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女星之子以篮球一级运动员特招入北大:事关教育公平,值得深入讨论丨快评

全文1710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知名女星王艳的儿子王泓钦以篮球一级运动员特招入北京大学,引发网友对教育公平的质疑。

02王泓钦满足北京大学的招录条件,包括国家一级运动员技术等级证书、全国高中联赛前八名等。

03然而,有人质疑王泓钦的篮球水平成色,认为其表现类似于“躺冠”。

04“高水平运动队”招生政策为“卡bug”留下了空间,可能导致教育不公平。

05为此,舆论场对“高水平运动队”招录政策展开讨论,呼吁进一步修订改进规则。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近日,社交媒体盛传知名女星王艳的儿子王泓钦(小名球球)被北京大学录取,引发了网友对于其成色的讨论,以及招录政策是否公平的质疑。王艳本人是公众人物,儿子很早就与母亲一起在综艺“出道”,“体育特招”又牵涉到教育公平,这些因素叠加起来让此事具备了公共意义,值得加以深入辨析。
王泓钦参加的是北大的“体育特招”,也即“高水平运动队招生”。他是否满足这些报考条件呢?
《北京大学2024年高水平运动队招生项目及要求》显示,报考需要满足“国家一级运动员(含)以上技术等级证书”“获全国高中联赛前八名或全国U系列联赛前八名或省级比赛前四名(仅认可 2023年12月31日前比赛成绩)”“身高要求(中锋身高不低于2米,前锋、后卫身高不限)”“不能是注册的在编篮球运动员”的四项条件,同时高考成绩达到“普通类本科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
从教育部“阳光高考网”平台公布的“北京大学男篮2024年高水平运动队合格名单”来看,王泓钦位居“后卫”一栏第二。而在具体成绩单上,王泓钦的成绩是“一级运动员篮球,专业测试成绩78.67分(合格标准72.23分),专业测试成绩排名第二,文化课要求D+0”。因此,王泓钦正是凭借“篮球一级运动员”“省级比赛前四名”“文化课成绩过关”的加成而得以成功被北大录取。
王泓钦所在的北京四中篮球队在2022年9月12日的“2021年北京市中小学生篮球冠军赛”(受疫情影响推迟)中以82:72战胜清华附中,夺得高中男子组冠军。凭借这个冠军,当年12月王泓钦被北京市体育局授予一级运动员称号(京体竞技字〔2022〕67号)。不过王泓钦在决赛中“0分0板0助0盖帽0抢断”。而从2023年的比赛来看,王泓钦在北京四中篮球队里“场均3分”,表现也不亮眼。
也就是说,王泓钦根据现行制度确实是合规地拿到了一级运动员称号,并且依靠这个头衔合规地满足了北大的招录条件,但其篮球水平的成色究竟如何就很难“肉眼可见”了。有网友调侃说,王泓钦的表现类似于“躺冠”“与科比合砍83分”,而这些声音也足以令人审视“体育特招”这项招录政策本身的公平合理性了。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24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显示,高水平运动队招生是由各大高校自行“研究制订本校运动队建设规划及招生需求”,并在“教育部核准的运动项目范围内,合理安排运动队各项目”的招生计划。其中,“集体项目每年招生人数不得超过该项目赛事规定的一方最多同时上场人数”,北大篮球2024年“高水平运动队”的招生名额也正好是五个。
另据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篮球运动员技术等级标准》(以下简称《标准》),赢得篮球一级运动员的标准也颇为多元,洋洋洒洒有十三条之多,涵盖了国际比赛、全国运动会、全国青年运动会、全国U系列青年篮球联赛、全国篮校杯、全国体育传统学校联赛、全国高中联赛、全国学生运动会、省(区、市)体育行政部门与教育行政部门共同主办的高中比赛,等等,下面还有各种名次的细则。
根据《标准》,“省(区、市)体育行政部门与教育行政部门共同主办的高中比赛冠军”,可以授予参赛的5名运动员以“篮球一级运动员”称号,而类似的比赛还有很多,确实足够集体项目“躺冠”了。
这样一来,“高水平运动队”政策恐怕就为“卡bug”留出了空间:掌握信息的父母大可提早准备,先让孩子进入某个集体运动项目强势的高中,再让孩子加入这个项目的校队,在“躺冠”之后把孩子运作为“一级运动员”,然后报名各大名校的高水平运动队体育特招,高考过本科线就可以成功进入名校。
仔细研究这条“高水平运动队”的升学路径,成功者相较于“裸分”而言可谓拥有了极大优势。“高水平运动队”录取的本科生如果“高考文化课成绩不低于招生高校相关专业在生源省份录取分数线下20分的,可申请就读相应的普通专业”。而据新出炉的2024北京高考成绩,北京市的普通类本科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为434分,而北大在北京市的预计录取分数线为687分,等于门槛降低了200多分。
也就是说,掌握了充分信息、可以利用各种资源“运作”的父母,完全可以走“高水平运动队”的途径让孩子同样进入名校的普通专业就读,而以集体项目“可以躺冠”“水个冠军”的方式抹平这200分的裸分差距,性价比不可谓不高。长期以来,裸分考入清华北大都是很难的,一分两分足以将无数人刷下独木桥,而“高水平运动队”的特殊招生途径,对于缺乏家世背景与资源的寒门学子来说,非常不友好。
因此,此次舆论场对“高水平运动队”招录政策的讨论,牵涉的是公众对招录政策是否公平的担忧,事关教育公平,值得予以更加全面深入的审视,继续修订改进相应规则,回应社会大众的合理期望。比如篮球这样的集体项目,是否应当制定更为严格的“一级运动员”标准,而非可以轻易“刷数据过关”。
王兢
责编 陈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