招商绿洲;聚沙成塔,营造了一块创业沃土;沙里淘金,改造出一个幸福家园。
  没有因循守旧的碌碌无为,只有无中生有的踔厉奋发;没有不切实际的好高骛远,只有因地制宜的脚踏实地;没有人去政息的朝令夕改,只有一诺千金的接力奋斗。
  这,就是一个北方小县在新时代的“大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