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前出道即巅峰,她们为什么都糊了?

全文4025字,阅读约需12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2011年快乐女声比赛在当时引起了轰动,选手之间的关系和比赛过程成为热议话题。

02其中,刘忻、洪辰、杨洋等选手之间的粉丝纷争成为焦点,导致部分选手之间的关系紧张。

03然而,这届快女选手的实力和特色仍被认可,如段林希的冠军、洪辰的唱将实力等。

04由于缺乏后续资源和关注度,许多选手在比赛结束后逐渐淡出娱乐圈。

05如今,部分选手如刘忻和李斯丹妮通过综艺节目翻红,但其他人仍面临着事业挑战。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13年后,再回过头来看这届快女,大多数人都已经悄无声息了,不过在年少轻狂的岁月里,能够在内娱选秀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算是不虚此行。
作者|莫莫
编辑|伍成
7月5日,《乘风2024》即将迎来成团夜。在这份成团名单中,何洁、尚雯婕、刘忻的名字赫然在列,令古早“秀粉”百感交集。
这个夏天,她们再次出现在长沙,让许多人和这座城市又一次产生了紧密的关联。这是“超快”系列的姐姐们梦开始的地方,2005年超女全国四强何洁、2006年超女总冠军尚雯婕、2011年快女季军刘忻,都在这里出道,如今再度归来。
图片
何洁、尚雯婕、刘忻
节目内外,刘忻、尚雯婕粉丝的盛大应援,何洁带来的回忆杀,让网友忍不住感慨“秀粉”的长情,姐姐们当年轰轰烈烈的比赛史,也被考古了出来。
相比于后来被反复提起的2005年和2006年的超级女声,其实最具有冲击力的,当属2011年的快乐女声。当年,全程直播的比赛和24小时直播的城堡生活,让这届快女成为了选秀史上腥风血雨的巅峰之作。
直播收到黑粉寄血手和血书、被恶意P图、造黄谣、选手妈妈下场参与粉丝纷争等事件,每一个拿到现在都是足够热搜的“爆”,让许多考古的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当年的人都玩这么大的?”不得不说,那时候“娱乐圈活人”的人设还不流行,因为遍地都是所谓的“活人”。
图片
2011快乐女生长沙唱区合影
最终,比赛的结果也迎来了荒诞的结尾。刘忻、洪辰两位夺冠热门选手均与冠军失之交臂,反而是存在感不强的段林希一举夺冠。一时间,类似于“捡漏王”“最没冠军相的冠军”等质疑声都朝她涌来,段林希反抗过,然后很快就消失在了大众视野中。
13年后,再回过头来看这届快女,大多数人都已经悄无声息了,不过在年少轻狂的岁月里,能够在内娱选秀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算是不虚此行。
“帮派”之争
当年超女和快女的比赛,都是先在全国设置几大赛区开展海选,从中选拔出种子选手,继而进入全国赛。
这样的赛程设置,容易让同一个地域的选手形成小帮派,而2011年快女被诟病的原因之一就是拉帮结派。不过她们上演的可不是同赛区选手之间姐妹情深,不同赛区之间的隔阂难以打破的戏码,而是不同赛区选手的关系竟然比同赛区选手的更好,这让很多人感到不痛快。
2011年的快女全国12强选手来自五个赛区,成都赛区是最“大户”,占了4个席位,其中就包括靠着《乘风破浪的姐姐》翻红的李斯丹妮,外加当年的冠军段林希、以及喻佳丽和王艺洁。其次是长沙赛区,不仅有当年的断层人气王刘忻,还有极具争议的杨洋和表姐妹团DL组合。另外的选手是广州赛区的苏妙玲和金银玲,杭州赛区的洪辰和付梦妮,以及沈阳赛区的陆翊。
图片
刘忻、段林希、洪辰
刚晋级全国12强那会儿,粉丝之间一片和谐,后来成为风暴核心的刘忻、洪辰、杨洋,在当时还被粉丝亲切地称为“吉祥三宝”。不过从11进10那场比赛开始,事态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当时,同从长沙赛区走出来的杨洋和DL组合一起站上了终极PK台,最终杨洋胜出,淘汰了DL组合,看到这一幕的刘忻,开始嚎啕大哭,一度哭到蹲在地上无法站立。很多人因此爱上了刘忻,觉得她重情重义,但是杨洋的粉丝就开始不高兴了,“同样是从长沙唱区出来的,她赢了你哭成那个样子是什么意思?”裂痕从这时就开始出现了。
2011年快女比赛期间,选手们在城堡的生活被全程直播,只要打开当年的视频软件PPTV,随时都可以观看。也正是由此,大家发现,DL组合淘汰后,刘忻非但没有和仅存的同赛区姐妹杨洋关系更进一步,反而是和李斯丹妮成为了挚友。
图片
选手们在城堡的生活被全程直播
传闻开始四起,如今在快乐女生的贴吧中,还可以看到当年观众们的言论,类似于“刘忻看起来不喜欢杨洋,为什么呢?”“刘忻疏远杨洋是怕威胁到她吧?”猜测声开始大面积出现。而与杨洋走得很近的洪辰,也被观众拉扯进其中,试图在蛛丝马迹中寻找到她们关系不合的证据。
不过真正挑动粉丝情绪,让“芯片”(刘忻粉丝)和“小红帽”(洪辰粉丝)成为生死仇敌的,是洪辰妈妈的亲自下场。她在微博上异常活跃,时不时还会发布一些内容,被解读为暗踩刘忻、夸赞女儿,再加上洪辰在城堡里当着陆虎的面“嘀咕”刘忻,粉丝之间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图片
刘忻和洪辰
在后来的比赛中,刘忻可以在李斯丹妮和杨洋中选择一人晋级,剩下一人则会站上终极pk台,刘忻几乎没犹豫,就选择了李斯丹妮。至此,在粉丝口中,所谓的“小团体”就完全坐实了。
刘忻、李斯丹妮、DL组合、苏妙龄被划为了一个阵营,洪辰、杨洋、王艺洁被划分为了另一个阵营,洪辰妈妈曾在微博上称洪辰在比赛中只有杨洋和王艺洁这两个朋友,疑似确认了这件事。余下的段林希等人,则成为了大家口中的“老好人”。
如今回过头来看,十几位个性不同、成长背景迥异的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本就会出现亲疏之别,这是人之常情。观众通过24小时不间断的直播,放大她们的一言一行,将友情定义为小团体,属实有些抹杀人性了。
要素过多的一届选秀
赛场之外,这届快女的故事也可谓是轰轰烈烈。
其中影响最恶劣的,当属杨洋做第三者,插足别人婚姻的谣言。当年,杨洋只有22岁,却深陷在了流言蜚语之中,网络上甚至一度出现了被指认为她的不雅照。对此,天娱传媒只好发布声明,否认不雅照事件,并称将依法维权,追究相关责任。还好在那个时代,艺人公司声明的公信力还没有丧失,谣言渐渐平息了下去。
图片
杨洋
女低音十分动听的苏妙龄,早在广州赛区时,就和女性友人一起引发了一场风波。当时,有媒体拍到苏妙龄在赛后和一位“男性”发生争吵,并伴随着痛哭、下跪等动作,后来苏妙龄在微博回应,对方并不是男友,而是一位女性友人。面对此回应,网友又做出了“女性恋人”的猜想,不过当年的快女总导演在采访中对此猜测做出了否认,称“女孩之间有些亲密合影很正常。”
2011年的断层人气王刘忻,也曾受到过黑粉的恐吓。当时,刘忻正在城堡中拆全国各地粉丝送来的礼物,没想到在一个盒子内突然拆出了一只恐怖血手,里面还附带着一封血书,上面写着“刘忻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你会遭报应的”。而这一切,都被守在电脑前看直播的粉丝看在了眼里,对于始作俑者的猜测开始大量出现,粉丝之间的矛盾也开始升级。
图片
刘忻人气断层第一
除此之外,这届快女的要素也十分丰富。在那个嗑CP还不那么流行的年代,就形成了多对大势CP,几乎所有的热门CP都是围绕着刘忻展开的,比如和李斯丹妮的“忻斯”,和苏妙龄的“鬼万”,和DL组合的“铁三角”,和师兄姜潮的“潮忻”,在当时都颇具热度,所以在当年刘忻还被观众称为“总攻”。
当年的CP粉,嗑到的糖也是实打实的甜。李斯丹妮淘汰后,刘忻哭到险些背过气去,并在城堡告别时大喊“李斯丹妮我爱你”。一桩桩、一幕幕,都很真情实感,以至于二人的cp粉“琉璃”也很长情,2016年,在2011年快女五年之约演唱会上,“琉璃”还做出了“感谢今生你我忻斯一场”的应援,比许多选手唯粉应援的场面还要大。
图片
李斯丹妮近照
另一对“辰洋”cp,互动也很亲密。除了经常在微博上互动、称呼亲昵以外,还在公开场合亲吻过对方,大家爱嗑的眼神拉丝、一起走过至暗时刻等设定,在她们身上也都存在着。
那时候,“娱乐圈活人”的人设还不流行,因为遍地都是所谓的“活人”。有什么不爽的事情,大家在节目里对着镜头直接就说。比如有一次小考,李斯丹妮和杨洋分在了一组,最终杨洋的表现得到了评委们的赞赏,李斯丹妮却输给了对方。
在后采中,李斯丹妮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次失败首先是心态问题吧,然后其次就是合作上,因为我合作的人导致我分散精力,分工方面我可以说我是包揽全部的,给她设计的东西,她能够很好的把它诠释出来了。”
后来,再也没有把24小时直播、选手和家属亲自下场、故事线丰富到惊人、谣言轰轰烈烈、粉丝血海深仇等要素都集齐的选秀节目了。看多了所有人都套上了一层壳的节目后,回过头来再看这些,难免会心生感慨,真实难得可贵。
就像是一场梦
其实2011年快乐女生的选手都实力不俗,人设也很丰富,每个人的特色都很突出。
冠军段林希,是典型的云南小城姑娘,抱着一把木吉他,看起来与世无争。亚军洪辰,是那一年的实力唱将,高音飙得很舒服,人看起来也很有个性。刘忻是美强惨的化身,从韩国归来大龄追梦,外形帅气,内心柔软包容,像妈妈一样照顾大家,强大的人格魅力使她成为了断层人气王。
图片
段林希
苏妙龄声音低沉,唱起粤语歌让人沉醉,笑起来还很青涩。杨洋很漂亮,身上散发着文艺女孩的清冷和孤傲。李斯丹妮舞跳得很好,但唱功有所欠缺,是蔡国庆一路力挺她。
王艺洁是绝对的大vocal,像一朵高岭之花。付梦妮甜美可爱,许多人都觉得她和武艺登对。大嗓门喻佳丽人很幽默,唱功也很出色。陆翊清新漂亮,还是个孩子。DL组合是当时少见的双女组合,走的是唱跳路线。就连只在全国赛中出场一次的金银玲,也让很多人记住这了这个会跆拳道、长相韩系、很会唱歌的女孩。
在选手的选拔和群像塑造上,2011年快乐女生比后续许多节目做得都要出色,实力唱将也不少,但是到头来,只让大家记住了“史上最癫的一届选秀”“刘忻粉丝把段林希投成了冠军”等无关痛痒的话题,也着实令人唏嘘。
图片
2011年,刘忻在《快乐女声》获得季军
她们当中的很大多数人,都是出道即巅峰。每办一届选秀,公司就有一批新的艺人进来,并没有什么优质资源能分给她们,比赛时一些大咖承诺的资源,也未能兑现。而这些草根出身,没有背景和资源的女孩,只能眼看着自己成为过气艺人。
比赛结束后,还激起一点水花的只有刘忻。她曾短暂地成为过顶流,2012年,她发行的首张个人EP《我是你的女朋友》,是星外星内地流行音乐唱片的销量冠军,在她身后的,是李宇春的《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2013年发行的EP《花花女孩》,也拿下了当年的销量亚军。或是因为人气,或是因为“迷弟”陈晓的推荐,刘忻还参演过两部于正的剧,演唱了OST。但由于没有后续资源,再加上她身体出现了问题,很快就从大众视野消失了。
图片
《乘风2024》刘忻
后来大家再看到她,就是2020年的《乐队的夏天第二季》,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那个销声匿迹了很多年的女孩,去做了她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的摇滚乐。
除了刘忻外,杨洋也一度有翻红的希望。因为不错的外形条件,她在出道第二年后就转型成为了演员,并参演了几部热门作品,如《隋唐英雄》《小时代:青木时代》《谈判官》等。
为了更具辨识度,2017年她正式更名为杨菲洋。残酷的现实是,在多数的作品中,她只能担任配角,并没能成为具有大众知名度的演员,拍戏之余,她也开始在短视频平台上直播带货。付梦妮也偶尔拍戏,苏妙龄凭借有质感的音色和独特的女低音,上过几档音综,但还没有被人熟知的代表作。洪辰、陆翊在被人遗忘的角落里,还在做着音乐。金银玲选择了唱音乐剧,喻佳丽、王艺洁都回归了家庭。
图片
苏妙龄近照
只有刘忻和李斯丹妮靠着“浪姐”翻红了,至于其他人,则开辟了“秀人就业的新方向”。冠军段林希在被人遗忘后,当过出租车司机、干过微商、开过剧本杀店,现在签约MCN机构做起了主播。DL 组合的刘丹丹,成为了好友刘忻的经纪人,偶尔刘忻也会为DL组合制作一首歌曲。
但未来还长,昔日的快女们,如今也只是三四十岁的年纪。也许有一天,她们曾经在年少轻狂时说出的梦想依然能实现,只不过这一天,来得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