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职百态|僵蚕?钩藤?看中药师如何蒙眼识药

中工网记者 朱洁英
“扎手了,还有两个钩,这是钩藤,有息风定惊、清热平肝的功效。”中药师张鹏正蒙着眼睛辨别桌上的4味药材。他放下钩藤,又拿起一味白色药材,凑近鼻子闻一闻:“有动物药的腥味。”接着用拇指摸了摸,得出结论:这是僵蚕,具有息风止痉、祛风止痛、化痰散结等功效。
这是中药师的小绝活之一——蒙眼识药,既是训练药师的基本功,也考察他们对药材的熟悉程度。
图片
张鹏蒙眼识药。中工网记者丁梦茹 摄
中药验收、处方审核、饮片调配、煎药、发药指导……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中药师张鹏几乎每天都在充满药香的中药房里来回穿梭。
药材进入中药房后,首先要经过严格的验收,这是确保患者用药安全的重要步骤。
“目前,我们是按品种、批号抽样验收,先看饮片性状、药典或炮制规范是否一致,如果不一致就要放入待验区,进一步检查,不合格的留样并退货。”张鹏拉开身后的药柜,拿出一块黄连说,“黄连也称鸡爪连,验收时要看它的外观像不像鸡爪,因为是常用药,可以尝一尝味道。这个苦味很重,说明黄连素含量高,药材就很好。”
图片
张鹏正在介绍如何辨别黄连。中工网记者丁梦茹 摄
药房中,一个个整齐排列的小抽屉里藏有各类药材。有的药材一听名字便知原料是什么,如蜈蚣、蝉蜕、土鳖虫、水蛭等;也有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中药名,如能让人恍惚“穿入”仙侠剧的徐长卿,或晦涩难懂的烫骨碎补、酒女贞子等;更有颇具“欺骗性”的夜明砂、望月砂、五灵脂、龙涎香、白丁香等,这些看似“诗情画意”的名字实际上是以动物粪便为原料的中药……
图片
全蝎、蝉蜕、猫爪草等中药材。中工网记者丁梦茹 摄
药材多而繁杂,可张鹏每天要抓400多副药。这是怎么做到的?除了熟能生巧,还与他身后的斗谱有关,也就是药物按照一定顺序排列在药斗橱内的排列方法。
“斗谱是根据药物的性质和处方的情况分类的,例如斗谱上边放厚朴花等比较轻的药材,下边放矿物类等比较重的药材,中间放方便抓取的常用药材。”张鹏说,并不是所有的药都要对着斗谱找,经典方的药材一般排放在一个轴上,例如当归、白芍、川芎是在一个补血方子中的,挨着放能让中药师更快抓药。
天天跟药材打交道,偶尔配个小“偏方”,对中药师来说并非难事。盛夏来临,张鹏就用广藿香、白芷、麸炒苍术等药材给自己配了一个“香术祛暑方”,制成的香囊随身携带,既祛暑又能驱蚊。
采访中,张鹏总会蹦出一些“行话”,言谈中让人感受到中医药深厚的历史传承。他说“药房不出门儿,通县打来回儿”,指药师在药房里总在一个固定的短路线来回走动。他介绍业内最基本的使用工具——戥称,戥线压到第一个点上是“定盘星”,松手后叫“齐眉对戥”,即左手将戥锤移至对应的戥星上,放开左手并检视平衡。他说以前手写的处方,有地域之差,例如北京处方上所写的“草乌”是甘草银花水制草乌,但到了其他省份,可能会被误抓成有毒的生草乌,有一定危险。
图片
张鹏用戥称称陈皮。中工网记者丁梦茹 摄
“手上一把抓,心中一杆秤;心中有谱,手里有数。”张鹏说,这是抓药的一个小秘诀,也是职业坚守的写照,他要为病人的健康负责,时刻敬畏,不敢懈怠。
来源:中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