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金控董事长范文仲:中国经济新质生产力发展仍有巨大空间

全文1684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北京金控集团董事长范文仲表示,中国经济新质生产力发展仍有巨大空间,数据作为经济资源,其资产价值尚未实现深度挖掘。

02范文仲建议,实现数据要素价值挖掘要经过加强数据治理、开展数据登记、探索数据入表、推动数据交易等多个环节,需统筹规划,稳步推进。

03为此,他建议国家大力打造配套的数字经济中介服务产业,如专业的数据资产会计审计机构、数字法律事务机构等。

04同时,我国应充分推广应用数字经济新兴技术,如数据确权标识技术、密码学算法和区块链技术等。

05此外,范文仲呼吁在国家人大层面进行国家立法,研究建立数据资产登记相关政策和制度体系,实现稳步创新。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7月3日,2024贝壳财经年会“中国经济向新而行”在京举行。会上,北京金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董事长范文仲发表了题为“数据价值创造 赋能新质生产力发展”的主旨演讲。他指出,当前,数据作为经济资源,虽然具有重要的使用价值,但是它的资产价值还没有实现深度挖掘,资本的内生动能没有释放。中国经济新质生产力的发展仍有巨大的空间。
在范文仲看来,数据资源的资产属性尚未得到充分体现,只有不断推进要素市场改革和金融创新,实现从原始数据资源、到数字资产、再到数字资本的价值跨越,才能充分挖掘和释放其中蕴含的巨大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应统筹规划、稳步推进数据要素价值挖掘
范文仲表示,实现数据要素价值挖掘要经过多个复杂的环节,必须统筹规划,稳步推进。
“第一个环节是加强数据治理,摸清数据资源底数,建立数据资源报表体系。”范文仲认为,企业可按照不同维度建立数据资源的管理报表体系,并明确主责部门和主责岗位,设立首席数字官进行统一的数据资源规划管理。 
第二个环节是开展数据登记,规范权属认定标准和流程。 范文仲建议,现有法律政策和规则不仅应保护传统意义上的所有权,也要保护数据经营行为的收益权。同时,他认为并非一定要等数据权属问题完全研究透彻、数据产权立法明确颁布实施以后才能进行数据价值挖掘。在数据产权的模糊地带,市场各参与方可以通过合同约定的方式就权益配置进行约定,推动数据要素价值挖掘和分享。
“第三个环节是探索数据入表,审慎挖掘数据资产价值。”他认为,数据资产的价值评估一定要审慎,数据资产入表和数据资产交易要统筹考虑,未来真正具有交易价值的数据资产入表才有意义。 
第四个环节是推动数据交易,高敏感、高价值的数据应通过具备公信力的专业持牌交易场所开展进场交易。范文仲指出,进场交易可以增加互信,提高交易成功率,降低交易成本,缩短交易时间,加强交易合规性,防范数据风险,便于监管和风险隔离。同时,进场交易还能强化对核心资源的管理,降低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行成本,提高社会公共福利水平。 
不过,范文仲指出,在交易过程中,也应重点关注各类问题。如应进行数据交易主体的准入管理,对数据资产内容进行分类分级,按照风险等级适配不同的数据购买者和使用者,明确合规的交易对象。此外,加强科技创新,应用隐私加密技术,实现数据“可用不可见”,探索数据使用权交易代替所有权的交易。
此外,在范文仲看来,第五个环节是探索数据资产金融创新,进一步挖掘和释放数据价值。进场交易的数据资产,逐渐会形成稳定的市场价值,适合作为金融创新的对象。 对于缺乏数据管理和处置能力的企业,可以委托数据信托机构帮助企业进行数据价值挖掘,并按照信托合同规定进行收益分配。此外,数据资产保险、证券化等也是企业数据资产入表后的重要金融创新形式。与此同时,要加强金融风险防范意识,洞悉数字金融新模式的潜在风险,充分利用监管沙箱机制,先试点后推开,审慎开展金融创新试点工作。
建议从多个方面加速数据要素价值化
对于加速数据要素价值化、促进新质生产力发展,范文仲建议,新质生产力的形成和发展离不开基础设施的支撑,数据要素的价值释放依赖网络、算力、流通和安全四大新型数据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完善。因此要推动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打造核心基础设施。
在范文仲看来,为实现数据价值化的目标,我国需要大力打造配套的数字经济中介服务产业。如应由专业的数据资产会计审计机构设计统一的企业数据资产报表模板和标准,由专业的数字法律事务机构对数据合规性进行审查,由数据质控机构对数据质量进行诊断核验,由数字资产评估机构对数据价值进行初步评估等。
“数据价值化过程中应用区块链、隐私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手段,推动更多数据价值的挖掘、流通,是平衡数据安全和开发利用的必然途径。”范文仲还建议,我国应充分推广应用数字经济新兴技术。如应发展数据确权标识技术来解决数据交易流通的权属问题;结合密码学算法和区块链技术,实现对数据的唯一标识进行确权,将原始数据资源转变为可供交易的数据资产等。
范文仲认为,我国应研究推动制度创新。他建议大力推动在全国人大层面进行国家立法,形成发展与安全相协调的数字经济营商环境。研究建立数据资产登记相关政策和制度体系,明确数据资产登记的法律效力、规则依据和流程规范。
此外,范文仲还建议,国家批准北京在数据要素创新方面先行探索,发挥先锋示范作用,重要的数据要素基础制度在北京先试点,成功后在全国逐步推开,实现稳步创新。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姜樊
编辑 陈莉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