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惶恐”前行

全文3515字,阅读约需11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农夫山泉在2023年财报中显示,营业收入426.67亿元,同比增长28.4%,归母净利润120.79亿元,同比增长42.2%。

02然而,天然水市场面临竞争压力,农夫山泉主力水产品被饮料产品实现反超,被迫经历舆论洗礼。

03农夫山泉在茶饮市场表现良好,东方树叶无糖茶饮同比增长114%,占据即饮茶市场超过六成的增量。

04另一方面,二三线水企如江西润田、陕西龙王泉等加速崛起,农夫山泉需要警惕这些品牌的竞争威胁。

05由于消费者对高端水产品的需求增加,西藏水资源等小众品牌在高端市场崭露头角,农夫山泉需要关注这些品牌的动态。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文丨江心白
出品丨消费最前线(xiaofeizqx)
年中大促结束之后,农夫山泉小小松了一口气。
数据显示,在本次618中,农夫山泉全周期总销量第,线上整体会员数量突破了1000万,达到了1024万规模,同比增长58.9%,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数据显示,农夫山泉水饮销量蝉联多个榜单第一。
就连重新启动的纯净水业务,第一批货源在线下也已经售罄。看上去,惨烈的负面影响并没有对农夫山泉造成太多实质性影响。但事实上,外界漫天的猜忌与质疑早已形成了无形的压力,笼罩在农夫山泉周身,经久不散。
并且,在2023年的财报来看,农夫山泉的内里焦虑悄然诞生:
2023年,农夫山泉实现营业收入426.67亿元,同比增长28.4%;归母净利润120.79亿元,同比增长42.2%。可具体来看,包装饮用水产品的收益占总收益的比例为47.5%,饮料产品的收益占总收益的比例为51.7%。
算起来,这是农夫山泉赴港上市以来,主力水产品第一次被饮料产品实现反超,也间接解释了为什么搁置那么多年的纯净水业务会被重启。被迫经历了一场舆论洗礼,主力业务又出现波折,现在的农夫山泉,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天然水“不香”了
众所周知,在饮用水领域一直存在着鄙视链:卖矿泉水的看不上卖天然水的,卖天然水的又坚决不与纯净水派为对伍。当然,从本质上来讲,矿泉水也是高端天然水,直到现在,农夫山泉的掌舵人钟睒睒依旧是天然水派。
就在农夫山泉重启纯净水业务之前,钟睒睒还公开表示,时至今日,他始终认为水中的矿物元素对人体健康是至关重要的。
从消费市场来看,天然水一派的增速也的确要高于纯净水。一份“矿泉水消费趋势年度报告”显示,矿泉水、饮用天然水和纯净水的销售额同比增速分别为43%、35%和31%,纯净水的增速排在最末尾。
农夫山泉这些年来对天然水的坚持,起码对应到市场表现上,是可圈可点的。数据显示,在国内包装水领域,农夫山泉的市场占有率达到26.5%。
华润怡宝位居第二,占有率为21.3%,娃哈哈纯净水则名列第四,市场占有率为9.9%。在国外市场中,更是毫无纯净水的立足之地,据悉,海外瓶装水有85%以上的产品都是矿泉水,且天然矿泉水为主。
看上去,天然水的前景一片大好,那农夫山泉为什么在此刻突然放弃初心,重启纯净水?
首先,企业自身的产品矩阵调整是一个原因。但更为重要的还是天然水的生产成本在逐渐加大,据悉,一般水厂开发水源需要获得矿泉水探矿权,起码在审核上就要付出长达数年的时间成本,与高昂的运营成本。
以元气森林为例,此前,元气森林为了寻找矿泉水源,耗费了500多天,才从200多个水源地里选出5处。农夫山泉在2008年建设长白山水工厂,从寻找水源到建设投产,一共花了七年时间。
此外,天然矿泉水还有一定的缴纳标准,基本是销售收益的1.5%到4%。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由于天然水的水源一般远离消费渠道,这就意味着企业还要多成熟一部分运输费用。有一组数据显示,农夫山泉一年光是在物流仓储上就花了25.3亿,占了当年销售及分销开支的43.4%,总收益的11%。
巨大的成本一度让不少企业只在纯净水领域打转,农夫山泉坚持多年,固然早已不在乎水源成本,但关键在于,当前的水源争抢大战已经展开,农夫山泉腹背受敌。以元气森林为代表的新兴品牌已然入局,百岁山这类老玩家的水源地也达到了7处。
数据显示,2023年1-12月中国矿泉水工程新建项目约为554项,家家都在争夺水源,企查查数据显示,2023年1月-12月全年,新建矿泉水公司共有476家,天然水公司462家,而纯净水公司相比之下,只有386家。
如此一来,农夫山泉的压力倍增,当外界人人都在围着这一块蛋糕,香不香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吃到,以及还能吃到多少。当然,农夫山泉也有绝对的危机意识,否则也不会重启纯净手业务。
饮料生意,贴身肉搏
在2023年,农夫山泉的茶饮业务迎来了高光时刻。
数据显示,茶饮产品在去年全年收入126.59亿元,较2022年增长83.3%,占2023年总收入的29.7%,就在20222年,这一收入还不到70亿元,营收占比总额仅20.8%。当瓶装水承压之时,这一板块的表现实在不错,总饮料业务收入合计约224.04亿元,收入贡献占比52.51%。
尤其是以东方树叶为代表的无糖茶饮。尼尔森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8月,过去12个月东方树叶同比增长114%,增速超过即饮茶行业整体增速9倍;东方树叶连同茶π贡献了整个即饮茶市场超过六成的增量,东方树叶连续三年,增速保持在50%以上。
但茶饮业务的良好发展能令农夫山泉在这一领域,高枕无忧吗?事实上,包装茶饮市场的竞争环境已经陷入了一种贴身肉搏状态,各大品牌进入了无序无度的残酷内卷。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无糖茶饮是目前整个饮料市场上最有前途的一类。《2024年中国食品饮料行业展望》显示,即饮茶超越碳酸饮料成为市场占有率最高的饮料品类,占比达到21%。其中,无糖茶饮料体量实现翻倍增长。
回望前两年,无糖茶饮在市场上已经表现出了超强的消费爆发力。才2018年-2022年,无糖茶饮料的线上销售额分别为4679.5万元、10512.7万元、19833.8万元、37983万元、44730.7万元,短短5年时间销售额翻了近10倍。
东方树叶也从最初的“难以入口”,成了现在农夫山泉关键的大单品之一。据悉,曾经东方树叶被网友评选为“中国五大最难喝饮料”,与其名列其中的还有大名鼎鼎的崂山白花蛇草水,农夫山泉内部不少人想过砍掉这条产品线。
但钟睒睒一直坚持保留到现在,就此踩中风口,成为此领域的头部。
如果说,东方树叶的成功有一定的偶然与时间优势,那在无糖饮料真正展露出市场潜力的时候,整个赛道一瞬间爆发。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无糖茶新上市的单品数为93个, 2023年增加了60多个新无糖茶单品,无糖茶单品总数达到157个。
康师傅、可口可乐、统一、元气森林、娃哈哈,甚至大窑跟东鹏特饮也都加入无糖茶赛道。玩家一多,产品严重同质化,价格战也悄然拉开。
据悉,当前在线下零售端,无糖茶饮的价格从一开始的5、6元,下至到了3元左右。即便一些品牌没明面降价,在促销优惠力度一点没少。以东方树叶为例,在一些超市里,标准500ml装价格为5.5元,900ml装则打出了12元两瓶的促销政策。
无独有偶,可口可乐的淳茶舍也不例外,单瓶售价6元,但第二瓶只需加1元。越来越多的品牌令消费者眼花缭乱,但其实仔细一看,各家的差别不大,乌龙、普洱、茉莉花、绿茶、红茶、大麦茶……到处都是。
无奈之下,工艺、原料、产地、甚至包装……都成了这一赛道的竞争“亮点”。东方树叶吃过一波早入局的时间红利,但这并不能庇佑它长远地走下去,尤其现在这个阶段。
二三线水企正在崛起
数据显示,国内包装饮用水市场规模持续增长,得益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包装饮用水的消费场景也一再丰富,从之前的公共消费场所,过渡到了家庭层面。2022年,国内包装饮用水的生产量首次突破1亿吨,市场规模预计2025年将突破3100亿元。
农夫山泉要警惕的远不止有一个娃哈哈。
实际上,这两年来,随着这一行业门槛一再降低,一些二三线品牌加速崛起。诸如江西的润田、陕西的龙王泉、广西的巴马丽琅,安徽的迎驾山泉、东北泉阳泉、四川倍特、云南山泉……它们或许还没走向全市场渠道,但至少在单一地域里的存在感不小。
更有意思的是,一些小众品牌借助超强的地域优势,剑走偏锋,特殊地区的水源天然在成分上有一定竞争力,正好借此布局饮用水高端市场。典型的代表就是西藏水资源,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品牌实则早就拿下中国高端矿泉水市场28.5%的市场份额。
国内包装水消费市场本来就有一定的高端化趋势。
《水品类消费趋势白皮书》显示,中国瓶装水行业年产量已位居世界第一,但人均消费量至少还有3倍增长空间,且饮用水消费呈现出高端化趋势,国内高端水线上销售增长率为27%,远高于中低端水的5%。
在农夫山泉等一众头部品牌还在通过婴儿用水,试图占据高端市场时,这些小众品牌已经在谋求出圈了,富硒矿泉水、冰川水本就具备高溢价空间。据悉,西藏水资源一瓶500毫升的水在7元左右,基本铺设在一些特定场合,最常见的是在飞机上。
另外,西藏水资源线下零售渠道里,酒店约占30%、商超及便利店约占20%、电影院线约占20%、餐饮约占10%、健康及娱乐场所约占15%。在从前,农夫山泉未必会惧怕这种偏安一隅的对手。
可在当前,线上渠道伴随各类直播加持,这些拥有天然卖点的水便迎来了机会。以连续多次在双十一、618中销量出色的昆仑山为例,今年618期间,昆仑山矿泉水线上用户突破200万大关,500ml单品在618售出超2800万瓶,5L家庭装的销量实现了200%。
农夫山泉只专心与娃哈哈、怡宝们打擂台,万没想到后方的危险已经埋下。
但这份危险还在不断膨胀,据悉,从西藏水资源在高端市场站稳立场脚跟后,西藏天然饮用水产业逐步形成,其中,拉萨、日喀则、山南、林芝、昌都五市集中了38家企业,拉萨市集中了13家企业,截至目前,全区天然饮用水产业已拥有中国驰名商标1个、自治区著名商标3个。
走出西藏,我国地大物博的鲜明特征被灵活运用到了饮用水市场上。
东北一些水企也在走与藏区品牌差不多的路,代表品牌是泉阳泉,2023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8亿元。其他看似微小的品牌背后的公司却不小,例如迎驾山泉属于安徽白酒巨头迎驾集团;神农溪矿泉水背后站着武汉水务集团;云南山泉被雀巢控股10年,后又投身青岛啤酒……
农夫山泉一回头,发现自己已然被“包围”了。
消费最前线,曾用名锦鲤财经,为您提供专业极致中立的商业观察,公众号:xiaofeizqx。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