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不Open:阻拦还是助攻?|大象深度

全文2131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OpenAI将终止对中国提供API服务,引发科技界关注。

02中国拥有超大规模市场和丰富应用场景,为AI大模型落地应用提供广阔空间。

03尽管国内大模型与ChatGPT-4差距较小,但美国仍采取措施压制中国人工智能发展。

04为此,国内AI大模型厂商纷纷推出“迁移计划”,争取更多开发者用户。

05国产大模型在中文语境中表现出色,但仍需关注GPT4的未来发展动态。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大象新闻记者 李昌  特约撰稿人 柳俞伶
随着全球人工智能(AI)技术的飞速发展,OpenAI作为全球知名的AI研究机构,其每一次的决策都牵动着科技行业的神经。“7月9日,OpenAI将终止对中国提供API(应用程序接口)服务”,此消息的曝出,在科技界掀起了轩然大波。
7月4日,2024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即将在上海举办。中国有着超大的市场规模以及丰富的应用场景,为大模型的落地应用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条件,这是中国在底层研发技术上略逊于美国的情况下,依然具备赶超美国的机会。OpenAI的“停服”,让国内大模型切回“中文模式”,这对于国内厂商而言究竟是“阻拦”还是“助攻”?
图片
OpenAI“停服” 国内大模型切回“中文模式”
OpenAI人工智能被称作“第四次工业革命”,谁能保持领先,谁就能占领世界科技的顶端。目前在人工智能领域,美国和中国在全球是断崖式领先,处于第一梯队。
大家都知道,AI芯片堪称人工智能的心脏,但是相当昂贵,很多AI公司根本烧不起这个钱,更关键的是,美国直接禁止向中国销售相关芯片。这就意味着国内的AI公司无法像美国AI公司训练大模型,只能用低级别的芯片训练,训练级别决定了差距会越来越大。但目前国产自研大模型的能力,仅次于美国,也正逐渐展现出竞争力。
图片
但业内人士分析,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差距仍存在至少1至2年,而且差距还有可能越拉越大。即便如此,美国为了压制中国人工智能的发展,仍“动作”不断,先是让AI芯片霸主“英伟达”禁止向中国出口AI芯片;现在是让AI大模型霸主“OpenAI”停止向中国提供API服务。
API专业话语是“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它是允许两个应用程序相互对话的软件中介。“国内自研大模型与ChatGDT-4差距已经很小了。”上海千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孙杨认为虽然“封杀令”对一些借助OpenAI大模型“套壳”创业的公司,将迎来较大打击。“OpenAI并非不能用,只要有海外服务器就可以用。只是会比较麻烦,会产生更多的成本费用。”
OpenAI“停服”是“阻拦”还是“助攻”?
除了麻烦和成本问题, “OpenAI不对中国开放其实是两个动作。原来是网页版的不允许,现在连对接方式也被禁掉了,从行业上的情况来看,其实影响还是非常大的。”作为央企,对AI项目一直密切关注的中国电信云南公司政企部交通文旅行业总监李慕刚站在行业布局的角度看,认为此举动是美国在AI科研方面与中国的“硬脱钩”。因为从两个国家的 AI的发展体系上来说,之前是创新跟应用的关系,两者其实是互相离不开的。“硬脱钩”后如果中国要在AI的全产业链上发起竞争,投入的成本将非常巨大。
“资源会投入到哪些方向?从国家层面上来说,国企、央企一定要承担起这个社会责任。生成式大模型,它最主要消耗的是算力,算力的构成主要是以显卡芯片为主要代表,也就是算力卡;算力卡现在被‘英伟达’垄断,但我们要大量的建算力,才能够支撑起生成式大模型的这种这个形态。”李慕刚介绍说,一旦算力投进去以后,就必然要上电,一上电就意味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来让它跑着,不管有没有业务,都要空跑。“中国电信到今年为止,已建了4个万卡级别的算力中心,这些算力中心每天的电费消耗是上百万的。”要追赶美国的速度,李慕刚认为肯定会对国内研发提出更高的要求。
目前国内大部分AI厂商对OpenAI的“封禁”持积极态度,认为挑战与机遇并存。6月26日,360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在微博发布视频称,他认为:“OpenAI对中国地区停止服务,只能加速中国自己大模型产业的发展,未必是坏事”,他解释道,“OpenAI的API无法调用,这逼着国内应用只能选择国产大模型,而国产大模型与GPT的差距已经逐渐缩小了。”
图片
“OpenAI不再对中国开放这个事情,我跟国内大部分行业人士的观点相似,我觉得它对于中国大模型研究是利好的。”孙杨在接受大象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阶段会很痛苦,但就跟华为之前一样。但是市场被让出来了,对于国内的大模型厂商来说确实一个机会。
国产厂商“抢单”开启“搬家计划”
OpenAI的“停服”后国内AI大模型公司几乎开启“集体动作”——“迁移计划”,且一举打出“免费搬家”旗号。目前包括阿里、百度、腾讯、百川智能、智谱AI等在内,多家国内头部大模型厂商已经把实现技术底座转换的“搬家计划”喂到了用户嘴边。如阿里云百炼宣布,将通义千问GPT4级主力模型Qwen-plus的API定价为OpenAI的1/50,并为中国开发者提供2200万免费tokens和专属迁移服务。
除了头部大厂,国内几个AI大模型代表性初创企业也纷纷争夺这波流量。硅基流动(SiliconFlow)甚至将Qwen2-7B、GLM-4-9B、Yi-1.5-9B等开源大模型永久免费,创始人袁进辉在朋友圈称:“今天SiliconCloud把一大批模型都免费了,大家轻薅,别给整破产了。”
显然,国内大模型公司试图抓住这一关键“窗口期”,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开发者用户。大模型公司“搬家计划”,不仅是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也是在展现其技术支持和服务能力,有助于快速建立用户信任。另外,在价格上,国产大模型也更为实惠。此次阿里的免费迁移计划中,qwen-plus大模型的API定价仅是OpenAI的1/50。
图片
孙杨表示此事件对于大多数国内自研大模型而言,是一次将“英文模式”切回到“中文模式”的时机。事实上,在中文语境中,国内自研大模型展现出了显著的优势,特别是在处理中文自然语言任务方面,这些模型能够更好地理解和生成中文内容,从而在中文问答、对话、翻译等任务中表现出色。
虽然国内大模型在中文的语境下已经开始能够接近逼近GPT4,但是GPT4也在不断研发新版本,所以依然处于追赶的局面。孙杨提出国内大模型研究仍需要密切关注未来发展动态:“得注意一个问题,“OpenAI‘封禁’或许只是一个开始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