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军部长:六代机项目过于昂贵 需要重大调整

全文1385字,阅读约需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表示,下一代空中优势(NGAD)项目成本过高,需要重大调整以控制成本。

02肯德尔指出,NGAD的单机成本将是F-35的三倍,达到3亿美元以上,原因包括发动机和无人机整合问题。

03由于成本问题,美军可能会停止推进六代机项目,除非预算紧张情况得到缓解。

04目前,NGAD项目面临项目超支压力,美国空军需要重点投资两个核武器项目以及人员成本上升和《财政责任法案》规定的预算上限。

05肯德尔表示,军方将重新考虑26财年的支出计划,以确保提供主导空中力量所需的系统组合。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应对中国威胁的美军“下一代空中优势”(NGAD)项目出现了超支问题。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7月1日在接受《防务新闻》独家专访时表示,美国空军并未放弃建造先进下一代战斗机的计划,但确实需要重新设计以控制成本。
肯德尔表示,因为需要兼容无人机僚机,以及下一代战机的发动机可能会“过于昂贵”等问题,六代机NGAD的单机成本将是F-35的三倍——达到3亿美元以上。肯德尔还表示,改造后的NGAD战斗机平台可能会采用比原来更复杂、更小的发动机,以尽量降低价格。
图片
NGAD想象图
肯德尔在五角大楼接受《防务新闻》采访时说,NGAD目前的成本预计大约是F-35的三倍。F-35的成本约为8000万至1亿美元,这意味着NGAD的价格可能接近3亿美元一架——这将大大限制其潜在机队的规模。
肯德尔说:“这是一个非常昂贵的平台,我们只能负担得起少量的数量……理想情况下,我希望它的成本能低于F-35,或者至少与F-35差不多。众所周知,F-35战斗机并不便宜。该计划提出的设计概念非常昂贵。规模很重要,数字很重要,时间也很重要。我们希望尽快取得成果。”
成本过高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是发动机。空军曾负责战略、整合和需求的前副参谋长,美国空军退役中将克林特辛特在6月21日对《国防新闻》说,下一代发动机“自适应推进计划”非常昂贵,可能会推高NGAD的总体成本。
除了发动机以外还有无人机整合问题。肯德尔说:“NGAD系统家族概念依然存在。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正在研究NGAD平台的设计概念,看看它是否是正确的概念。......我们正在研究是否可以采用成本更低的方法,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一些权衡。”
如果预算紧张,美军可能会停止推进六代机项目。在今年6月空军和太空部队协会的一次活动上,空军参谋长戴维·阿尔文将军被问及在预算紧张的情况下,空军是否能继续推进NGAD项目。他的回答是“不能”。他后来告诉记者,空军仍在考虑该计划的发展方向。
最近几周有传言称,在资金紧张的空军制定2026财年预算时,NGAD项目可能“岌岌可危”。美国空军需要重点投资两个核武器项目——B21“游骑兵”隐身轰炸机和“哨兵”洲际弹道导弹,同时还面临着人员成本上升以及《财政责任法案》规定的25财年预算上限所带来的影响。
在美国空军发布的《2025财年空军预算愿望单》中,美军第六代战机NGAD以及与之相关的无人机项目“协同作战飞机”(CCA),也正在面临项目超支的压力。
其中NGAD计划将获得额外的8.15亿美元用于开发和测试其飞行器、任务系统和能力,从而使该计划总开支将超过28亿美元。而CCA则计划计划将获得5.59亿美元的研发资金,以继续其飞行器的开发、原型设计和集成,这将比2024财年的水平增加1.66亿美元。
对于这一传言,肯德尔变相进行了肯定,他还对《航空周刊》说,由于相互竞争的优先事项越来越多,军方不得不重新考虑其26财年的支出计划,而且必须确定提供主导空中力量所需的系统组合。
“下一代空中优势”(NGAD)是美军下一代战机项目的总称,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此前曾表示,NGAD计划需要大约200架这种飞机(有人驾驶战斗机),每架飞机可能耗资“数亿美元”,不过具体获得多少架仍可能发生变化,此外这些飞机还计划与“至少1000架”规模的“协同作战飞机”(Collaborative Combat Aircraft, CCA)共同操作。
NGAD平台的开发始终处于保密状态,并被认为是美国空军的最优先项目之一。2023年4月,即将退休的空军负责计划和项目的副参谋长理查德·摩尔中将说:“我们非常清楚,要想在20世纪30年代初到30年代中期拥有一支能打胜仗的部队,我们必须拥有第六代战斗机,这就是NGAD。”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