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点赞沈阳:加强对快递员、外卖员等灵活就业者的关爱

刘洪超
核心阅读
近年来,辽宁省沈阳市加强对灵活就业和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的保护,在全市14个仲裁大厅建立了多元化解劳动人事争议一体化保障中心,多部门联合帮劳动者解难题;“调、裁、诉”有机结合,将劳动仲裁与司法调解、起诉立案有机衔接,劳动者遇到复杂难题也能得到解决;建立劳动争议智慧调解中心,通过线上传输文件、视频连线调解等方式,有效缩短了案件处理的时间。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四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加强灵活就业和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扩大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及时总结经验、形成制度。
近年来,辽宁省沈阳市开展了“实施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关爱工程”,在全市14个仲裁大厅建立了多元化解劳动人事争议一体化保障中心,人社部门与司法部门、工会、工商联等多部门各司其职,联合互动,建立“一站式”受理模式,力争让新就业形态等劳动者走进“一扇门”、“只跑一次”解决烦心事。
建立一体化保障中心
“快递公司欠工资不给,到这能解决,在咱皇姑区的都知道这地方。”早上8点30分,在沈阳皇姑区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中心,因薪酬纠纷而迟迟拿不到工资的快递员孙谦早早地来到了这里。
排队取号后,接待中心工作人员石慧把小孙引到了一间宽敞明亮的接待室内。“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快递公司说是有几天我没请假,硬是要扣我不少钱才给我工资,这不就僵到这里了。”
在了解完小孙的情况后,石慧拿来一张信息采集单,“您先把这个填好,哪里不明白就随时问我。”说话间,石慧还给小孙倒了一杯水。
“像您这种金额不大的欠薪问题,大多数走调解,这样速度能快些。”在征得小孙的同意后,8点57分,在石慧带领下,小孙来到了劳动监察调解中心。“请您把当时的劳动合同及考勤记录给我们看一下。”在详细调阅完一些材料后,调解员李克超和姜浩将文件复印留档,“建议您进行行政调解,这样您既能节省时间,又不花啥费用。”
9点25分,两位调解员与快递公司人力资源经理及小孙围坐在调解室内。“凭啥我就几天没上班,就扣我那么多钱?”小孙问。“这是公司的规定,而且你不来上班的那几天,耽误了不少活。”经理答。“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你这边的规定是不合法的,没上班几天的工资按天扣除,其余的要足额支付工资,还需要立即整改。”调解员说。
9点42分,调解工作顺利完成,李克超将双方签字的调解书上传到了区法院的调解平台系统进行司法确认。
10点21分,皇姑区法院就开具了裁定书。“如逾期拿不到应得的薪酬,你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姜浩叮嘱道。
“万一有调解不成的案件,我们将实行劳动仲裁,假若对仲裁结果不满意,我们还设有劳动争议巡回法庭。”皇姑区劳动监察和社会保障大队负责人李勇说。“现如今,新业态劳动者维权的案件纠纷量下降明显,大量的案件化解在了诉前,劳动者的权益得到及时保障。”皇姑区法院立案庭庭长年芳芳表示。据了解,该中心自2022年5月在全省率先运行至今,共受理新业态案件212件,为劳动者追回劳动报酬289.8万元。
“调、裁、诉”合力化解纠纷
多次调解不成,案情复杂的权益纠纷如何高效处理?于洪区的“调、裁、诉”为一体的解纷体系给出了答案。
“要是在以前,没有个大半年这事都不会有啥结果,还要雇律师,来回跑法院,准备各种材料。现如今,1个月就得以解决了。”家住于洪广场的柳庆松在2023年与某外卖平台签订了配送合作协议,从事外卖配送工作。去年冬天送餐的时候,小柳不小心连人带车一起滑倒,结果造成腿部骨折。
“外卖公司没给我缴纳工伤保险,也不给任何赔偿。”家里的顶梁柱没了收入,还要支付一大笔医疗费,这个家庭陷入了困境。
“我们做过两次调解,一次仲裁,然而外卖平台表示,由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外卖员只是根据个人意愿选择时间进行配送业务,平台对他们并无实际管理行为,双方没有达成一致。”于洪区多元化解劳动人事争议一体化保障中心负责人岳维光表示。
针对这种情况,保障中心立马启动“绿色通道”,并派出工作人员鲍大勇到隔壁的区法院办公点进行现场立案,而在这里办公的法律援助律师也跟小柳耐心地讲解着庭前所需的各种材料、法律法规政策等问题。
开庭当天,虽然只是一间小小的屋子,但法官、书记员、控辩双方、旁听席等一应俱全。最终,法院认定,虽然小柳工作的时间地点不定,但他每天坚持打卡上班,还会参加公司的晨会,使用公司的软件、着装,符合劳动关系的从属性原则。因此,巡回法庭支持小柳的诉讼请求,并要求平台对其进行赔偿。
“以前类似案件一般要经过‘一裁两审’,不但处理环节繁多,还存在衔接不畅、办理周期长及成本稍高等问题,给群众带来诸多不便。”岳维光说。
在中心,区总工会、区法院、区司法局和区人社局发挥资源优势,通过健全完善劳动人事争议及追索劳动报酬调解、仲裁、诉讼一体对接的劳动人事争议处理工作机制,建立了一站受理、闭环管理、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劳动纠纷化解模式,将劳动仲裁与司法调解、起诉立案有机衔接,让复杂案件“快立、快调、快审、快裁、快结”,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遇到复杂难题也能得到解决。
智能化调解节省处理时间
“我是名网络主播,之前跟咱们区一家食品企业签订临时协议后,帮助其拍摄宣传视频并带货,可这家公司却没有按时支付报酬。这可咋办?”
上午9点,在和平区行政审批服务办事大厅一楼的“一站式”诉讼服务站,工作人员毛超仔细倾听并耐心记录着网络主播王茜的诉求。
紧接着,毛超将诉求人的相关信息及诉求等内容录入系统,10分钟就自动生成了一份诉状。“这份诉状可以作为调解、仲裁的重要依据,也可以直接上传到法院立案系统。”毛超告诉王茜。这个名为“辽法云亭”的24小时“一站式”服务站,涵盖风险评估、诉状生成、自助立案、在线庭审等8项重点功能。
“一会我还要着急去医院探望一下病患。”在讲述完诉求后,王茜就有事要提前离开。
“没事你先忙,我们可以通过线上视频连线,看大家方便随时随地进行调解。”
10点23分,在毛超的协调邀请下,由和平区法院法官、专职特邀调解员、双方当事人组成的在线调解室通过视频连线方式,进行线上调解,而旁边的可移动屏幕则实时展示案件的信息。10点44分,双方在法官、调解员的见证下达成了和解,并签订了电子版的调解书。
“现在通过网络视频调解,调解员面对面沟通,线上线下充分配合,更有助于推动问题解决,尽量减少纠纷进入诉讼环节,有效节省司法资源,化解矛盾。”毛超告诉记者。
“智能化调解,可以方便更多职工、用人单位,尤其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随时随地获得专业的在线服务,很多案件都在仲裁阶段成功调解。”和平区总工会副主席黄福生表示。
如今,毛超、和平区法院法官由成,还有和平区总工会权益保障部部长彭杨组建了一个微信群,方便第一时间解决遇到的各种新问题。“以前,我们是各家干各家的,现在我们是三家形成合力,法院还会派出法官开展调解业务培训、公益宣讲等活动,推进劳动争议源头化解。”毛超表示。
不必书面答辩、不用往返开庭,群众动动手指就能化解矛盾纠纷于诉前。在和平区的全省首家劳动争议智慧调解中心,通过整合劳动仲裁和劳动监察工作职能,将法院的调解工作前移至劳动争议仲裁,通过线上传输文件、视频连线调解等方式减免了中间环节,有效缩短了案件处理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