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益网络子公司用“关小黑屋”方式劝退员工?当事人律师:每天只能待在房间里无所事事

全文1755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广州多益网络有限公司子公司成都利为网络有限公司因前员工刘某拒绝被劝退,将其关进“小黑屋”4天,引发网络热议。

02刘某在庭审中描述,2022年12月26日至30日,他被限制在无电脑、无灯、无同事的小房间里,公司未提供劳动条件和培训。

03员工刘某的代理律师邓秀律师表示,公司此举构成违法行为,已做好二审准备。

04然而,多益网络在发布微博后,未与员工方进行沟通,律师表示公司涉嫌侵犯名誉权与隐私权。

05专家付建律师认为,企业应尊重员工合法权益,遵循法律法规,合理处理纠纷。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近日,广州多益网络有限公司在社交平台公开发文,认为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新区法院)对其子公司成都利为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为网络)与前员工刘某劳动仲裁一案判决有误,此事引发网络热议。7月3日,上游新闻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追踪和调查。
从多益网络公布的一审判决书来看,这起案件在今年5月24日在成都高新区法院开庭。原告利为网络以员工刘某出现严重工作失职、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要求判决不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作赔偿金;被告刘某则出具证据,要求利为网络进行赔偿。
原本一起简单的劳动纠纷,却因为一个细节引发网友高度关注。判决书内容显示,员工刘某称2022年12月26日,因拒绝被劝退,他被关了4天“小黑屋”。“没有电脑、没有灯、没有一个同事,拒绝安排任何工作内容,并没收其手机,取消其进入办公场所的权限,变相逼迫离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2月30日,刘某的妻子报警,利为网络公司才出具了辞退通知书。
图片
图片
员工刘某对“关小黑屋”过程的描述
就此事记者联系了利为网络,该公司的公开联系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状态;其母公司多益网络除了在6月29日通过社交平台发布了三点声明外,并未接受后续采访,记者拨打多益网络的公开电话,同样是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采访了员工刘某的代理律师——四川昱坤合律师事务所的邓秀律师,她介绍了基本情况:“2022年12月底,我的当事人刘某被公司(利为网络)劝退。双方进行了第一次谈话之后,利为网络只愿意赔偿两三个月的工资,双方就谈崩了。当事人的老婆找到我,希望我提供专业法律建议,避免当事人在后续谈判中遭受损失,没想到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我也就成为了刘某的代理律师。”
图片
刘某在庭审中提到被“关小黑屋”
就网友热议的“关小黑屋”劝退的话题,邓律师回应道:“这件事发生在2022年12月26日,在劝退之事谈崩之后,利为网络取消了刘某的门禁权限,他上班的楼层就进不去了,给他安排到了别的楼层的一个小房间里,这个楼层平时是没有用的。小屋里只有桌子和椅子,没有任何办公设备,也没有正常供电。26日-30日,刘某都是正常上班。这个期间我们在12月29日帮他向公司发了一个《要求提供劳动条件的函件》,但没有起作用。”
有网友认为“关小黑屋”劝退涉嫌非法拘禁,对此邓律师解释道:“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件事是不构成刑事上的非法拘禁。开庭的时候,利为网络的代理人说,看视频你们可以看到,门没有上锁,刘某可以自由出入,可以上厕所,下班可以回家。但这看似自由,其实没有选择。在公司劝退的阶段,如果他没有准时准点去上班,公司肯定会以迟到、早退、旷工等为由,对他进行辞退,所以他只能每天待在小房间里,没任何的设备,也没任何的同事。公司最早说要给他进行培训,说他违反公司规章制度,要去学习规章制度,但在那几天里,公司都没有安排任何一个同事去做任何的培训,也没有给他相关资料,甚至没有人去对接。”
邓律师的说法,和高新区法院的判决书基本吻合,法院查明:“2022年12月26日,刘某被调离原工位,原告将其调整至另外楼层一间单独房间,该房间无办公设备,也未对刘某进行培训。2022年12月27日至12月29日,刘某正常打卡。2022年12月29日,刘某向利为网络公司发送《要求提供劳动条件的函件》。”
6月29日,多益网络发布微博之后,利为网络并未与员工方进行沟通,邓律师告诉记者:“他们(利为网络)从始至终都是拒绝沟通的,包括拒绝了法院组织的调解。”
目前,邓律师作为员工代理律师,已经做好了二审的准备,她表示:“目前来看对方应该会上诉,我们已经在准备二审。目前多益网络发布的微博内容,对我当事人(刘某)生活产生了一些影响,我们考虑是否追加一个名誉权的诉讼。”
就利为网络和刘某的劳动纠纷,记者采访了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律师,他认为:“此事反映出在劳动关系中,公司应当尊重员工的合法权益,遵循法律法规,合理处理与员工之间的纠纷;员工也应当通过合法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
就案件中引发热议的“关小黑屋”劝退话题,付建律师表示:“根据《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为劳动者提供必要的工作条件,包括提供符合安全卫生标准的劳动环境、必要的劳动工具和设备等。同时,用人单位还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或者国家规定,对劳动者进行必要的职业培训。在该案中,公司将刘某安排到没有电脑、没有灯、没有同事的区域工作,且不进行培训也不安排办公,这属于典型的违法行为。”
多益网络发文认为法院判决有误的行为,付建律师指出:“这种行为是不恰当的。企业不应当在网络上引导舆论,以及公开他人信息,这种行为涉嫌侵犯他人的名誉权与隐私权,有利用舆论干扰司法之嫌。对法院的判决有异议,可以寻求采取上诉或信访等合理的途径解决,而非在网络上引导舆论指责司法机关。”
上游新闻记者 赵映骥